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13章 我不喝牛奶
姜漫雪无法,只能选择在傅清野的对面坐下。
傅清野撇了一眼她的位置,眉头皱了皱,到底是没有开口说什么。
姜漫雪看着满桌的食物,却无从下口。她的肚子里带着一肚子的疑问,可是傅清野不开口,她也不敢随便出声询问。
气氛就这样在沉默中僵持了片刻。
最终,还是傅清野先叹了口气出声道:“给姜小姐倒杯牛奶。”
菲佣原本就站在一旁随时恭候着,这会儿听到傅清野的吩咐,自然不必多说,手脚麻利的给姜漫雪倒了杯温牛奶。
“喝吧。”傅清野的目光在对上姜漫雪的刹那,变的温和下来。“喝完这杯牛奶,你就可以问你的问题了。”
姜漫雪捏着杯子,还在犹豫,嘴里不自觉的就推辞着。
“我……乳糖不耐,不能喝牛奶。”
谁知,她这话才出口,就见傅清野已经眯起了眼睛。
然后就看到他露出一个十分危险的笑容。
“哦?”傅清野的眉梢轻挑。他的双手支在桌上,十指相抵,目不转睛的看着姜漫雪。眸中的目光带着玩味与探究,但更多的情绪却是如猎豹般的敏锐与伺机而动。
“你乳糖不耐,我怎么不知道?”
他这话说的太过自然,自然到仿佛他应该知道姜漫雪所有的事情一般。
姜漫雪也被他这理所当然的语气唬的一怔。
可是很快,她就反应过来,当即反问道:“难道我的事情,傅先生都知道吗?”
这话多少带了些挑衅的意味。
姜漫雪以为傅清野听到这话之后,不说暴怒,怎么也得生气。可谁知,他却只是用额头顶住相抵的十指,微垂着头肩膀耸动。
似乎……是在笑?
等傅清野重新抬头的时候,姜漫雪才发现,她没有猜错。傅清野真的在笑。
“不过是杯牛奶而已,也值得你像炸毛似的,这么戒备?”傅清野笑够了,目光重新锁住姜漫雪。
那种像猎物一样被盯住的危险感觉又重新回来了。
姜漫雪紧张的捏住牛奶杯。里面温热的温度,透过她微凉的指尖一寸寸的袭卷全身。让她过度紧张的神经得到一丝舒缓。
“你昨晚宿醉,喝杯牛奶会舒服些。”傅清野收回那种带了丝锐利的目光,唇角带着泛泛的笑意,提醒姜漫雪。“还是说,其实你更想让我亲口喂你,嗯?”
“……”
姜漫雪一点儿也没漏听,更没听错。傅清野说的是‘亲口’,而不是亲手。
可不论是哪一种,她都不希望发生。所以她不再犹豫,捧着玻璃杯,将那杯牛奶一饮而尽。最后还优雅的擦了擦唇角不小心沾染的奶渍。
傅清野的眼中闪过些许遗憾的情绪。
姜漫雪却无暇顾及傅清野的心情。她将餐巾放下,挺直脊背开口,丝毫不愿自己在他面前落于下风。
“傅先生。我有几个问题,希望您能为我一一解答。因为我想,现在能回答我疑问的,恐怕只有您了。”
傅清野见她满脸认真的表情,便稍稍收敛了眸中戏谑的眼神,微微颔首。
“你说。”
“我……昨晚是怎么到您这里的?”
这个问题已经盘旋在姜漫雪心中整整一早晨了。直到这会儿她才有机会问出口。
“这个问题不是我应该问你吗?”傅清野不答反问。
姜漫雪被他这个态度弄的一愣:“您……这是什么意思?”
“昨晚我在酒吧喝酒,明明是你主动找到我,说要跟我回家过夜。怎么现在姜小姐反而来问我呢?”傅清野看着姜漫雪挑了挑眉,然后作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难道姜小姐不打算承认,想把一切都推给我吗?”
“我……”
姜漫雪瞪大了眼睛。心中慌乱至极。
对于昨晚的事情,她真的是一点儿印象也没有了。她只记得自己当时心里乱的一塌糊涂,只想大醉一场,想逃离所有的现实,忘记所有的一切。
可是她怎么都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种事。
她主动要求跟傅清野回家,这……有可能吗?
姜漫雪紧张的咬住下唇。
她不自觉的用力,将唇瓣咬到几乎泛白。
突然,一只温热的手敷上自己的下巴,然后唇上一松。
姜漫雪抬头看去。不知什么时候,傅清野已经从对面走了过来。此刻,他的手指正轻抚在自己的唇上。
“别咬。”傅清野的眸中带着明显的不悦。似乎是对她这种伤害自己的行为十分不满。
姜漫雪下意识的松了口,任由他的拇指轻蹭着自己唇上脆弱的皮肤。
突然,她回过神来,面上涨红。那绯红的色彩一直蔓延延伸到了耳朵尖儿。
姜漫雪侧过头,躲开傅清野的手指。她的身子猛的后仰,险些一个倒栽葱跌下座位。
好在她眼疾手快的扶住桌边,才免除了一场惨剧发生。
只是姜漫雪这过度的动作,引得傅清野发出一阵愉悦的轻笑。姜漫雪当即又羞又恼。
“傅、傅先生,您笑什么?!”
傅清野也不在意。他轻轻摩挲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像是在感受她唇瓣残留在指腹上的温度似的。
“姜小姐,你多大了?”
“嗯?”姜漫雪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明明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怎么别人说什么,你还信什么。”
傅清野的眸中重新挂上了一抹明晃晃的戏谑。
“……”姜漫雪这会儿就算再傻,也明白自己是被人给耍了。可是心里却说不出有多恼怒来,顶多只能算得上是气闷罢了。
半晌,她低着头不说话。傅清野还以为她是闹脾气了,不觉心里有点儿发痒。
对傅清野而言,逗弄姜漫雪,就像是逗弄一直把爪子藏起来的小奶猫。虽然有时候恼极了,她也会呲牙,可是那模样看上去奶凶奶凶的,非但不让人讨厌,反而勾的人心痒难耐。
更加欲罢不能。
他本想说几句宽慰姜漫雪的话,但是下一刻却见她抬起头来。
虽然眉头还是紧锁着,可是目光却是一片澄澈。
“我好像记起来了。傅先生,是你帮了我。”
姜漫雪说这话的时候,眸中带着十分的诚恳与感激。
被她用这样全心全意的眼神看着,傅清野的呼吸突然一滞。
他的唇角微微抿住绷紧。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那一刻,他想捧住姜漫雪扬起的面庞,轻轻吻她……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