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11章 你陪我就行了
姜漫雪奔跑在路上,脑子里满是陆斯辰刚才讥诮的模样,“你混蛋,你是个大混蛋!”
她在空无一人的夜色中,大声的喊了几句,边跑边喊,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怒和怨。
等她冷静下来的时候,这才发现已经是深夜了,路边已是没有了行人,她独自走在街上,竟是———无家可归。
不知道走了多久,她看到了一间酒吧。
一不做二不休,她干脆走进了酒吧,点了一瓶烈性的洋酒,在嘈杂无比的音乐中,提着瓶子就开始喝。
如果醉了,是不是就不会这么伤心了?
姜漫雪的模样本就美丽,世家培养出来的气质,走在哪里都能惹人眼球,姝丽无比,又清艳绝伦。
尤其,喝了酒后她脸上又泛起了红晕,酡红色泽,让那模样又娇艳了三分,如乍然盛开的玫瑰。
酒吧场子里的男人看着她,都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
很快,有人靠近了她。
“美女,一个人啊?要不要哥哥陪你喝啊?”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系着爱马仕的皮带,信心满满的靠近了她。
姜漫雪已经是有些醉意了,她不耐烦的推开他,“不用了,你走开。”
推搡间,中年男人的酒一下子就撒到了自己的衣服上,他脸色一变,像是终于逮到机会一般,不怀好意的道:“嘿,小美人,你把我衣服弄湿了,哥哥这可是名牌,你得赔哥哥一件吧,不赔也可以,那也得陪我去房间里重新换一件衣服。”
男人说着就朝着自己朋友使了两个眼色,男人们会意,上前来就想捉住姜漫雪,这手还没伸出去,忽然就有几个穿着黑西装的人一把将他们钳制住,脱离至姜漫雪的身边。
“诶,你们谁啊,放开我们,知道我们是谁吗?”
酒吧里的音乐忽然停了下来,有无数个身穿黑西装的保镖把这一片的场子都空了条道出来,片刻后,一个男人缓缓走了过来。
银灰色的高定西装,一丝不苟的打着领带,领带打着一个细致的温莎结。长腿窄腰,牛津皮鞋踏在地上,仿佛有种走红毯的感觉,高贵又引人注目。
他的头发也整理得一丝不苟,露出那双眼眸,冷得像是商周的玉,不带一丝烟火气,可是却又让人不停向往着,想要祈求他看一眼。
姜漫雪看到了他,醉眼朦胧中,她伸手指了指,笑得纯真又质朴,“嘿,好巧哦,傅清野,你怎么也在这里啊?要不要跟我喝一杯啊。”
傅清野缓缓走向她,如同一个帝王一般,从容又优雅。
姜漫雪喝了酒,上了头,想到陆斯辰那个混蛋这么对她,顿时恶向胆边生。
哈,你陆斯辰在外面胡搞乱搞,那我也可以!
于是她上前两步,一把扯住了傅清野的领带,眯着眼憨憨的说道:“傅清野……嗝……你很帅,你要不要陪我一晚啊?”
周围的保镖不约而同的心里倒抽一口凉气,但是却敬业的眼观鼻鼻观心。
这妮子,胆子也太大了,傅清野是谁啊?竟然还有人敢在狮子头上撒野啊。
姜漫雪见傅清野没回话,不耐烦极了,也不想等他回话了,直接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拍在他桌上,“我有钱,你说吧,一晚上多少钱?我这卡刷一下再怎么样也够了。”
傅清野连眉毛都没动一下,他只是看着姜漫雪娇憨的面容,眼里隐隐柔和,“喝够了没有?”
姜漫雪打了个酒嗝,摇摇头,“没……没喝够。”
傅清野将她手上的酒瓶拿了下来,“乖,喝多了头会疼,想喝的话明天我再来陪你喝。”
姜漫雪眨了眨眼,不知怎么的,就点了点头,“哦,好吧。”
傅清野点了点头,又把桌上的银行卡拿了起来放进她的衣服口袋里,“很遗憾的告诉你,你这张卡里的钱还真不够买我一夜。”
姜漫雪委屈的撇撇唇,“那我……我去挣钱……”
傅清野看着她委屈巴巴的模样,眼底划过一丝笑意,随后一把拉过她,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微微低头,在她耳旁说了一声,“你陪我就行了,你想要什么,我都买给你。”
姜漫雪脑袋晕晕的,一时间也转不过弯来,想了半天点点头道:“也行。”
说完,她就靠在傅清野的怀里,眼眸眯啊眯啊,就睡了过去。
睡过去之前,她脑海里只能想到,这个怀抱真温暖啊,她真的不亏啊。
以前无数个孤枕难眠的夜里,她只不过就是想要个这样温暖的怀抱啊。
不知过了多久,姜漫雪觉得好像有人在叫自己。
“醒醒,姜漫雪。醒一醒。”
傅清野眉头浅蹙,轻拍姜漫雪的脸颊,试图叫醒她。
等她睁开眼睛后,傅清野凑近她,盯着她的眼睛轻笑一声:“还知道我是谁吗?”
姜漫雪呆呆的看了他几秒,然后突然歪着头,目光有些发直。
就在傅清野以为姜漫雪不会回答的时候,她突然磕磕绊绊的出了声。
“知、知道。你是……傅家的那个、那个流氓!”
“……”傅清野的眉梢轻挑。眼神在瞬间有些危险的眯起。他舌尖轻抵上颚,呢喃着这两个意味深长的字。“流氓?”
姜漫雪艰难的转动眼珠,仿佛是在跟混沌做着顽强抵抗似的。
但是,听到傅清野的话,她倒是用力的点了点头。
“嗯!流氓,大流氓!”
傅清野玩味的看着她。
半晌,轻笑一声。
这会儿若是有别人在,看到傅清野这么笑,恐怕吓都要吓死了。因为,毕竟熟悉傅清野的人都知道,以往他这么笑的时候,不是有人即将要倒霉,就是已经有人倒了大霉。
但现在只有傅清野和姜漫雪两个人。而姜漫雪此刻还是个已经喝醉了,几乎快到意识不清的的地步,自然是没有那个眼力劲儿,能看出傅清野这会儿的心思了。
“那你倒是说说看,我怎么流氓了?”傅清野的手抬起,轻轻划过姜漫雪的脸颊。一寸一寸的轻轻抚摸,动作缓慢又带着撩人的神情。
“姜漫雪,我流氓你什么了?”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