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20章 我们离婚吧
花瓶里插着一束新鲜的百合,含苞待放着,隐隐幽香。
离花瓶很近的地方,摆放着一个青瓷的小碗,碗里是已经冷掉的番茄鸡蛋面。
陆斯辰坐在沙发上,缓缓展开手中的报纸,报纸抖动的声音在这安静的空间里异常清晰,仿佛一场临刑前的配乐。
姜漫雪闭了闭眼,开口道:“陆斯辰,你听我说……”
陆斯辰掐断了她的话语,“不着急,等我看完再说。”
他眼眸都没抬一下,只是认真的看着报纸上的内容,窗外是午后正好的阳光,透过树梢映射进室内的木地板上,倾洒了一地斑驳陆离的光芒,温暖怡人。
现在的媒体都很聪明,为了不让自己惹麻烦,写得花边新闻都是用模棱两可的词汇,比如这次,他们也大量引用了‘疑似’的字眼。
傅家话事人疑似好事将近?
傅清野疑似有了伴侣?
……
陆斯辰一字不落的全部都看完了,他面上的表情很平静,可是捏着报纸边缘的手指却隐隐有了力道,将报纸捏起了些许褶皱。
“你刚刚想说什么?”陆斯辰抬起眼眸,那双桃花眼眸冷得渗人。
姜漫雪怔怔的看着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陆斯辰看着她的目光总是这样的冷,阴郁,渗人,还有一些她看不懂的疏离。
明明……明明以前不是这样的。
“怎么?说不出来了?”陆斯辰将报纸扔到茶几上,唇角勾起一丝讥诮。“傅清野?这你都勾搭得上?你知不知道傅清野是有未婚妻的?”
姜漫雪猛然回过神,连忙解释道:“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他只是偶然遇上的。”
“偶然?”陆斯辰定定的看着她,忽然起身抓起报纸朝着她的脸上扔过去,“姜漫雪,你是不是当我傻!两人都抱一块儿了,你跟我说偶然!你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是一天比一天好了。”
报纸打在脸上的力道不重,可是却让姜漫雪刚才才挨了一巴掌的左脸顿时又一阵刺痛。
“嘶……”她轻呼了一声,往后小小退了一步。
陆斯辰皱起眉头,走到她面前抬起手指,掐住了她的下巴,往上一抬。
美丽的脸庞顿时在灿烂的阳光下一览无余,包括那白嫩肌肤上呈现的红肿,看起来刺眼无比。
“这是怎么回事?谁打你了?”陆斯辰仔细端详了一下,声音稍微放低了一些。
姜漫雪睁着美丽的大眼睛,直视着他,一字一顿道:“你是明知故问吗?”
陆斯辰微微眯眼,“小姑?她为什么要打你?”
姜漫雪挣脱他钳制住下巴的手指,偏着头冷笑,“为什么?这还需要问吗?她打我的次数还少吗?仗着自己是长辈,稍微看不过眼就上门训话,动不动就扇人巴掌,你们陆家可真是好家教。”
陆斯辰眼底有些不愉,还有怒气,“姜漫雪,注意你说话的态度,我们陆家的家教怎么样不容你来胡言乱语,你没那个资格!”
姜漫雪一把推开他,大声吼道:“是,我是没那个资格。你天天在外面搂着其他女人招摇过市,人家怀着孕上门来挑衅,现在还要来登堂入室让我来伺候她?陆斯辰,你是不是以为我真的是个任你揉搓的面团,你们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吗?”
她红着眼睛吼得有些撕心裂肺,“你明明说过的,这个房子里是我们的家,除了我,你不会让任何人来破坏的!陆斯辰,你是不是非要逼死我,你才开心?”
陆斯辰站在那儿,有些不解,“什么伺候?我什么时候说了让你伺候林雅如的?”
林雅如这个名字仿佛瞬间点燃了姜漫雪心中所有的委屈和怒火,她怒吼道:“陆斯辰,论起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我自愧不如!林雅如林雅如,你既然把林雅如宠得如珠如宝,也让她怀了孕,那你就让她当陆夫人吧,让她光明正大的住进这陆家来吧。”
她顿了顿,忽然双手捂着脸,从指缝间露出些许疲累的话,“我累了,不想再和你吵了,陆斯辰,我们离婚吧!”
姜漫雪说完这句话,忽然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仿佛以往禁锢着她的枷锁一瞬间就得到了解放。
顾以瞳说得对,她还那么年轻,明明可以选择更好的生活,可以有人生的新方向。她的一生,可以不过得大富大贵,只要平静安稳就好。
气氛忽然安静,又紧绷得像一根将断未断的弦。
听到姜漫雪‘离婚’这两个字说出口,陆斯辰的眼眸顿时沉了下来,整个人的气势都变得冷凝又森寒。
“姜漫雪,你长本事了?连离婚都敢说了。”
他克制住自己的怒气,从牙齿缝里一字一顿的蹦出这句话。
姜漫雪唇角溢出一丝苦笑,声音忽然平静了下来,“我为什么不敢?陆斯辰,我也是会反抗的。你不就是以为姜家的股份在你手上,姜家的公司也在你手上,所以我不敢提离婚吗?”
陆斯辰定定的看着她,那双桃花眼眸流淌的不是三月的潋滟江波,而是冰川海啸,而是浓稠的毒汁,仿佛下一刻就要将眼前的人彻底冰冻撕碎。
姜漫雪脸上的表情平静又冷淡,仿佛狂风后平静的江水,面上风平浪静,内里却憋着一场天崩地裂的浪涛。
她说:“陆斯辰,我对姜家的公司并不看重。我的父母早就死了,人死如灯灭,我也没什么好留恋的,本来就已经是你的了,我也不需要了。我没什么太大的野心,就想平平静静的过日子,每天能够一日三餐好好吃饱,空闲的时候看看书散散步,就可以了。”
阳光映射中,她茶褐色的眼瞳有种莹透的美丽,仿佛褪去了浮华,只留下了纯真。
她看着陆斯辰,一字一顿道:“陆斯辰,我也不是非你不可的。”
有些许微尘在阳光下打着旋儿飞舞着,别样的好看,清风悄悄溜进了窗隙,掀起了一角纱帘。
陆斯辰安静的站立着,欣长的骨骼,精致的侧脸,身形勾勒出一抹清幽单薄的影子,仿佛在这一瞬间,很脆弱。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