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37章 你可别怨我
天边惊雷炸响,闪电几乎划亮了整个夜空。
陆斯辰看着窗外,皱着眉头,眼底有了些许凝重之色。
林雅如一看陆斯辰的神色,心里翻涌着不甘,但是脸上却显得甜美又温柔,红唇一张就是一番善解人意的话,“是不是在担心姜漫雪啊?看这样子应该是要下大雨了,她一个人又没带伞估计走不了了,不如我让人将她带到三楼的休息室去,等拍卖会完了,我们再一同送她回去吧。”
陆斯辰扯了扯自己胸前的领带,眉宇间有些不耐烦,“谁说我在担心她的?别多管闲事。”
林雅如笑得温柔,“是是是,是我多管闲事了。我知道你讨厌她,可是这天看起来马上要有暴风雨了,姜漫雪一个人跑出去,又没车,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到时候还不是要找到你头上,毕竟她的信息资料上那些紧急联系人填得都是你名字嘛。”
陆斯辰沉吟了半晌,而后才是挥了挥手指,“行了,你去安排吧,把她带到三楼休息室去。”
林雅如点点头,“好,我这就去。思辰你就先去二楼吧,拍卖应该马上就开始了,你不是还得去找钟董谈事情嘛,快去,别耽搁了。”
陆斯辰点了点头,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开。
留下林雅如站在原地,眼里满是怨毒的光芒。
“姜漫雪,这可是你撞上来的,你可别怨我。”她将大拇指咬在嘴里,不停的咬着指甲,焦躁又满是恨意的模样。
外面风雨大作,已是夏末,温度本就凉,这风雨一来,更让人恍惚有着冬天的错觉。
姜漫雪双手环抱着自己,不停的用手搓着自己的手臂,还没走几步,那雨就瓢泼似的落了下来。
路灯下,几只扑棱的蛾子都被这场突如其来的大暴雨打得瞬间没了身影,间或一阵大风呼啸,刮得树木都东倒西歪。
姜漫雪躲在大厅外泊车小弟站着的地方,正在想着该怎么才能回去,忽然,有人叫了一下她。
“姜小姐……”
姜漫雪听到了声音,转过头,看到了齐安诺。
齐安诺礼服外面已经罩上了一件暗红色的披风,她踩着高跟鞋,一脸着急的走了过来,“姜小姐,你这是要回去吗?”
姜漫雪不知道该用何种神态和表情面对齐安诺,尤其是在听到了齐安诺说那些话之后,她抿了抿唇,冷淡疏离的点点头,“嗯。”
齐安诺仿佛没有感受到姜漫雪的疏离一般,伸手过来拉她,“哎呀,雨这么大,你怎么回去嘛,不如先去休息室坐一会儿,等雨小了再回去吧。”
姜漫雪想要躲开,但是还没来得及,就被齐安诺一把给抓住了手臂,瞬间挨上了她,一副很是亲昵的姿态。
“齐小姐……”姜漫雪挣扎了一下,想要离齐安诺远一点。
她的世界观很简单,非黑即白。她不喜欢和人虚与委蛇,也不喜欢和人戴着面具说话,既然彼此都厌恶,那就不要再接触了。
一个陆斯辰,就已经让她的情绪无法自控了,她没有精力再去应付其他虚假的人和事了。
齐安诺拉着她的手臂,忽然很严肃的看着她,“姜小姐,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姜漫雪被这突如其来的话,问得愣了一下。
齐安诺继续说道:“刚刚张茉那样对你,我却没有站出来为你说话,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姜漫雪摇了摇头,“没有。”
这些都是不重要的,不过是被宠坏了的世家千金和小姐,她不想去计较。
齐安诺舒了一口气,忽然眼眶就红了,“你讨不讨厌我都没关系,我刚刚没有为你说话,是因为……”
“齐小姐,你还有事吗?”姜漫雪打断了她的话。
齐安诺顿了顿,这才说道:“雨太大了,你可以上楼去坐一会儿再回去,你看,这附近也没有车,司机也早就被派下去吃饭了,你在这里干等着吹冷风也没用啊,身体是自己的,要是生病了,难受的还是自己啊。”
姜漫雪抿了抿唇,最终还是点了头,“好吧,我等雨停了就走。”
齐安诺高兴得眉开眼笑,让她那张艳若桃李的脸庞越发显了几分,“好,好,走吧,我带你上去。”
齐安诺带着姜漫雪去了三楼的休息室,便走到一旁打了个电话。
齐安诺打完电话后,转头看了一眼坐在一旁沙发上的姜漫雪。
她的坐姿拘谨而又乖巧,长发随意披散在肩膀上,有些微微的湿润,脸庞上虽然有着红肿的印记,可是看起来依旧有几分清丽。
看起来,干净无比,像朵坚韧的雏菊花。
这一点,倒真是让人……厌恶。
齐安诺皱了皱眉,眼底划过一丝不屑,她就最见不得这样的,明明已经卑微如泥,又何必故作清高做那天上皎月。
撇了撇唇,齐安诺收起了眼底的情绪,又是一脸笑意的走到姜漫雪的面前。
“姜小姐,我去给你拿个毛巾来擦擦,你在这里等一下我。”
姜漫雪点了点头,“嗯,好,谢谢你,实在是麻烦了。”
齐安诺关上房门的时候瞟了一眼姜漫雪,想到李向阳那个胖得让人作呕的男人,忽觉心里有那么一丝不忍。
只是一想到这个女人跟傅清野有关系,这份不忍立马被压了下来。
左不过就是被睡一次,又不会少块肉,反正说不定她早就和其他男人睡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说不定还有傅清野……
齐安诺咬着牙,满脸愤恨。
姜漫雪根本没想到齐安诺做了什么,她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
等了约摸二十分钟,忽然听到门响,她抬头打招呼。
“齐……”
入眼的情境让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只见一个肥胖又秃顶的中年男人进了房门,那双小眼睛里满是不怀好意。
“先生,你恐怕是走错门了吧!”姜漫雪皱了皱眉,心想,可能这人是进错了房间。
李向阳一看到姜漫雪,便兴奋的不能自已。
刚刚在大厅二楼,他就一眼看到了这个女孩,虽不至于多么倾城绝色,可是却带着一股子清丽的气质。
“我是谁?待会就让你知道我是谁了?”李向阳一边笑眯眯地说着一边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
纵使姜漫雪再怎么迟钝,也知道事情很不对劲了,一想到某个可怕的可能性,她的心都发冷了。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