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49章 他的隐秘和私心
陆斯辰牙根咬了咬,皮笑肉不笑的看蒋二少,“你怎么那么多话,说了让你找你就找,废话这么多!”
蒋二少见陆斯辰扯着薄唇笑得样子,觉得浑身都瘆得慌,顿时连声答应,“好好好,找,马上找,陆哥,你说吧,什么时候要?”
“现在就要!”陆斯辰没好气的扔下四个字。
蒋二少连忙转身去和其他人一同商量去了,几个人一会儿就开始打电话。
卫生间里的姜漫雪似乎是吐得差不多了,她撑着身子到洗手台前洗脸,但是歪歪扭扭的有些站立不稳,她屏住呼吸,努力站直身体。
从背后看,她的小腿线条绷得很直,脚踝生得极漂亮,有种脆弱的美感。
陆斯辰最爱她的脚踝,特别是夏天,她不穿短裙子,只穿长裙的时候。
长裙及脚,刚好只露出了脚踝,恰到好处的美,多一分少一分都不行。
他给她做了很多脚踝链,白金的链子套在脚踝上,走动间在阳光下泛着细碎的光芒,一种另类的华美。红绳系着铜钱套在脚踝上,朱红和莹白,鲜明的衬托,像是月老的红线套牢了这个人一样,让人又有种一样的满足。
还有铃铛,在金丝链上套个小铃铛,走动间叮当叮当响,只要她一靠近他,他就能听到……
这些脚踝链,无一例外他都刻上了自己的名字,一种私心的,所有人都不知道的,隐秘的欲望。
现在,她的脚踝依旧很美,很脆弱,可是却没有了脚踝链,这让他心里有些不高兴。
姜漫雪拧开了水,弯着腰洗脸,水声哗哗作响,她整个露在外的皮肤都是殷红的颜色。
白皙里有着殷红,一看就是被酒精和醉意染上的,惑人的美。
陆斯辰认真的凝视着她,像是在凝视着一只即将入口的小羔羊,思考着该怎么吃了它,可是这只可怜的小羔羊却一无所知。
忽然,蒋二少大呼了一声,“找到了,陆哥,找到了。”
陆斯辰不悦的皱起了眉头,瞪了蒋二少一眼。
蒋二少被他突如其来的恼怒眼神给弄得愣了一下,他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不是把翡翠镯子给找着了嘛,又在恼什么。
怎么感觉今天陆斯辰跟个炸弹似的,动不动就在炸,不仅自己炸,还累及旁人跟着炸。
陆斯辰拿起一旁的外套,开口说道:“找到了就买下来,不管多少钱都买,划我公司的账户,明早上送到我家来。”
他说完也不去看蒋二少一脸惊愕的表情,两步踏进卫生间,长臂一伸就拦腰抱起姜漫雪,直接将她给抱出了房间,只留下房间内面面相觑的几位大少爷,还有房门外隐隐姜漫雪的尖叫和惊呼。
确信陆斯辰是真的离开了后,其他几个人才是松了口气,雷家大少爷雷寻山长长吐了一口气,拍着胸口道:“不是,这到底是干嘛啊,叫我们来,就找个破镯子?”
蒋二少拍了拍他脑袋,“得了吧,没见何宏宇那小子都被脑袋砸开花了啊,我估摸着陆哥可能今儿个心情不好吧。”
雷家大少点了一根烟,长长吐了几口烟圈,“不用你说,我都知道,这肯定是心情不好嘛,憋着股劲儿呢,何宏宇是撞到枪口上了,那小子一向嘴巴犯贱,陆哥都说了是他叫来的女人,他还削减了脑袋往前凑着去惹祸,该!”
雷寻山说完后,顿时觉得挺舒坦,抽完半截烟才是问道:“诶,我就奇了怪了,那翡翠镯子是陆哥自己给主办方的,既然这么想要,拍回来不就行了,他又不缺钱。”
蒋二少将一根烟拿到鼻尖嗅了嗅,“是不缺钱,但是晚上那一会儿刚好就缺。你是不知道,那个慈善拍卖会挺变态的,拍卖的时候只准买家带一张卡进去,卡上多少钱都被登记了的,所拍下的东西只准用这张卡上的钱交易,其余什么都不行,连当时转账都会被限制。”
雷寻山诧异了,“哈?还有这种的,可咱陆哥卡上肯定也有两千万啊,不可能连个镯子都拿不下来啊。”
蒋二少拍了一下他脑袋,“这你就不懂了吧,咱陆哥后来拍下了另一个东西,就是那个劳什子啥英国皇室的粉钻,那东西可贵了,买你家两块地皮都够了。”
雷寻山咂摸了一下嘴,“糙,这么贵,这么大手笔这是要送给谁啊?”
蒋二少耸耸肩,“谁知道呢?咱陆哥一向风流倜傥,感情成迷。”
一旁的人跟着开始起哄聊天,倒上了几杯酒开始继续侃大山……
而被陆斯辰抱着的姜漫雪此时很不好受,她才吐完,嗓子有些痛,脑子混混沌沌的,又忽然觉得自己身体有些颠簸,像坐在一条船上,这让她很生气。
“快,让我下船,再颠下去我又会吐得!”姜漫雪大声道。
陆斯辰黑着脸,停下脚步,姜漫雪在她怀里动来动去,手掌到处乱摸,一刻也不老实。
“你这船太小了,给我换个大的,有豪华床的,我有钱……嗝……不对,是我老公有钱,让他付账!”姜漫雪打着酒嗝,掰着手指一副盘算的娇憨模样。
陆斯辰听着她的胡言乱语,顿时差点气笑了,什么船啊床的,喝点酒就成了这幅鸟样子吗?
但是,在听到她说老公的时候……陆斯辰脸上的表情微微怔了怔。
他调整了一下姿势,让姜漫雪在他怀里呆得舒服了一点,随后低头开口轻声问道:“谁是你老公?”
姜漫雪眼眸半眯半睁,满脸酡红的色泽,看起来像醉熏然了的小猫咪,带着点点娇,点点俏,还有点点艳丽,最后带着三分憨乎乎劲儿。
她脑袋一点一点的,似乎是在想,又似乎很困扰。
“老公啊,我老公……我老公好像很坏!”
陆斯辰脸一黑,很想一把把她给甩到递上去。
姜漫雪说完了后,晃了晃脑袋,语气又一转,“可是他再坏,我……还是……还是……”
陆斯辰抱着她的手掌微微用劲,问话的语调放得很轻,“还是什么?”
姜漫雪撇了撇红唇,半晌后却是忽然大声道:“哈,我想起来我老公叫什么了,我老公叫周杰伦!”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