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53章 两只手镯
姜漫雪脸色微变,立马坐起身来,盖在身上的被子随着她的动作从她的身上滑了下来,露出了她不着一缕的身体,她顿时惊叫了一声,“啊……”
怎么又是这样!!
上一次她喝醉了,被傅清野给捡回了家里,出了好大一个糗,这一次,不知道自己喝醉了又发生了什么。
她的叫声似乎惊动了卫生间里的人,陆斯辰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看着她问道:“叫什么?”
姜漫雪看到陆斯辰的身影,眼眸倏然瞪大,“陆斯辰?你……你怎么在这里?”
陆斯辰眼眸一抬,眉宇间是显而易见的不愉,“这里是我家,我在这里有什么问题吗?”
“我知道,可是……可是你……”
姜漫雪的话语有些说不出来了。
虽然说起来很可笑,可是自从她和陆斯辰领证结婚过后,陆斯辰是从来不和她在同一间房过夜的,即使是回了陆宅,大多时候也是呆在书房里。
很多个夜晚,她都是睁着眼到天亮,这种日子真的是太痛苦了,期盼着黑夜快点过去,期盼着孤独快点过去,像一个什么都不能做,只能朝着神佛祈祷的……独守空闺的怨妇。
无穷无尽的孤独和绝望。
所以,她才对突然出现在她房间里的陆斯辰感到惊讶,或者说是惊愕,太不可思议了。
陆斯辰似是没有看到她脸上的惊讶一般,淡声开口道:“姜漫雪,我希望你自己记得一下,我是你的丈夫,这里是我们共同的卧室。”
姜漫雪低着头,双手悄悄攥紧身下的棉被,“我知道。”
陆斯辰点点头,“知道就好,希望你随时都能记得自己是个有夫之妇。”
他这句话说出来情绪很奇特,带着显而易见的指责。
姜漫雪听出来了,她咬着牙,“我记得,希望你自己也记得你是个有妇之夫。”
陆斯辰忽然笑了,那双桃花眼流光四溢,惑人得紧,“姜漫雪,你是在指责我吗?”
姜漫雪偏过头,沉默着不再回话。
陆斯辰哼了一声,一副懒得同她再说的模样,抬手就将一个盒子扔到姜漫雪的面前,“拿去,收拾完快点下来吃早餐,小姑来了。”
姜漫雪听到他说小姑来了,顿时心里一紧,只觉脸上一阵隐隐作痛,但是她的思绪很快就被陆斯辰扔过来的盒子给吸引了,正想开口问他是什么东西,陆斯辰却已经离开了房间。
她气闷的瞪了那扇关上的门,咬了咬唇便伸手去拆开那个盒子,盒子包装得很好,一层一层拆开后露出一个正方形的红木盒子,意外的有些眼熟,姜漫雪忽略心中有些怪异的感觉,打开红木盒子。
‘咔嗒’一声,盒子打开了。伴随着盒子打开,姜漫雪的瞳孔微微一缩。
只见盒子里躺着一只翡翠手镯,成色极好,像青山翠墨,泛着流光。
姜漫雪捂住自己的嘴,眼里满是惊异。
翡翠镯子,竟然是翡翠镯子,她妈妈留下来的翡翠镯子。
是了,陆斯辰答应过她会将这只镯子还给她的,可是……可是……
姜漫雪连忙从床上翻下来,用钥匙打开梳妆台下的小抽屉,抽屉里也静静的躺着一个红木盒子。她深吸了一口气,将那个红木盒子拿了起来,缓缓打开。
红木盒子里也是一只翡翠镯子,静静的躺在那里,仿佛在提醒着她昨晚上不是做梦,傅清野确实用两千万拍下了这只镯子并且送给了她,而且跟她约定了三日后会让她做一件事。
姜漫雪脸上出现了奇异的神色,似笑非哭,她将陆斯辰扔给她的红木盒子拿了过来,两只红木盒子并排放在桌上。
红木盒子不仅一样,连里面的翡翠手镯都一模一样,真的是奇怪极了。
姜漫雪将两只镯子都拿了起来,放在阳光下细细瞧着,颜色都是青翠通透的,大小也是一模一样的,根本就瞧不出来有什么分别。
她一下子有些傻眼了!
妈妈留给她的手镯明明就只有一个,怎么会冒出来两个啊?!难道说傅清野拍下来给她的这个是假的吗?
姜漫雪脑海里划过这个猜测后,瞬间摇了摇头,不对不对,昨天那场慈善拍卖可是聚集了好些名流,怎么可能会犯这样的错误?毕竟是两千万呢,谁敢在傅清野面前作假啊!而且拍卖师在拍卖这只翡翠手镯之前,还特意提了一嘴,感谢陆斯辰的慷慨……
所以傅清野拍下来的镯子肯定是真的,也一定是陆斯辰送去主办方的镯子。
可是陆斯辰给她这个难道就是假的了吗?姜漫雪随后也摇了摇头,不可能的,陆斯辰的性格不会拿假东西骗她的,他一向都不屑于骗她,最直白的事情就是连出轨都是明目张胆的,根本不想骗她。
姜漫雪呆呆的站在梳妆台前,眼眸瞪着桌上两只一模一样的翡翠手镯,一时间脑子仿佛灌满了浆糊,全是茫然。
她的手指来回摸着两只手镯,一会儿拿着陆斯辰给得看看,一会儿拿着傅清野给得看看,像是一个无法选择的小孩儿,可是选择终归是要做得。
姜漫雪抿了抿唇,将傅清野送给她的那只手镯盖上,下定决心今天就去还给傅清野。
陆斯辰至少是她名义上的丈夫,可是傅清野却和她非亲非故的……本来她就有点怕这个两千万拍回来的镯子,太贵重了,完全就是烫手山芋,能还回去当然是最好的。
想通了后,姜漫雪舒了一口气,心里也轻松了不少。
正当她准备把红木盒子收起来的时候,卧室门忽然一下子被打开了,陆斯辰皱着眉头有些不耐烦的催促,“姜漫雪,你还在干什么?不是跟你说了,小姑在等我们一起吃早餐吗?”
他话音落下后,眼眸顿住了。
阳光透过纱帘倾洒进了卧室,也将梳妆台前的人镀上了一层暖晕的光,不着寸缕的女孩儿,圣洁又无暇。
姜漫雪一听到陆斯辰的声音,顿时有些慌,也顾不得自己身上还没穿衣服,连忙将两个盒子都扔进了抽屉里,正准备关上抽屉的时候,陆斯辰却开口了,“你站在那里干什么?”
姜漫雪不敢回头,手指悄悄的想要关上抽屉,嘴里胡乱回答道:“想……想找杯水喝。”
陆斯辰眼眸一沉……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