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62章 嘘,小点声
姜漫雪看着什么都不知道的姜爸爸和姜妈妈,心里又委屈又难过,但是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红着眼转身回到自己的卧室。
“诶,姐,你头发还没擦干啊……”姜思涯手里拿着大浴巾,在她身后喊了一声。
姜漫雪却充耳不闻,步伐甚至还越来越快,仿佛一刻都不能呆在原地。
姜妈妈剪指甲的动作停了停,有些茫然,“这孩子,到底在跟谁置气啊……”
姜爸爸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果然还是失恋了吧,女大不中留啊……唉……”
“你个糟老头子胡说什么啊。”姜妈妈拿起沙发上的软枕扔到姜爸爸的头上。
姜爸爸气哼哼的瞪着她,“我才不老呢,我这是正值壮年!”
姜思涯撇了撇唇,眼睑微垂,手指将大浴巾轻轻捏了捏,似是下了什么决定一般,脸色既平静又有一些凝重。
姜漫雪又将自己包裹在被子里,蜷缩着如同蝉蛹一般,这一方小小的安静的没有光亮的天地,让她有了片刻的安全感。安静的昏沉的空间里,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绵长,柔软,还有一些隐隐溢出喉咙的啜泣。
“斯辰,斯辰,陆斯辰……”
她念叨着这个名字,心里在念叨,唇里在念叨,脑子里也在念叨。满脑子都是陆斯辰的模样,他凶巴巴的模样,他温柔的模样,他小心的暖着她手的模样……
越想越难过,啜泣着啜泣着她忽然看到了陆斯辰。
他站在黑暗里,站在悬崖边,所有人都离他而去,只剩他孤独的一人,悬崖边料峭的风吹得他衣摆翻飞,他低垂着头,整个人都是死寂的气息。
忽然,他抬起了头,以往俊朗的面容此刻却满是哀忪,他一字一顿的缓缓问道:“你为什么不来?为什么还不来?”
“不,不是的,我……”姜漫雪解释着,挪动着脚步想要走过去抓住他。
但是下一瞬,陆斯辰的唇角忽然缓缓勾起一个微笑,“既然你不来,那就永远别来了。”
他话音一落下,没眉宇间带着毫不犹豫的果决,转身就朝着悬崖跳了下去。
“不要!”姜漫雪目眦欲裂,撕心裂肺的吼了出声。
唰!
姜漫雪猛然睁开了眼睛,从床上一下子坐了起来。
昏暗的房间里,窗外隐隐月光透了进来,安静的只能听到她不停喘息的声响。
“原来是在做梦。”姜漫雪捂住自己的胸口,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让她情不自禁的想要流泪。
她浑身都被汗水给浸湿了,整个人如同从水里捞起来的一般,狼狈无比。
刚刚那个如此逼真的噩梦,让她的心脏一直都在抽痛,痛得双眉紧锁,眼眸紧闭。
咚咚咚……
有人在轻轻的敲门。
姜漫雪捂着胸口,还沉浸在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里,半晌都没有回应那个敲门上。
咚咚咚……
又是轻轻敲了三下。
姜漫雪没办法,只能掀开被子缓缓下了床,一路喘着气去到门边。一打开卧室门,她就看到了姜思涯。
姜思涯对着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嘘,姐姐,你小点声……”
姜漫雪有气无力的看着他,“这么晚了,你干嘛啊……”
姜思涯跟做贼似的左看右看,然后压低声音悄悄的跟姜漫雪说:“姐,你快换衣服,我带你去找斯辰哥。”
听到陆斯辰这个名字,姜漫雪的眼眸蓦然瞪大,声音都有些不稳了,“去……去哪儿找啊?”
姜思涯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姜漫雪道:“姐,你是不是傻啊,当然是去他家啊。”
“可是我……我……”姜漫雪挫败极了,“我不知道他的家在哪儿。”
她说完后低着头,眼眶又酸又涩,满是难过和愧疚。
明明陆斯辰对她了如指掌,她习惯去哪儿,住在哪儿,喜欢吃什么……他都如数家珍一清二楚的,可是轮到她自己了,她才发现她居然连陆斯辰住在哪条街哪条巷都不知道。
铺天而来的愧疚快要将她给淹没,让她几乎都要窒息了。
姜思涯听到她的话语,不甚在意的笑了笑,揉了揉她的脑袋,“哎呀,姐姐你满脑子都是画画,哪里会在乎这些事情啊?我知道就行了呗,走,我马上带你去找斯辰哥。”
姜漫雪迫不及待的点了点头,“嗯,好。”
她换了衣服后就跟姜思涯踮着脚尖,悄悄的走出房门,连关门都是小心翼翼的唯恐发出一丝声,等到两人一前一后下了楼后,这才是彻底的松了口气。
姜思涯将自己的爱车——一辆酷炫的机车从车库里推了出来,将安全帽给自己姐姐戴上,调侃道:“姐姐,我这车上的位置除了我自己可只有你坐过啊,你说说看,你弟弟我是不是对你最好啊。”
姜漫雪现在满心满眼都是陆斯辰,根本没有心思来接他的话茬,只是敷衍道:“是是是,你最好了。”
姜思涯一把将她给抱上了机车,惹得姜漫雪惊叫连连,“你干什么啊,我自己能上去。”
姜思涯拍了一下她的安全帽,“你是公主嘛,上机车,当然得需要我这样的王子抱上去才行咯。”
他说着便哈哈一笑,跨上机车载着姜漫雪一路驶向夜色里。
机车的轰鸣声和风声从耳旁呼啸而过,姜漫雪抱着姜思涯的腰,脑子里一片混乱,她无法看到霓虹灯的华丽光芒,只是在心里默默念着,快点,再快一点,要快点见到陆斯辰。
那个逼真的噩梦让她的心像坠着一块石头一般,沉重无比,她是真的怕……怕陆斯辰……会想不开。
陆家大宅离市区很远,姜思涯足足骑了快一个小时才到,下车的时候姜漫雪整个人都被风吹得有些僵硬了,手脚冰凉,冻得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姜思涯摘下她的安全帽时,手指挨上了她的脸颊,脸颊上的温度凉得沁人,他连忙摸了摸她的手掌,这才发现自己一路狂飙把姜漫雪给吹冻着了,顿时心疼极了,连忙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给姜漫雪套在身上。
“快,姐姐,快穿上,你可千万别冻病了,不然我肯定会后悔死的。”
姜漫雪打了个寒颤,哆哆嗦嗦的问道:“斯辰……斯辰他就住在这里面吗?”
姜思涯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嗯,就住这里,快走吧,我带你进去。”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