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68章 露宿街头
姜漫雪拖着行李箱从顾以瞳家里出来,一边走一边回头望,二楼阳台上种着很多绿萝,顾以瞳一向喜欢摆弄这些植物,这些年的悉心照顾下,绿萝已经相互缠绕着爬满了整个阳台,垂成了一幕青翠的绿萝帘,隐隐有欢声笑语透过那绿萝帘传到了路边。
姜漫雪站在路边,久久凝视着那绿萝帘,眼里满是羡慕。
她也很喜欢摆弄花花草草,可是陆星语对花粉过敏,又经常上陆宅里来,为了将就她,姜漫雪就被勒令不得在陆宅里摆弄花草。
可是,她真的很喜欢啊。
绿萝包裹的阳台上零星点缀着三角梅,忽然,顾以瞳的身影出现在阳台上,她似乎是特意跑出来看姜漫雪的。
姜漫雪立马收敛起自己脸上的神色,努力绽开出笑容,朝着顾以瞳挥了挥手,示意她快回去。
顾以瞳站在阳台上良久,直到看着姜漫雪走远,已经看不到她的背影了,这才垮下了唇角回到了屋子里。
大厅里张小芸已经和她的闺蜜们开始闹腾了起来,开香槟的开香槟,放歌的放歌,一片欢声笑语。
张小芸抬头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楼梯上的顾以瞳,顿时向她招招手,“瞳瞳,傻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点下来跟你王阿姨她们打个招呼。”
张小芸的几个闺蜜们循声望去,顿时惊叹出声,“呀,小芸,这就是你那个大画家女儿啊。”
张小芸一脸掩饰不住的骄傲,“对啊,我们家瞳瞳可是很出名的大画家呢,几年前在那个什么法国得了大奖的,奖金就有一百万呢。”
“哎呀,那可真是不得了,听说画展都开了好几轮了,每一次都卖出去不少画啊!”
张小芸越发得意起来,“那是,我女儿从小啊就喜欢画画,我和她爸为了培养她,那可是砸锅卖铁送她去学啊,这不,辛苦了几十年总算是有甜头了,你不知道啊,几年前那个法国大赛,我和她爸可是好几个月没睡着觉,就是怕她比赛出什么问题……”
张小芸还没说完,就被顾以瞳高声打断了。
“妈,你在说这些干什么啊!”
她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一边从旋转楼梯上下来,一边皱着眉头道:“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每次都拿出来反复说,我现在的画也很好啊。”
张小芸不以为然,“诶,那可不一样,当年那幅画可真的是画得好,你妈妈我啊这个不懂画的人,看到了都觉得好震撼的,我女儿是真厉害啊,你这么能干还不允许妈妈炫耀一下啊。”
几位阿姨辈的人也跟着搭腔,“是啊是啊,这么优秀的女儿该炫该炫,我们可是都羡慕你妈勒,街坊邻里的谁不知道你妈有个成了凤凰的女儿啊,哈哈哈……”
顾以瞳垮着脸,眼眸有些沉,“我去地下室的酒窖取几瓶好酒给你们。”
她说完,就转头朝着地下室走去。
张小芸脸色有片刻的僵硬,片刻后就笑着道:“哎呀,她今天身体不舒服,所以不是很想讲话。我女儿平时脾气很好很温柔的。”
几位围着她的阿姨们也跟着笑笑,“是是是,都知道你女儿孝顺。”
一众人有说有笑,谁都没有看到顾以瞳的背影僵硬无比,步履匆匆间恨不能马上离开这里。
顾公馆里其乐融融,而在外面的姜漫雪此刻却是如坠冰窖。
她站在酒店的大厅前台,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前台的人,“你说什么?”
前台的小姐将一张银行卡递到她面前,“姜小姐,您这张卡刷不上了,请问您还有其他卡吗?或者现金支付也可以。”
姜漫雪直直盯着那张卡,仿佛在看一个什么奇形怪状的东西一般,“不可能啊。”
前台的小姐耐心的回答,“是真的,姜小姐,我们这边已经尝试很多次了,甚至已经更换了POS机尝试过呢,都刷不了。没关系的,您用现金支付也可以。”
姜漫雪脸上的神色顿时一僵,她身上根本就没有现金,以往出行使用全部都是靠着这张卡,这张信用卡是绑定陆斯辰主卡的副卡……
想到陆斯辰,姜漫雪握着行李箱拉杆的手猛然一紧。
是了,她怎么这么蠢,既然陆斯辰都将她从陆家赶出来了,又凭什么还能让她使用他的卡呢。
她连忙将那张卡收回到包包里,“不好意思,我不住了。”
她对前台小姐说完这句话,就低着头匆匆走出了酒店外。
这么一折腾,已是日暮西山,近了黄昏,天边有大片的火烧云,红得发紫,微微融金,绚丽无比,路上行人匆匆,尽是走向归家的路。
姜漫雪拖着行李箱走在马路边,垂头丧气的用脚踢着路上的小石子,没钱,也没地方住,她可能真的得露宿街头了。
她抿着唇,脑海里闪过陆斯辰那张脸,心里有种冲动,想要回陆家大宅。
在这种境地下,好像她最舒服的归宿竟然还是陆家大宅,至少那里会有温暖的床,和一口温热的饭。可是只要一想到陆斯辰那张决绝的脸,还有他发怒时挥向她的一巴掌,她就无法下定决心。
太可怕了。
她不想面对那样的陆斯辰,那样陌生又可怖的陆斯辰。
正走着,忽然身后有车辆鸣笛的声音,姜漫雪以为是自己挡了人家的路,连忙往旁边挪了挪。走了几步,身后车辆摁喇叭的声音又是响了两声,差点把她耳朵给震聋,她有些生气了,停下了脚步转头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辆奔驰商务车。
只见那辆奔驰商务车缓缓行了几米,就在她的身旁停了下来,接着后座上的车窗慢慢摇了下来,露出了一张女人精致的侧脸,一副大墨镜下,红唇若花,有种霸气外露的美艳。
就算是有墨镜的遮挡,可是却依旧掩盖不住一种逼人的妖娆,缠绵悱恻,艳丽无双。
姜漫雪惊讶的睁大了眼眸,”你……你是……”
女人将墨镜摘了下来,眉梢轻轻一挑,“哟,还真是你啊,真巧。”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