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71章 是不是想找女朋友
姜漫雪从长椅上跳了下来,站得笔直笔直的,像一个即将接受训话的小学生,“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
傅清野站在她面前,长腿窄腰。
腰部是人的黄金分割点,一个人的身材好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个人黄金分割点的位置,尤其是男人。
女人看腰,看得是魅,看得是娇。男人,看得是品味,是力量。
傅清野的腰,一根皮带,Hermès。纯黑色的皮带身,银白色的皮带扣子,在那窄腰上,显两个字,从容。
还有,极品。
傅清野无疑是男人中的极品,脸好,好到已经近乎完美的地步,主要还有气质。一种旧时贵族的气质浸润在他的骨子里,不显得守旧落魄,反倒是越发风雅入骨,矜贵。
他站在走廊上,身后便是走廊尽头的窗户,窗外一轮明月正皎洁,隐隐有些荔枝红的模样,将他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柔光,姜漫雪看不太清他的脸颊,有些黝黯,只觉得他有些异常沉默,仿佛还有些生气。
这是一种直觉,一种女人与生俱来的直觉。
“你忙完了吗?”傅清野开口了。
他没有问她在这里干嘛,也没有说这场偶遇的起因,甚至没有询问任何原因,只是寻常的问了一句,你忙完了吗?
姜漫雪不自觉的被引导着,她想摇头,但是又确实不好说关于姜思涯的事情,她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关于姜思涯的事情,这种苦痛的事情听起来像是一种诉苦,是一种寻求帮助的祥林嫂似的哀凄,她不愿意。
她只能点头,回答道:“忙……忙完了。”
傅清野点了点头,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嗯,那走吧。”
他说完就转身朝着走廊一侧走去,理所当然的态度让姜漫雪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傅清野走了几步,没有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微微侧头,眉梢微微挑高,“走啊。”
姜漫雪双手抱着大衣,踌躇道:“去……去哪里?”
傅清野眉宇间有种显而易见的不耐烦,仿佛多说两句就是浪费时间的事情,他摆了摆手,“Lisa生病了。”
“啊?Lisa生病了?”姜漫雪听到这句话,跟着眉头也皱了起来,“我那天走的时候,Lisa都好好的啊。”
毛光水亮的,还在傅清野的怀里撒娇喵喵喵,一点都看不出生病的样子。
傅清野轻哼了一声,“生病这种事连人都不能预防,更别说猫了,别多话了,快走吧。”
“哦……哦……”姜漫雪低着头,稀里糊涂的就跟着傅清野往前走。
“等一下,我的行李箱。”姜漫雪连忙转身一路小跑将行李箱拖了出来,她看了一眼走廊尽头的66号病房,贝齿轻轻咬住了下唇。
傅清野自然而然的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还有什么事没处理完的话,明天上午我再送你过来。”
姜漫雪这才心里一松,“好。”
等到她坐上了傅清野的车,看着身旁傅清野的侧脸,还有车窗外不停划过的霓虹灯光时,才是后知后觉的问道:“Lisa病了,我为什么要去啊。”
傅清野正在打着蓝牙电话,他没有回答姜漫雪的问题,而是食指放在唇边,轻轻的‘嘘’了一声,眼底隐隐温柔荡开,让姜漫雪有一瞬间的沉溺,沉溺得完全忘记了接下来该说什么。
一路上,她就只记得傅清野在用法语和英语无缝切换着和别人讲电话,他的声音很低沉,像大提琴,不沉闷,反倒是一种优雅的磁性,还有他的侧脸轮廓,那是用画笔无论怎么画,都画不出的线条。
傅清野一直都在接电话,这让姜漫雪完全无法插上话,她只能乖巧的坐在一旁,心里渐渐起了焦灼,混沌的脑子也逐渐清醒。
她跟着傅清野跑过来干什么?
明明她和他是清清白白的,但是这样三番两次的跟着别人回家,这不是在往自己身上贴表里不一的标签吗?
傅清野似乎终于打完了电话,姜漫雪抿了抿唇,正想说让她下车吧,却听到傅清野说,“到了,快下来吧,Lisa的情况很糟糕。”
傅清野说完后就率先下了车,根本就没有姜漫雪说话的机会。
傅清野下车后还很自觉的拿了姜漫雪的行李箱,一路拖着进了别墅。
姜漫雪只能抱着大衣几步小跑上前,跟上傅清野的脚步,一路林荫小道,月色摇晃着树影,隐隐有蛐蛐儿蝉鸣,这是夏末最后的气息,树叶像凤尾草,夜风轻轻晃过,轻柔的叶子带动着剪影就这么零零落落的颤抖着,恍惚间,耳边仿佛都能听见一串串小小的音符。
没有曲调,可是胜在舒心,一种不由自主的赞叹之美。
傅清野将行李箱径自提了进去,宅子里的仆从自动自发的就把行李箱接过去收到了楼上。
“诶,那是我的行李箱。”姜漫雪想要提醒一下,更是想要拒绝。
傅清野却眼尾一斜,“你箱子里难不成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怕我宅子里的人偷了吗?”
他这话说得有些刻薄,让姜漫雪的脸都有些红了,“没有,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我不是这个意思。”
她现在这么穷,浑身上下四个包包一样重,连一百块人民、币都捞不出来,贫穷,让她根本就没有底气,尤其是站在傅清野的面前,还在他的家里。
她之前就来过这里,知道傅家的每一件每一物的摆设都是价值不菲的,指不定一个用来种芦荟的花盆就是清代的,这是一种传承的底蕴,只有傅家才能如此富贵得不露声色。
姜漫雪觉得有些尴尬,于是找着话问道:“猫猫在哪里啊?”
傅清野下巴微抬,“走吧,跟我去看。”
姜漫雪跟着傅清野一路进了一个小房间,房间里到处都是很精巧美丽的猫爬架,还有些小玩具,布置得很是温馨,而Lisa此刻却没有在猫爬架上,而是被关在了笼子里。
它在笼子里很焦躁,到处抓挠着,不停的叫唤着,看着一点都不像之前的乖巧高贵。
傅清野眉宇微蹙,“还没好,一直都这样。”
姜漫雪眨了眨眼,“它……是不是想找……女朋友了?”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