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32章 不关你的事
大厅里,张茉脚上镶满钻石的高跟鞋在水晶灯的映照下折射出华美的星光,她身旁的林雅如眉眼看着温和,但是眼底却满是得意和讥讽。
她对着张茉说道:“茉茉,快点,待会儿拍卖会就要开始了。”
张茉一听这话也急了,瞪了姜漫雪一眼,开口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擦!举得我脚酸死了,要不我脱下来给你擦算了。”
姜漫雪唇微张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忽有一阵动静从张茉身侧传来,一个女子像是被挤出了人群一般,手上的果汁也不小心全部倒在了张茉的身上。
“啊……”若说方才的尖叫是装模作样的话,那这次张茉的尖叫倒是货真价实了。
她手忙脚乱的擦着自己的衣服,好不狼狈,动作大得差点撞到了林雅如,林雅如忙不迭的护着肚子退到了一旁。
“不好意思,有人挤着我了。要不你将衣服脱下来我给你擦擦?”女子的话语里带着明显的戏谑与调侃。
“你……”张茉正想怒吼出声,却在看到那女子的脸庞时,喉咙一下子像是卡了壳一般止住了声音。
脸涨得通红,如同一只煮熟的螃蟹,一时间尴尬、气愤,无数情绪流转。
女子一袭纯黑色的高定礼服勾勒身段妖娆,眼尾下一颗小小的泪痣,朱红色,画龙点睛一般,如同妖冶的罂粟,风情滋生。
“怎么?你刚才不是说鞋脏了要脱下来让人给你擦吗?现在我不小心把衣服给你泼湿了,你也得给我脱下来才行,不是吗?”女子挑着眉梢,纤细的手指拎着酒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但是言语间一颦一笑却又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张茉咬着牙,一口气哽在喉咙口,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急得红了眼。
参加这场慈善宴会的人都知道,这里任何人都惹得,只有三个人惹不得,一个是傅清野,一个是乔空山,最后一个便是这女子宁向葵。
宁向葵背景极其神秘,她是一个专走大牌高定的超级名模,一步就是三十万美金,简直就是行走的钻石。
时尚娱乐不分家,若说齐安诺是娱乐圈公认的第一美女的话,那宁向葵就是时尚圈的顶级女王,齐安诺都要退避三舍的存在,这让齐安诺一直都很不服气。
都说娱乐圈乱,但是时尚圈也不遑多让,什么包养潜规则抢资源勾心斗角的事件只会多不会少。
可是宁向葵却是例外,她如同凭空出现,在时尚圈仿佛单枪匹马的一直闯荡,在众人都以为她没背景好欺负的时候,欺负她的人下场无一例外都很惨。
久而久之,她就被传得神乎其神了,都说她背后有个神秘的大人物。
可是这样的人,却忽然在这场闹剧中出头了。
一场闹剧被一个妖冶入骨的女人给搅乱,还是张茉惹不起的女人。
张茉的眼眸在人群中到处找寻着,想要找一下齐安诺,却看到齐安诺端着酒杯默默退出了人群,这让张茉暗自生恨,知道今天无论如何都得放过姜漫雪了。
这宁向葵也不是她惹得起的,上一个惹了宁向葵的女人已经被封杀甚至赶出了这个城市,退避到了国外。
宁向葵这个女人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她背后的势力。
姜漫雪看着愤愤而去的张茉,再迟钝也知道是宁向葵在帮她解围。
她对宁向葵的了解仅限于电视上,国民超模,代言费用天价的大美人,其余的便不得而知了。
她们明明素不相识,为何这宁向葵要帮她呢?
姜漫雪思量半晌,想着不管如何总得道谢,谁知道宁向葵看着她,却是皱着眉头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凉凉开口。
“这幅表情干什么?想要跟我道谢啊,别开玩笑了,你以为我在帮你解围?啧,我刚才已经说了,我是真的不小心被挤出来了。”
姜漫雪眨了眨眼,总觉宁向葵这毒舌的模样有点像谁……
“不管如何,还是谢谢。”姜漫雪依旧开口道了声谢,眉眼里满是温和,宜家宜室,淡若莲花。
宁向葵的下巴微抬,有些高傲的模样,目光往她身上逡巡了一圈,上上下下反复打量,半晌后才像是评价一般说了一句,“长得还行,皮肤不错。”
她说完后,就缓缓转身连眼神都没留下一个,腰身款款的朝不远处走去,身形摇曳,裙摆轻轻飘动,一副荡艳的勾魂模样,像极了一只勾魂的妖精。
姜漫雪看着宁向葵的背影,眼里隐隐有着艳羡。
这般自信美丽的模样,她怕是永远都做不来的吧,生活的磨难早就将她的自信压垮了,连挺胸抬头的走路她都快做不到了。
宁向葵出现后,众人便不敢再看这场闹剧了,三三两两又是散开了,这件事如同一件微不足道的小插曲一般,很快就淡忘在了旁人的心中。
姜漫雪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裙子,刚才张茉撞过来的时候,她的裙子其实也被打湿了大半,这轻柔的布料此刻湿哒哒的贴服在自己腰身上,很不舒服。
她拍了拍裙摆上的湿漉漉的地方,叹了一口气,便转身朝着大门外走去。
快要走到大门口的时候,林雅如忽然出现了,她拦在姜漫雪的身前,笑着问道:“哟,这是要去哪里啊?”
姜漫雪看到林雅如,脸上的神情冷淡无比,她强撑着礼貌开口道:“让开,我要回去了。”
林雅如摸着自己的肚子,一副慈爱的模样,“回去哪儿啊?回家啊?”
姜漫雪控制着自己的目光,尽量不让自己去看她的肚子,声音冷硬道:“不关你的事情,让开。”
林雅如皱着眉头,一副纠结的模样,“哎,这怎么不管我的事情了,这天都黑了,你一个女人怎么回家啊?这附近又没有能够打车的地方,你自己又没有车。”
她说着忽然捂住自己的嘴,一副怜惜的模样,“哎,我没有其他意思啊,只是前几日陆斯辰给我买车的时候,刚好提了一句说你没有车,我就奇怪了,你没有车平常是怎么出门的啊?”
姜漫雪看着林雅如矫揉造作的模样,并没有理会她的话,而是重复道:“不关你的事情,让开,我要回家了。”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