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51章 我是一朵蘑菇
姜漫雪哭着哭着就开始打嗝,打嗝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嚎啕大哭,让她这猛然出来的情绪受到了干扰,她顿时也不嚎啕大哭了,开始抽抽噎噎。
哼唧哼唧哭一下,鼻子就吸溜一下,那模样看着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她抽抽噎噎的哭着,指着地上淌了一地的牛奶还有碎玻璃渣道:“就是坏蛋打碎的,上次也是他,打碎了我的牛奶不给我喝,害我在被窝里哭了好久。”
陆斯辰的手指正擦拭着姜漫雪酡红脸颊上的泪,忽然听到这样一句话,手指微微一顿,脸上的神情有些奇怪,恍惚,怀念,还有其他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尽数在眼底流淌。
姜漫雪还在絮絮叨叨说着,“就是他,吼我,凶我,然后打碎了我的牛奶,我根本……根本就没惹他,呜呜呜……他真的好坏啊。”
陆斯辰垂着眼眸,手指不知不觉的轻了许多。
姜漫雪说得是以前的事,她十六岁生日那天。
作为姜家的小公主,姜漫雪的生日自然是隆重又热闹的,无数人都精心准备了礼物来送给她,众星拱月的捧着她,生日party举行到深更半夜才散场。
但是姜漫雪却一点都不开心,她没有收到一个很重要的人的礼物。
她跑到陆斯辰的家里,拼命按门铃,陆斯辰却打着呵欠撒着一双拖鞋让她进了门,一进门就给她泡了杯红枣牛奶。
“你为什么不去参加我的生日宴会?”
“没空。”
“我礼物呢?”
“没有。”
姜漫雪真是气极了,“为什么没有?”
陆斯辰摸了摸她的头发,“好了,太晚了,快回去吧。”
当他手臂放下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姜漫雪放在桌上的牛奶,‘咣当’一声,杯子打碎了……
姜漫雪哭着跑走了,只留下身后一脸无奈的陆斯辰。
姜漫雪似乎已经想到了那件事,声音越来越拔高,“坏,大坏蛋,打碎了我的牛奶,我好难过啊,哭了好久啊……”
陆斯辰手上的动作轻了许多,他温柔的擦拭着姜漫雪脸上的泪,声音也低了不少,“姜漫雪,你怎么这么能记仇呢,这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姜漫雪不依不饶,红着眼嘤嘤嘤的哭着,“要记,要记一辈子的!”
陆斯辰似乎是轻轻叹了一口气,“姜漫雪,你讲点道理,牛奶根本就不是我故意打碎的,是不小心碰到了你的杯子才碎的,你怎么就死揪着不放呢。”
姜漫雪打开了他的手,自己揉着眼睛,“礼物,没有礼物!大家都有,就大坏蛋没有!”
陆斯辰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姜漫雪,你是不是蠢啊!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我打了半年工才去给你买得一枚戒指,亲自放到你的书包里,你到底是把它当成是谁送得了?!”
姜漫雪没有回答,她的思绪已经快速跳跃到了另一个维度,她开始扒拉自己裙子的肩带,“热,不舒服,我要去洗澡。”
她说完就自顾自的朝着盥洗室走去,嘿,方向感还挺好,一点都没有走错房间。
她走得倒是干净利落,留下陆斯辰一个人在一片狼藉的厨房里,气得七窍生烟……
陆斯辰拼命告诫自己,跟醉鬼不要计较,不能计较,谁知道她喝了酒就是这德行呢?!不生气,不生气。
姜漫雪在盥洗室里弄得咣咣作响,陆斯辰连忙走过去看着她,只见她打开莲蓬浴头,身上的裙子脱都没脱,就坐在莲蓬浴头下开始淋水。
水声哗哗作响,她坐在地上还很高兴,摩挲着挤了一堆洗发露在头上,把自己的头上揉出了一朵白色的泡沫云。
陆斯辰咬牙启齿的怒声道:“姜漫雪,要洗澡就好好洗澡,要么去浴缸里泡着,要么就站着淋浴。”
姜漫雪充耳不闻,开始揉搓着头上的白色蘑菇云,搓着搓着还玩起了泡泡。
陆斯辰深吸了一口气,走进盥洗室,跨步到她面前,拉着她的手臂,“快给我起来。”
姜漫雪坐在角落里,很执拗,拼命的往里缩,“不,我不起来,你不知道吗?我就是一朵长在这里的蘑菇,要是离开水的话,会死的,我需要水!”
“蘑菇?!”陆斯辰简直要破口大骂了,神特么的蘑菇!!
喝醉了酒的人牛劲很大,她坐在那里紧紧抱着自己,陆斯辰竟然一时间还没拉起来她。
“你不要拔我啊,我这只蘑菇还没熟的,不能吃的,而且还有毒,真的!你不能把我拔起来!离开这里我就不能活了……”姜漫雪一脸认真的跟陆斯辰讲道理。
陆斯辰气笑了,“呵呵……”
他身上早就被水给弄湿完了,衣服黏在身上很不舒服,这已经是快凌晨了,再这么折腾下去,今晚不用睡了。
“不能拔是吧?”陆斯辰抹了一把脸上的水。
“嗯嗯,不能拔的,我这朵蘑菇只能呆在这里。”姜漫雪很一本正经,眼眸瞪得圆溜溜的,单纯得如同稚子。
陆斯辰弯下腰,两只手臂一用力,猛然一下就把坐着的姜漫雪给抱了起来。
准确的来说,他是把姜漫雪给端了起来,没错,是端。
姜漫雪双臂紧紧抱着屈起的腿,他就这么像端个凳子一样,直接一把将她给端了起来,然后,把她给端走了……
姜漫雪愣住了,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随后,她像是忽然反应过来一样,‘哇’的一声哭出来,“呜哇,你把我拔出来了,没有水我会死的啦,我这朵蘑菇真的就要死了,你怎么能把我拔出来了,你果然是大坏蛋,和陆斯辰一样坏!”
陆斯辰眉梢一挑,“很好,终于从你嘴里听到我名字了。”
姜漫雪还在哭,这回儿是撕心裂肺的哭了,毕竟作为蘑菇快要死了,还是很害怕的,“我是一朵没有长大的蘑菇啊,你怎么能这么残忍,就这样把我拔出来了啊,没有水了啊,没有水我真的要死了,在你没吃掉我之前,我就枯死了。”
陆斯辰端抱着姜漫雪,一把将她抱到了浴缸里,浴缸里的水温刚刚好,他起身愤愤的开口,“水,全是水,泡着了,不会死了。”
姜漫雪一下子泡进了温热的水里,一种说不出的舒服弥漫到了全身,她眨巴眨巴眼,仿佛不敢相信一般,低头还咕咚咕咚喝了两口,“真的是水啊……”
陆斯辰:……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