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22章 意料之外的电话
“真……真的?!”姜漫雪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陆斯辰。
“小涯终于可以……终于可以做手术了!”她的声音已经染上了哭腔。
她等这一天实在是等的太久了。
姜思涯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亲人。如果能够救他,她愿意做任何事。只要他能平安。
陆斯辰看着姜漫雪泛红的眼睛和明显高兴和欣慰的模样,心思一点一点沉了下来。
“他能做手术,你就这么高兴?”
姜漫雪心中一惊。她险些忘了,陆斯辰是最不喜欢她因为姜思涯的事情哭的。以往每一次她为姜思涯落泪,最终的结果都是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能去看望弟弟。
“我……”姜漫雪小心翼翼的看他。“小涯是我弟弟,我只是……只是太高兴了而已……”
陆斯辰心烦的挥挥手,打断她的话。
“我只是这么告诉你。以后姜思涯的事情你就不要担心了,歇着吧。”
这么说完,陆斯辰转身就要走。
“斯辰!”姜漫雪突然叫住他。“那……我、我可以去医院看看小涯吗?”
生怕陆斯辰会不同意似的,姜漫雪连忙说道:“或者,小涯手术那天,让我去陪陪他吧?毕竟这么大的手术,我实在是担心……”
陆斯辰回过头,认真的看了姜漫雪一会儿。
“手术还有两个星期,到时候再说。”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堵住了姜漫雪再问下去的勇气。
陆斯辰抬手扯了扯自己的领带:“记住我跟你说过的话。傅清野不是你能高攀的起的,离他远点儿。以后老老实实做你的陆太太。今天的事我可以过往不究。”
“我跟他真的只是偶遇而已。”姜漫雪解释的苍白又无力。
陆斯辰连一句相信也不肯说:“你说偶遇便是吧。”
然后,姜漫雪张了张嘴,还想说点儿什么,就听见陆斯辰的手机响了起来。
紧接着,她就听到陆斯辰的手机里传出林雅如的声音。
“斯辰啊……”
陆斯辰连眼都没抬,径自绕过姜漫雪拿起外套,口中应着林雅如的话,神态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和顺。等他挂断了电话,转头的时候,又恢复成了姜漫雪认识的那个陆斯辰。
“我晚上还有事,不回来了。晚饭你自己吃。”然后他看了眼客厅里地上的碎片,眉头皱皱。“乱七八糟的,你自己收拾吧。”
这么说完,陆斯辰长腿一迈,大步的走了出去。
姜漫雪看着他的背影一点一点的消失在视野里,只觉得身体的温度也逐渐的消散褪去。
陆斯辰对她,终究还是不及他对林雅如的一星半点儿。既然如此,又何必在她提起离婚的时候,神情那么紧张,用那样痛心疾首的眼神看她呢?
让她在挣扎和矛盾中猜疑,越陷越深,越猜心也越痛……
空荡荡的房子里,在临近黄昏的时候还没有开灯。
姜漫雪就这样一个人孤伶伶的坐在沙发上,守着满地的碎片与狼藉,坐了几个小时。期间佣人来收拾打扫都被她制止了。
陆斯辰说的是让她自己收拾。姜漫雪知道,那就只能她自己来收拾,不能借他人之手。
等姜漫雪终于从沙发上起身的时候,腿都已经麻了。
她踉跄着步子,险些扑倒在地上。还是及时扶住了沙发才稳住身子站好。
她一言不发的蹲下将那些碎片一点一点地捡起。开始还能看的见,后来眼泪逐渐弥漫眼眶,手被刺痛了她都无暇顾及。就这么蹲在一堆碎片前,无声的哭了起来。
太痛苦了。她真的是太痛苦了。每一天她都在这样痛苦又窒息的压抑中醒来。她对陆斯辰的爱曾经是支撑她一路走来的唯一支柱。可现在,连这个支柱都已经满是裂痕,姜漫雪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她大哭了一场。哭着的时候,只能抱紧自己。连碎片扎进了肉里,扎进了手里都不知道。
等到哭过了,觉得痛了,打开灯的时候才发现,手掌里已经被碎片划出许多细小的伤口,有的还扎进了一些玻璃碎渣。
姜漫雪发泄过了,觉得心里终于不再那么沉重,快速的把那些碎片打扫过之后,才抱了医药箱,给自己的手掌挑伤口。把里面的玻璃碎渣拨出来的时候,姜漫雪整只手都在抖。
有一些扎的太深了,还必须得把皮肤用指甲剪剪开一些,才能将碎渣挑出来。
最后消毒的时候,姜漫雪已经疼的脸色发白了。
所以,她在接到齐安诺电话的时候,还带着一丝明显的虚弱和颤抖。
那是一串陌生号码,没有署名,姜漫雪也没有任何印象。
“你好,请问是姜小姐吗?”
电话那头传来的嗓音,甜美中带着十足的底气。
姜漫雪微微一怔:“我是。请问您是哪位?”
然后,就听电话里的声音似乎停顿了一下,紧接着便开口道。
“我是齐安诺,是傅清野的未婚妻。”齐安诺丝毫也没有隐瞒自己打电话的来意:“有些事我想跟姜小姐谈一谈,你有时间跟我见个面吗?”
在齐安诺说明自己的身份时,姜漫雪有一刹那的紧张和慌乱。可是很快的,就烟消云散了。
对姜漫雪而言,她和傅清野真的就如同她说的那样,萍水相逢罢了。至于傅清野才说过的那些要追求她的话,姜漫雪更是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在她看来,傅清野就如同几年前那样,还是那么个爱捉弄人的个性。
可现在因为她的缘故,如果让傅清野的未婚妻对他有所疑心,在姜漫雪心里可就真的过意不去了。
所以,很快的,在齐安诺提出这样的疑问之后,姜漫雪就答应了她。
“我正巧也有一些事情,想要当面对齐小姐您解释。”
“那好。我的身份不便出现在公众场合。姜小姐如果方便的话,给我一个地址,我让司机去接你过来。咱们好好聊一聊,可以吗?”
姜漫雪想了想,便答应了。她告诉齐安诺一个附近咖啡店的地址,然后才挂断了电话。
之后,姜漫雪收拾了一下自己,才起身去了咖啡店。
临走之前,她在手机里编辑了一条短信。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