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45章 欲哭无泪
拍卖会场上,坐在第三排的陆斯辰,此刻一脸铁青,忍住想要破口大骂的冲动。
到底是哪个傻逼把价格抬得这么离谱,这只镯子顶天也就八百万了,这样子亏本喊价真的是嫌钱太少了吗?!
坐在他身旁的林雅如扯了扯陆斯辰的袖子,“斯辰,我们不要这只镯子了吧,不要了,不过就是个破手镯,让给别人就行了。”
她用了‘让’这个字眼,想要陆斯辰心里舒服一点。
陆斯辰并未理会她,而是冷着一张脸,继续举牌。
拍卖师眨了眨眼,这才发现还有人举牌竞价,心里一喜,天哪,竟然还有傻逼在竞价,顿时眉开眼笑的抬了一下手,“看来有人十分不舍得这只手镯啊,一千六百万一次。”
他话音还没落下,耳麦里忽然又传来了贵宾厅的竞价声,惊得他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控制好,抖着嗓子喊道:“两千万,有人出价两千万了!”
陆斯辰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握着竞价牌的手微微用劲。
林雅如抢过他手上的竞价牌,“斯辰,不要和人斗气啊,这空降报价肯定是贵宾厅那边出来的报价,人家要是喜欢,你就给人家啊,不要得罪人啊。”
陆斯辰侧头看着她,眼眸微微眯了起来,有了一丝狠意。
林雅如有些害怕,但是依旧咬着牙硬着头皮道:“我知道你是想把这个镯子还给姜漫雪,但是我们也要量力而为啊,这只镯子很明显不值两千万啊,最重要的是贵宾厅坐着的人都是关城里数一数二的人物,你以后在商场人都要和他们碰上的,这个时候不要得罪他们啊。”
她语气顿了顿,有些气愤道:“如果你真的想还给姜漫雪的话,不如重新去哪里买一个就行,反正翡翠镯子都长那样,你买回去给姜漫雪,我不相信她看得出来。”
陆斯辰定定的看了她一眼,便转头不再言语。
拍卖台上,拍卖师正想兴奋的喊着,“两千万一次,两千万两次……”
叮!
一锤定音。
慈善拍卖的第一件拍品拍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价。
贵宾休息室里,姜漫雪整个人木木的坐在沙发上,很久很久都没缓过神来。
面前的茶几上,翡翠手镯正静静的躺在一个红木盒子里,在灯光下泛着一丝青翠的流光。
“两千万,两千万……”姜漫雪念叨着这个数字,忽然有些欲哭无泪。
她抬头瞪向傅清野,“这是你的东西,我不会要的。”
开玩笑,两千万,卖她几十遍都凑不齐,她拿什么还啊!这个镯子现在已经不是她的了,而是一块烫手山芋。
“你不要?”傅清野眉梢微挑,俯身拿起镯子,修长的手指拎着玉镯,一副毫不在意的姿态,“你不要的话,那我就扔了吧。”
他说着就作势要扔到地上,姜漫雪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捉住了他的手臂,“不要!”
她喘着气,从傅清野的手上一把抢过翡翠手镯,“傅清野,你疯了吗?!两千万买来的东西,你说扔就扔,你钱多吗?!”
傅清野轻轻拍了拍手掌,“这点你说对了,我别的不多,就是钱多。”
“你……”姜漫雪气极了,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傅清野两手环在胸前,缓缓开口道:“我再问你一次,要不要?”
姜漫雪瞪了他一眼,双手紧紧将翡翠手镯握住抱在胸前,“要,我要!”
她破罐子破摔一般,赌气的开口,“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
两千万,想想就头皮发麻,可是却由不得她了。
傅清野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看着姜漫雪抱着翡翠手镯的姿态,像极了护着松果的小松鼠,不禁眼底有丝笑意。
“我现在还没想到,三天吧,三天后我给你打电话。”
“为什么要三天后?”姜漫雪狐疑的看着他,唯恐有诈。
傅清野走到她身旁,拍了拍她的脑袋,顺带揉了一把她的发丝,“我还有事,先走了,三天后见。”
他说完就头也不回的朝门外走去,只留给了姜漫雪一个背影,看起来气势冷峻,但是却让姜漫雪心里温暖无比。
“谢谢你。”她对着傅清野的背影,小声的开口。
傅清野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听到了。
窗外,狂风暴雨渐渐歇了下去,只有淅淅沥沥的小雨,听着还有几分浪漫意味。
姜漫雪走出门外,傅黎递给她一件大衣和一把雨伞,“姜小姐,外面冷,先披上吧。”
姜漫雪正想开口拒绝,傅黎却抢着开口道:“姜小姐,您要是不接受的话,我今天就只能一路跟着您回家了。”
姜漫雪表情一滞,哭笑不得的看着他,“你们助理都这么……厉害吗?”
她半天找不出来一个合适的形容词,只能说厉害了。
傅黎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架,“姜小姐说笑了,快披上吧。”
姜漫雪接受了他的好意,或者说来自傅清野的好意,披上了这件大衣,怀里抱着那只失而复得的翡翠手镯,一身轻松的走出了宴会大厅,接下来那些拍卖她也不感兴趣了,趁着雨小早点回家吧。
虽然今天发生了很多不如意的事情,可是至少有一件事是幸运的,这个认知让她整个人开心了不少。
她撑着雨伞正走在小雨中,忽然电话响了,她接起了电话。
“姜小姐,这里是浅川医院,你的弟弟刚才出现了休克状态,现在急需手术,请你尽快缴费。”电话那头冰冷的语调传来。
姜漫雪的脑子一片空白,休克?缴费?
“医生,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弟弟的费用一直都有缴的,账上绝对不可能没有钱。”
电话那头语速很快,“我确定,你的费用已经不足,陆先生从三天前开始就没有往账户打钱了。”
姜漫雪心里一凉,连忙道:“医生,我马上去交钱,请您先抢救我弟弟。”
挂掉电话后,她咬了咬牙拨出了一个让她烂熟于心的电话,这次电话接通了。
“喂……”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又磁性,却也带着显而易见的冰冷,陆斯辰接起了她的电话。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