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64章 一定要离
隐隐的香气飘散到鼻尖,那是最纯粹的人间烟火,在灶台上,在炒锅里,经过掌厨人的手美妙的传递,忽然有人喊道:“姑娘,顾公馆到了,快醒醒诶……”
姜漫雪缓缓张开了眼睛,眼眸里还有初醒时的迷糊和茫然。
司机又是说了一遍,“姑娘,顾公馆到了,您快下车吧。”
姜漫雪这才回过神来,“哦哦,好的。”
她下了车,从后备箱里拿出了行李箱,站在顾公馆的门口,被冷风一吹,才有了一种回到现实的清醒感,原来刚刚又做梦了。
梦到了她和陆斯辰的过去。
美好的,让人难以忘怀的过去。
那个时候陆斯辰还没有变,不,其实也说不准,说不定那个时候陆斯辰早就变了,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
她按响了顾公馆的门铃,很快门打开了,顾以瞳穿着一条蕾丝的睡裙,撒着一双拖鞋,打着呵欠很明显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
“漫雪?你怎么来了?”顾以瞳一看到是她,顿时有些惊讶。
她揉了揉眼睛,连忙拉起姜漫雪的手臂,“快先进来,你怎么来也不跟我打个电话啊?”
顾以瞳一拉才发现,姜漫雪身后拖着一个行李箱。
她愣了愣,“你这……是要去哪里旅行吗?”
她的语调里有些小心的试探,轻轻柔柔的。
姜漫雪摇了摇头,“不是的。”
她已经很久没有去旅行过了,天天挂念着姜思涯,自己生活一团乱,哪里还有心思去旅行了。
“那你这是……”顾以瞳脸上的表情更加疑惑了,拉着姜漫雪手臂的手指却微微紧了紧,仿佛已经有些不太好的预料。
姜漫雪低着头,隔着口罩的声音显得有些闷,“以瞳,我……我想在你家住几天,可以吗?”
顾以瞳脸色一沉,大概已经知道姜漫雪遭遇到不好的事情了,她急忙将姜漫雪拉近了门,“可以,当然可以,我求之不得呢,快先进屋,有什么事你慢慢跟我说。”
姜漫雪心里松了一口气,眼里有了笑容,“嗯,谢谢你,以瞳。”
顾以瞳把姜漫雪拉进了门,立刻招呼保姆阿姨将她的行李放到自己卧室去,再给她倒了一杯牛奶,“来,先喝点儿,我这里没红枣,待会儿我让咱们阿姨出去给你买点回来。”
姜漫雪连忙摇头,“不用了,不用这么麻烦了,我没有这么娇气的。”
顾以瞳点了点她的额头,娇声斥责道:“你还不娇气啊?那会儿你可比谁都娇气啊,体育课从来都不能上,仰卧起坐做一个都直喘气,每天必须得喝牛奶,衣服有一点脏你都忍受不了,你不娇气谁娇气啊……”
姜漫雪垂着眼眸,声音软软道:“你不要说了,别取笑我了,那都是年纪小被爸妈给宠的。”
顾以瞳脱口而出道:“你是一直有人宠,爸妈宠你,思涯弟弟也宠你,后来那陆……”
顾以瞳忽然住了嘴,一下子消了声,她有些懊恼的皱了下眉,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算了,不说这些了,你吃饭了没?阿姨刚好做了一些鱼片粥,没吃的话可以先吃一碗。”
姜漫雪摇摇头,“没胃口,不想吃。”
顾以瞳听着她声音很沉闷,便想看看她脸色是不是不好,是不是生病了。
“都到我家里来了,还戴着口罩干什么啊,你也不嫌闷得慌,快摘了摘了。”
顾以瞳说着便伸手去摘姜漫雪脸上的口罩,姜漫雪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口罩一下子就被顾以瞳摘了下来。
顾以瞳正笑得眉眼弯弯,一摘下她的口罩,忽然脸上的表情就僵住了,只见姜漫雪的右脸颊肿胀得厉害,跟个馒头似的,皮肤表层下还隐隐全是血丝,唇角有些裂开的痕迹,本来模样漂亮的人此刻冷不丁一看像是被生生毁了容一样。
尤其是那肿胀得脸颊,连带着让她的右边眼眸都隐隐眯了起来,整个人看着可怖极了。
“你……你……”
顾以瞳胸口忽然起伏得厉害,仿佛抑制不住自己平稳的呼吸了,她抬起手,手指颤颤巍巍的碰上姜漫雪那肿胀的脸颊。
“嘶……”刺痛让姜漫雪反射性的向后躲了躲。
顾以瞳眼眶猛然一下就红了,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这是谁打得?陆斯辰打得?他怎么……怎么能……”
姜漫雪抢过她手中的口罩,给自己戴上,“没事的,你别看,别看,丑得很。”
顾以瞳猛然站起身来,朝着姜漫雪怒声吼道:“没事儿?你这叫没事儿吗?你自己照过镜子没?你看到你自己这个脸被打成啥样了没?姜漫雪,你是不是缺心眼啊,人家打你你不知道躲吗?”
顾以瞳说着就怒火蹭蹭蹭的往上涨,开始在大厅里焦躁的来回踱着步,“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姓陆的不是什么好东西,那会子你说姓陆的忽然回来了,还找你了,我就知道肯定没什么好事,哪有人一声不吭消失个几年,忽然又出现在你面前说要娶你,给你一个家这样的屁话的?这特么不就是典型的渣男行径吗?!”
姜漫雪知道顾以瞳这会子在气头上,也不打断她,安静的坐在沙发上双手捧着杯子小口小口喝着奶茶。
顾以瞳揉着自己的发丝,双手叉着腰气愤的似乎肠子都悔青了,“我那会儿就劝你了,说让你不要太相信他了,别这么早就把自己给嫁出去了,更何况啥婚礼也没有,就去民政局扯个证,这特么算哪门子结婚啊?忙?他忙是理由吗?本来这婚姻就是爱情的坟墓,你们俩这中间断了好几年,根本就不知道还有没有那劳什子爱情,就一头给撞进坟墓里,能有好下场吗?”
顾以瞳一直在不停的说,间或有几句咒骂,她已经维持不了自己的淑女风度了,一个人在这里把陆斯辰喷了个狗血淋头。
忽然她转头恶狠狠的盯着姜漫雪道:“姜漫雪,你一定得去离婚,这次一定要离!”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