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57章 我恨不得掐死你
姜漫雪语气顿了顿,顶着陆斯辰要吃人的目光,继续道:“但是我?我出去睡男人,却有本事让男人倒给我钱,你说我是不是比你厉害一点!”
“姜漫雪!”陆斯辰眼中那点恼意和愧意瞬间烟消云散,手指紧握成拳,咔咔作响,“你给我闭嘴,你他妈的给我闭嘴!”
姜漫雪像是充耳不闻一般,盯着他的眼眸,无视他的怒火,唇角甚至勾起了笑意,“怎么?觉得我去外面被其他男人睡了,你受不了了?哦,也对,你是我的合法丈夫,我这种行为是在给你戴绿帽子。不过,我倒是奇怪了,怎么就只有绿帽子这种说法呢?你说你天天出去睡其他女人,给我戴得帽子叫什么?红帽子吗?”
她缓缓从地上爬起来,站直了身体,一字一顿道:“陆斯辰,我以前从来没说过,但是我今天要说一说,很感谢你从来没有碰过我,因为其实我挺嫌弃你的,你天天在外面花天酒地,谁知道你有没有在外面染什么乱七八糟的病回来,说实话,我挺害怕的!”
“姜漫雪!”陆斯辰的牙齿都在咯咯作响,浑身都是紧绷的状态,衬衫掩盖下手臂上的肌肉都鼓起了青筋,他极力在克制,克制自己想要挥手再打她一巴掌的冲动。
他的眼里开始充斥着血色,那是怒意到了极点,布满的血丝,看起来可怕极了,浑身都是仿佛要跟她同归于尽一般的煞气。
姜漫雪舔了舔嘴角的血丝,伸出手掌,“还给我,请你把我的东西还给我。你的东西我不要,请你把另外两千万的镯子还给我!”
她刻意咬着字眼,尤其是说到‘两千万’这三个字眼时,声音咬得尤其重,一种火上浇油的强调。
眼见陆斯辰没有动,姜漫雪继续道:“这可是我卖身赚回来的,足足两千万,你不还给我的话,我这身不就白卖了吗?!”
陆斯辰不可置信的看着她,腮帮咬得死紧,鼻翼里一直不停的喘着粗气,压抑到极点的气息,忽然,他从喉咙里溢出一丝奇怪的笑,仿佛是极具悲愤的笑意,“呵,你想要?”
他话音落下后,猛然抬起手,狠狠将手上的翡翠镯子朝着地上摔去,用了百分百的力道。
叮当……
一声脆响,伴随着姜漫雪的惊叫声,翡翠镯子尽数在地上碎成了几瓣,青翠欲滴的色泽顿时分成了好几块,静静的躺在地上,一种破碎的悲哀。
不仅是傅清野拍下来的那只镯子,连同陆斯辰自己寻了渠道买来的镯子,都跟着一起摔碎了。
“陆斯辰!你疯了吗?你疯了吗?!”姜漫雪猛然跪倒在地上,双手在地上捡着,拼命的想要凑回原来的模样。
她抖着手,想要拼起来,可是却都是徒劳无功,她喉咙里开始有着隐隐的哭腔,不仅是一种损毁了两千万的恐慌,还有她妈妈的遗物,这重要的遗物被损毁了的绝望。
陆斯辰摔碎了翡翠镯子后,胸膛不停的起伏着,还有着无法压抑的怒气。
他看着跪在地上捡拾着镯子的姜漫雪,猛然转身从一侧的保险柜子里提出了一个皮箱,‘咚’的一声扔到了姜漫雪的面前。
姜漫雪眼眸看到了面前的皮箱,她只是惊了一下,却无心理会,她满心满眼都沉浸在镯子被损毁的绝望和伤心里,手掌捏着碎裂的镯子,怎么拼都拼不回原来的形状,她开始哭,开始流泪。
镯子碎裂的地方割破了她柔嫩的掌心,鲜血顿时浸了出来,将青翠碧绿的镯子也染上了红晕,一种破损的美感。
陆斯辰走到姜漫雪的面前,当着她的面打开了那个箱子。
‘咔哒’一声响,皮箱被打开了,皮箱里放满了钱,一沓一沓的钱整齐有序的堆叠在皮箱里,都是美金。
陆斯辰拿出一沓钱,扔到了姜漫雪的身上,那一沓子美金刚好扔到了她的手掌,将她手上破碎的翡翠镯子也给砸落了,姜漫雪愣愣的看着掉在地上不成形状的镯子,半天没有反应。
陆斯辰又拿起了第二沓子钱,继续往姜漫雪身上扔着,“你不是想要钱吗?”
陆斯辰的动作开始越来越快,越来越粗鲁,夹杂着怒火,夹杂着粗口,拼命的往姜漫雪身上扔去。
“你他妈的不就是想要钱吗?给你,都给你,这些钱够吗?你个贱货,低俗,肤浅的贱人,和那些不要脸的女人一样,眼里就只能看到钱!给你,他妈的都给你!老子今天就用钱砸死你!免得你再出去踩我的脸,剐我的心!”
一沓一沓的美金都砸在了姜漫雪的身上,棱角砸到皮肤上的钝痛,让那白皙的皮肤顿时起了红痕。有的往她身上砸去,有的往她脸上砸去,她也没躲,或者说她已经没有力气,也不想再躲了。
姜漫雪就这么愣愣的跪在地上,眼眸看着地上碎裂的翡翠镯子,似是有什么光芒从她的眼底一点一点消散。
很快,一箱子钱被扔完了,尽数落到了姜漫雪的脚边,空气里都散发着一股美金的油墨味儿。
陆斯辰仿佛还嫌不够,又从保险箱里拖了一个皮箱出来,这回他没有一沓子一沓子扔了。
他站到姜漫雪面前,打开箱子举了起来,就在她的头顶,‘哗啦啦’,一堆美金从姜漫雪的头顶砸了下来。
“姜漫雪,够吗?这些够吗?”
陆斯辰‘咚’的一声将箱子扔到了一边,伸手抓着姜漫雪的手臂将她提了起来,“我在问你话呢?这些钱够吗?嗯?够你卖身几次?”
姜漫雪沉默着,并不开口说话,她已经累了。
刚才那些口不择言的狠话,已经用尽了她全部的勇气和力气,她已经不想再折腾了。
镯子都碎了,再折腾有什么意思呢?她好累啊……
陆斯辰见她面无表情的样子,气息喘得越发急躁,满眼都是猩红,“姜漫雪,我恨不得掐死你!”
他从牙齿缝里一个字一个字蹦出这样一句话,带着切切实实的杀意。
片刻后,他将姜漫雪放开,任由她跌坐到地上。
“你滚吧,滚出陆家,不要再让我看见你。”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