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30章 灰姑娘
:灰姑娘
姜漫雪坐在马桶上,听着门外女人的对话,脸上的表情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明明几个小时前,齐安诺还笑容甜美的对她说,和你聊天真如同找到知己……
没想到,原来一切都是虚假的。
背地里,她也在和人嘲笑着她,轻描淡写着说着她,说她是只麻雀。
姜漫雪双手捂住了脸,心里暗自叹了一口长长的气。
为什么,还是不信她呢?
就算她是只麻雀,可是她也从来没想过去攀傅清野这高枝啊。
她很想冲出去告诉她们,我有丈夫的,我的丈夫是陆斯辰,我不需要去攀别的男人。
可是……她不敢。
她们没有婚礼,没有誓约,陆斯辰对外从来没有说过她是他的妻子。
这仿佛是个秘密,一个不能说出口的秘密。
这个秘密产生的苦,只有她自己尝得到。
“安诺,诶,里面居然有人……”说话的女子扭了扭门锁,声音有些拔高。
两个人顿时面面相觑,这么久了,这里面的人怎么还不出来。
“好了,张茉,我们走吧!”齐安诺眼眸微闪。
她可不喜欢被人听到什么误会她是个粗鄙低下的市井泼妇,只知道在背后嚼舌根,这有违她世家千金的形象。
傅清野的妈妈就是因为她一贯的好口碑,才对她颇有好感的,可不能在这关键时刻掉链子。
张茉跺了跺脚,显然和齐安诺想到一块去了,没想到居然有人,那方才她们所说的话都被里面的人听到了,真是晦气!
她拉着齐安诺就往门外走去,边走边说道:“走吧,林雅如待会儿就来了,我得去找她说会儿话呢,听说她怀孕了,我都好久没看到她了。”
齐安诺的声音很平淡,“哦,是吗?她什么时候结婚的?我怎么不知道啊?”
张茉笑了一声,“说是快了,哎呀,和她那口子肯定是先上车后补票嘛,她自己倒是不害臊,还挺得意。”
齐安诺也笑着回答,“她这么多年在圈里蹦跶来蹦跶去,不就是在挑老公嘛,现在倒是修成正果了,她老公是谁啊?”
张茉拍了拍手,语调欢欣,“哎呀,就是那个陆家的,陆斯辰,咱们关城的新贵,黄金单身汉呢。”
齐安诺倒是有些讶异了,“是他啊?我经常在我爹地口中听说他,我爹地简直对他赞不绝口,说他颇有手段,年纪轻轻就声名鹊起了。不过……黄金单身汉是个什么说法?”
张茉呵呵一笑,打趣道:“哎呀,关城谁不知道,你家的傅清野不就是钻石王老五嘛,那陆斯辰和傅清野比起来还差那么一丢丢,所以就叫黄金单身汉咯。”
齐安诺打了她一下,“去去去,我们家清野马上就不是了……”
…………
两个女人又说又笑的走远,只有那些话语清晰的飘进了姜漫雪的耳朵里。
等到门外已经毫无声响,姜漫雪才是缓缓扭开了隔间的门,走了出来。
她对着镜子想洗个脸,但是看到镜子里那张脸,手就无法抬起。
世上最陌生的其实是自己的脸,你可以描述出任何人的特征,就是无法清楚的说明自己的脸有何特征。
因为太过熟悉,反而失了真。
任谁听到别人说自己的闲话,都会心情不好,知道是一回事,可是亲耳听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她闭了闭眼,泼了一把冷水在自己脸上,想让自己稍微冷静一下。
可是,冷水却依旧让自己冷静不下来。
林雅如要来吗?林雅如,挺着肚子的林雅如,要来了吗?是不是陆斯辰会去门口亲自接她,然后小心翼翼的搀扶着她下车,像是迎接自己的宝贝公主一般,既绅士又温柔的将她带到众人的面前。
那她呢?她算什么呢?
后厨里的灰姑娘吗?还是一个永远等不到仙女教母的灰姑娘。
姜漫雪看着镜子中自己的脸庞,没有精致的妆容,没有大牌高定的礼服,没有珠宝首饰,甚至没有一双美得让人艳羡的高跟鞋。
她和外面那个名利场格格不入,像只误入天鹅群的丑小鸭。而这只丑小鸭本来就被人唾弃是只想要攀高枝的麻雀,呵,多可悲啊。
姜漫雪对着镜子中的自己扯出了一个笑容,勉强的笑容。
她想回去了,想趁着众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回去了。她承认,她不敢也不想面对那些人,尤其是陆斯辰和林雅如,她不想看到两人恩爱缱绻的模样。
这样的感觉,很可悲,也可怜。
姜漫雪揉了揉有些发疼的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缓缓从卫生间里走了出去。
悠扬的小提琴声飘荡在大厅的上空,衣香鬓影,觥筹交错,处处都是衣冠楚楚的绅士和礼服翩翩的美人,如同一幕华丽的浮世绘。
众人都在欢声笑语,有侍者端着小蛋糕询问她要不要来一块,姜漫雪礼貌的拒绝了。
这是一场慈善晚宴,她又没有什么能贡献的,又怎么能厚着脸皮在这里蹭吃蹭喝呢。
她找寻着大门的方向,走了几步,身形顿住了。
一个身着红裙的女人出现了,深V的领口,别样的风情,小肚微凸,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可不正是林雅如吗?
所幸,她是一个人进来的,并没有像姜漫雪想象的那样,由陆斯辰牵着她进来。
这让姜漫雪心里多多少少好受了一些。
为了给自己留点颜面和台阶,她决定要尽快的离开这里,不然到时候真的看到陆斯辰和林雅如在一起秀恩爱的模样,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
还没走几步,忽然有一个黑影撞了过来。
“啊!”
一声惊叫,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你干什么?”张茉一脸怒意,她手上端着一杯红酒,可是此时红酒已经洒了一大半,另外一半将她的礼服打湿了。
她拎起裙摆看了几眼,愤怒的开口道:“我这裙子可是今天专门从法国空运回来的,独家定制的,全球只有这一条而已,弄坏了你赔得起吗?”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