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79章 你是在跟我装傻吗?
傅清野不动声色的将姜漫雪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
缀满细小水晶的星空黑纱是一字领口,刚好露出了姜漫雪修长的如同天鹅颈的脖子,她的皮肤很白,凝霜似雪的白。
锁骨很精致,美人骨,微微凸起,起伏着的线条像晨雾里的山岚,腰身勾勒得刚好,盈盈一握的感觉,既脆弱又紧致,裙摆及膝,走动间裙摆摇曳,带起了星空般细碎的光芒。
最让人惊叹的是那双腿,笔直笔直,线条很是优美,虽然细,但是并不是没有美感的那种过分的瘦,反而是刚刚好,多一分显得有肉,少一分又太像麻杆。
总之,很完美。
傅清野薄唇轻轻一勾,眼里满是充盈着满意的光芒,微微点头,“嗯,裙子很合身,只是……”
他话语顿了顿,凤眸微微动,目光从姜漫雪的膝盖逡巡到了姜漫雪的脸上,左右脸颊一点都不对称,如果说左脸是娇美的天使,那右脸可以担得上恶魔撒旦的名讳了,很肿,虽然不发红了,但是却开始泛着青黑色。
因为大力的伤害导致表层皮肤下毛细血管的破裂,才会泛红,但是这红此刻成了青色的淤血,点点遍布着,像是可怖的蛛网一般从她的脸颊直蔓延到了眼角,连带着眼眸都还没消肿,眯成了一条缝。
傅清野眼底划过一丝厉色,慢条斯理接着话茬,“很难看,简直浪费了这条裙子。”
姜漫雪听到他的话,肩膀微微一缩,低下了头,似是想要隐藏起自己的脸颊一般。
她早上洗漱的时候照过了镜子,所以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脸现在是个什么可怕的模样,傅清野这样说也无可厚非,连她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你……你有口罩没,给我一个吧,我把脸……遮上。”姜漫雪小声的开口,试探性的,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窘迫。
傅清野将手中的报纸放下,“准备吃饭了,戴什么口罩,你早上抹药没?”
姜漫雪点点头,“抹了。”
傅清野点点头,“嗯,一天三次,自己按时抹吧,不然天天顶着这样的一张脸在人眼前晃,啧……”
他话语没说完,语调里有些嫌弃。
姜漫雪点头应了一声,“好,知道了。”
“还傻站着干什么,快点过来吃饭,难不成想我喂你?虽然我也很乐意效劳。”傅清野眉梢微挑,隐隐透了一些调侃,还有微不可察的痞气,很撩人。
王孙足风流,不惹人厌烦,反而会脸红,会不知所措。
姜漫雪抿了抿唇,抑制住自己浑身的不自在,几步走到餐桌前。
“别动。”傅清野忽然喊了一声。
姜漫雪不明所以的站在那里,“嗯?”
傅清野起身走到她的身旁,微微躬身将椅子拉了出来,然后才是开口道:“坐吧。”
姜漫雪坐下后,傅清野的手臂还搭在椅子靠背上,隐隐给人一种把姜漫雪圈在怀抱里的错觉。姜漫雪挺直着脊背坐在椅子上,或者说她其实是僵直着脊背,身后傅清野的气息太过强烈,太有侵略性了。
仿佛她现在已经踏入了他的地盘,任他宰割。
这种他味刀俎,我为鱼肉的错觉让姜漫雪的呼吸都变得紧绷起来,她嗓子有些干,磕磕巴巴的开口问道:“傅清野,怎……怎么了?”
“别动。”傅清野的声音就响在她的耳旁,很近的距离,连他呼吸间灼热的气息都感知得一清二楚。
忽然,姜漫雪的头皮被扯得一阵疼痛,“嘶……”
“说了别动。”傅清野又是开口道。
姜漫雪这才后知后觉到原来是傅清野袖子上的纽扣挂到了她的头发上,发丝缠绕在他的袖子上的纽扣,让他才不得动弹,没有离开。
这个认知让姜漫雪猛然放松了下来,整个人都软了下来,心里常常松了一口气。
刚刚的感觉太可怕……也太奇怪了。
果然,还是应该离傅清野远一点。
傅清野手指小心的解着纽扣上缠绕着的发丝,与他刚才刻薄的言语不同,他的动作很轻,很温柔。
姜漫雪开口道:“直接扯掉就行了,没关系,就几根头发丝,不痛的。”
她说着就准备抬手自己把头发丝给扯掉,免得如此拖泥带水,耽搁时间。
“不许动!”傅清野这次的声音明显高了,语调很重,很严厉,不满极了。
“听不懂我说得话吗?小学语文没学好?”傅清野的怒火来得如此莫名其妙,让姜漫雪情不自禁的白了脸,不敢再动一下。
片刻后,傅清野终于是将缠绕在他纽扣上的头发丝给解开了。
发梢从他指间穿梭,柔和,顺滑,像手指不经意浸润在水波里,游鱼细石,波光澄澈。
还有橘子的香气,干净清冽。
“很香。”傅清野低声呢喃。
这呢喃就响在了姜漫雪的耳旁,姜漫雪小声回答,“是洗发露的香味。”
“嗯,我知道。”傅清野回答,带着一种了然。
“喜欢这个味道吗?”傅清野又是问道。
姜漫雪轻声回应,“嗯,喜欢。”
她喜欢这样的味道,仿佛置身于阳光下的大自然,有种自由的气息。
“那就好。”傅清野眼里有着满意的光。
好什么?姜漫雪脑子里满是问号。
但是为了不尴尬,她又是开口说道:“嗯,浴室里摆放的那些很好用,之前的女主人很有品味。”
她的话音落下,却忽然察觉身旁傅清野的气息变得有些冷了,是骤然的冷,又寒又凉。
傅清野猛然起身,手指不再逗弄着她的发梢,而是回到了餐桌对面坐下,他朝着吴妈招手,“吴妈,盛粥吧,姜小姐的那碗里放一点香菜。”
“啊?”姜漫雪一脸懵,然后脸上的五官皱成了一团,满满的嫌恶和害怕,“可不可以不要吃香菜,我不喜欢香菜的味道,吃不下的。”
傅清野狭长的凤眸微微眯了起来,从喉头溢出一声轻哼,唇角还微勾,没有笑意,反而有丝恶劣,“那可不行,不喜欢也得吃,谁让你乱说话呢,这是惩罚。”
他说完话后,吴妈也恰到好处的将一碗生滚鱼片粥放到了姜漫雪的面前。
白色骨瓷的小碗,粥熬得很是浓稠,一看就软糯好吃,上面除了有些鱼片以外,还有一小撮绿得显眼的香菜,白粥的衬托下越发青翠。
姜漫雪如临大敌,下巴都绷紧了,“我哪里乱说话了,这是哪门子惩罚啊。”
傅清野静静的看着她,眸光沉静得像是一汪澄澈无比的海水,可是其下却似酝酿着巨大的风暴,裹挟着无法压抑的巨浪。
他的目光停驻在姜漫雪可怖的右脸颊上,眼里划过一丝痛惜,那不是同情,而是一种对无比珍贵的瓷器损毁的心痛,当然,姜漫雪比瓷器还要珍贵。
他一字一顿道:“姜漫雪,你是在跟我装傻吗?”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