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42章 乖,不用怕
直到两人走到了贵宾室的门口,姜漫雪这才后知后觉自己的手掌正被傅清野扣在手心。
彼此掌心相贴,灼热的温度。
姜漫雪连忙把手掌从傅清野手中抽了出来,藏在自己的身后,低垂着头,有些羞,又有些不好意思。
一副小女儿姿态,看着几娇气,几诱人。
傅清野看着自己骤然变得空荡荡的手掌,微微挑了挑眉,一旁的傅黎抬头望着天花板,一副‘我什么也没看到’的模样,他憋住了唇角的笑意,刷卡打开门,对着姜漫雪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姜小姐,您请。”
姜漫雪侧头,用眼神询问着傅清野。
傅清野点点头,“你先进去吧,我还有事要去处理,待会儿再过来,傅黎会在门口守着,有什么时候叫他就行。”
姜漫雪看了一眼没有开灯的房间,脸上的表情有些迟疑,脚步有些踟蹰。
刚才经历的惊魂时刻,让她忽然对未知的房间有种本能的害怕,手指无意识的开始揪着裙摆。
傅清野眼底一沉,他上前两步,不由分说的将她拉进了房间,抬手打开了灯,黑暗的房间刹那间明亮的了起来。
北欧风格的装饰,地上铺满了柔软的羊毛毯,让人踩上去有种不自觉的安全感。
傅清野把姜漫雪拉到了沙发旁,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了下去,随后去一旁的小厨房捣鼓了一会儿,给她端了一杯牛奶出来。
他将牛奶放到姜漫雪的手心里,声音很温和,“乖,不用怕,你把这杯牛奶喝完,我就回来了。”
牛奶的温热让握在手心的玻璃杯都带着熨帖的热度,姜漫雪的心慢慢安定了下来,“好,知道了。”
虽然傅清野这副模样有点像哄小孩的架势,让她有些不自在,但是又确确实实让她的害怕消散了去。
傅清野按了一下一旁的按钮,沙发正对的那边墙忽然呈现出了一张巨大的落地窗,落地窗外灯火通明,人声鼎沸,正是拍卖场。
从这个房间完全可以看到拍卖场整个模样,甚至连拍卖台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傅清野缓缓说道:“这玻璃是特制的,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所以你可以安心的坐在这里看。”
他一边说着,眼光逡巡到姜漫雪的脸上,待看到她脸上还未消退的红肿以及清晰可见的巴掌印时,他的眼眸轻轻眯了起来,狭长凤眸,暗沉得可怕。
“我先出去了,乖乖等我,需要什么就叫门外的傅黎。”傅清野说完就准备转身离开。
“等等……”姜漫雪叫住了他。
傅清野转头,“怎么了?”
姜漫雪手指在玻璃杯上摩挲着,垂着眼眸小声开口,“能让傅黎进来吗?”
傅清野脸上的表情有些片刻的不自然,他轻哼了一声,“可以。”
他看了一眼傅黎,随后指了指一个地儿,离姜漫雪坐着的沙发起码有五米开外,“来,你进来,就在那儿坐着,不许乱动。”
傅黎眨了眨眼,苦笑着点头,“好的,Boss。”
傅黎进来后,姜漫雪才稍微放松了一些,脸上的神态都舒展开来了,眉梢眼角都有了些许笑意,她对傅清野说道:“那你快点回来。”
傅清野听到这句话,手指暗自搓了搓,对,就是这个眼神,像极了Lisa,让他特别想抱在怀里揉一下。
最终,他克制住了,简单的应了一声就朝外走去。
出了门的一刹那,傅清野脸上的表情立马就变了,整个人不复温和平静,浑身的气势如同修罗一般,冷得可怕。
他一路到了顶楼角落里的房间,房间门口站着一排人,见到了傅清野纷纷鞠躬,噤若寒蝉。
“人怎么样了?”傅清野出声问道。
离他最近的陈小照急忙上前一步回答,“人没多大事,也就脸上那一下,没见多少血,只是在里面嚎得厉害。”
傅清野从喉头溢出一丝冷哼,”还有力气嚎?”
他将西装外套脱了下来,身旁立马有人上前接过。接着,他扯下了自己的领带,解开自己衬衫的两颗扣子,袖口也慢慢挽至手肘。
陈小照弯腰,恭谨无比的将一根纯黑色的棒球棍递到他手上。
傅清野接过棒球棍,轻轻掂了掂,满意的点头。他从陈小照胸前的西装口袋里抽出白色的手帕,缓缓擦拭着整个棒球棍,做完这一切后,他下巴微抬,示意陈小照打开门。
‘咔嚓’一声,门被打开了,屋内的嚎叫声顿时传了出来,间或有几句咒骂。
“妈的,你们有种,知道我是谁吗?老子是李向阳,是李家老爷子的亲侄子,你们死定了。
灯光下,李向阳双手双脚被捆着,如同一条毛毛虫一般在地上蠕动着,他脸上还有未干得血迹,狰狞的模样看起来异常可怖。
傅清野提着棒球棍,走到他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那眼神睥睨如同在看一个蝼蚁。
下一瞬,棒球棒被高高举起,狠狠打在了李向阳的身上,带着毫不手软的狠辣与果决。
砰!
一声闷响。
李向阳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嚎叫,如同杀猪般的嚎叫。
砰!
又是一下,棒球棍打到了李向阳的脸上,他嚎叫着倒向了一旁,顺带还从嘴里掉出了两颗牙齿,嘴里满是血污,边说话边往外流着,看起来狼狈无比。
“你……你小子等死吧……”
李向阳满脸痛苦,挣扎着撂出狠话,但是此刻这幅异常狼狈的模样让这狠话顿时打了好些折扣。
他瞪大着双眼,目眦欲裂,“我告诉你,我大舅子可是公安局的局长,你要是今天没弄死我,就等着牢底坐穿吧……”
傅清野听到他说这话,狭长的凤眸微微眯了起来,他缓缓蹲下身子,解开捆着他双手的绑绳。
李向阳以为自己的威胁奏效了,顿时得意起来,含糊不清的说道:“这还差不多。”
很快,他就知道自己是想岔了。
只见傅清野薄唇微微勾起,缓缓踱步到一旁的酒柜,拿起一支香槟酒,‘哗啦’一声狠狠砸在了李向阳的脑门上。
这下好了,不仅嘴巴里是血,连脑门上都是血了。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