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开完会, 又是深夜。

    宿艺起身准备出去, 李敏叫住她:“你今天状态不错啊,平时开到这个点你都哈欠连连的。”

    宿艺笑笑:“嗯,不知道为什么, 今天特别精神。”

    回到化妆间,吴雪还在看新闻, 见她进来,头也不抬道:“这杨若琳是真舍得钱, 热搜买这么前排就算了, 评论里还全是夸她的, 这个夸学历,那个夸家世, 还蹦出十几个同学来赞美她的人品……真的,这圈子里没谁敢这么营销。”

    宿艺不答, 挎上包道:“走吧。”

    “回去了?”吴雪抬眼, “不卸妆再走?”

    “回酒店再卸。”

    刚走出片场大门, 宿艺看了看空荡荡的街道, 说:“不然我们走回去吧。”

    “行, ”吴雪道, “反正没什么人, 你口罩拉上去一点。”

    宿艺嗯了声,把挎包随意斜跨在身上, 两手插兜, 步子很小。

    “别难过了, ”吴雪跟在她身边,道,“先问清楚吧,没准是误会呢?”

    “我没难过,”宿艺说完,顿了一下,“算了,我难过是因为别的事。”

    吴雪疑惑地转过头:“什么事?刚刚开会的时候挨骂了?”

    她摇摇头:“还记得梁博的事情吗。”

    “废话,那事才刚过去多久,现在还有不少黑子在炒冷饭呢。”

    宿艺不说话了。

    吴雪急了,用肩膀撞了撞她,因为身高差距,只能撞到她的手肘上边一点:“说呀,你想急死我?”

    “我只是在想,”宿艺边走边看着自己的鞋尖,“原来恋人跟其他人传绯闻的滋味这么不好受。”

    “狗仔你又不是不知道,开头一幅图,剩下全靠编,”吴雪安慰完,又说,“不过这杨若琳来势汹汹的,够呛,我建议你还是当面问问褚鹰,把事情搞明白。”

    “没什么好问的,”终于到了酒店,宿艺上了电梯,继续道,“我信他。”

    吴雪:“都听人说,热恋中的女人没有头脑,现在看来这句话非常正确,就连你也不能免俗。”

    “我本来就是俗人,”宿艺笑了,“你说这圈子怎么这么难混?不仅要提防尾巴后边的狗仔,还要防着时刻想拉你炒绯闻的同行,就连谈个恋爱,都会连累对方被众人关注。”

    许是她语气里的轻松太过刻意,吴雪转头,蹙眉道:“怎么突然说这个。”

    “没事,”电梯到了,宿艺先走出去,背着身子朝她挥挥手,“明天见。”

    回到房间,她洗完澡,躺到床上,把脸埋在被子里。

    五分钟后,她掀开被子。

    ……明明很困,却完全睡不下去。

    明天还有拍摄,她刚闭眼打算数羊,床头的手机响了一声。

    都快凌晨两点了,谁还会给她发信息。

    室内空调打得很低,是适合在被窝里睡觉的温度。

    被窝里伸出一只白皙纤细的手,抓住手机,嗖地缩了回去。

    宿艺就着狭窄的黑暗空间,把手机屏幕点亮。

    褚鹰:“拍摄结束了吗。”

    她看着这几个字,莫名心安了许多。

    宿艺娘娘:“拍完了,怎么还没睡?”

    宿艺娘娘:“[熬夜使人头秃jpg]”

    褚鹰:“在等你信息。睡吧。”

    宿艺一愣。

    她把聊天记录往上滑,才发现以往每天收工她都会给褚鹰发一条信息,而褚鹰每次都能马上回复。

    也许之前拍摄完后倦意太浓,她从来没注意到这一点。

    宿艺娘娘:“啊,鹰队。”

    宿艺娘娘:“我好想回北京。”

    对面回复很快。

    褚鹰:“我现在帮你订机票。”

    宿艺娘娘:“别,我明天一天都是戏,走不开。”

    褚鹰:“我去找你。”

    宿艺娘娘:“最近不是在忙收购?”

    褚鹰:“当天来回,够了。”

    宿艺只觉得心头涨涨暖暖的,所有活力从四肢回来,遍布全身。

    宿艺娘娘:“别来了,我马上杀青了,回北京后我要挂在你身上,当只树袋熊,谁都扯不走。”

    褚鹰此时正坐在大床上,灰色的被褥上放着文件,手机则躺在文件旁边。

    他敛眼看完对方发来的话,轻笑了声,正准备回复,外边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小鹰,你睡了没?”

    是褚母。

    褚鹰抬起手机,回了条语音,然后才起身去开了门。

    “妈,什么事。”

    褚母手上拿着一瓶牛奶,道:“都多晚了,我看你房间灯还亮着,就上来看看,怎么还不睡?”

    褚鹰一个月基本就在老宅住两、三天,所以每次回来褚母都要挂心着。

    褚鹰道:“这就睡了。”

    身后的手机响了一声,声音清脆。

    “这么晚了,还在跟谁聊天?”

    褚鹰并不遮掩,接过牛奶,一口饮尽:“妈,你不用明知故问。”

    “……”褚母撇嘴,接过杯子,“早点睡吧,明天不是还要开一天的会?”

    “嗯,”褚鹰关门前,突然想起什么,“妈,明年你别去海南过年了。”

    褚母停下脚步,一脸莫名其妙:“这才九月份,怎么就说起过年的事儿了?”

    “没事。”

    褚鹰像是想到什么,嘴角轻勾,啪嗒关上了门。

    褚母拿着空杯子,越想越不对。

    一个想法从她脑中穿过。

    她忽然睁大眼,加快脚步下了楼。

    杀青日当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

    是个变树袋熊的好日子。

    宿艺心情颇佳,等戏的时候就坐在外场看前段时间拿到的新剧本。

    “看得这么认真,你该不会真打算接这个角色吧?”吴雪倒了杯温水过来,放在桌上。

    “这剧本挺有趣,听说又是个大热IP改编的,”宿艺翻过另一页,“我准备有空回去找原著来看看。”

    “我查过,晋江文学城卖的版权,据说是那网站去年最火的一部小说,”吴雪道,“这边都还没拍完就开始看新剧本,也不怕李敏一会儿说你。”

    “没事,我偷偷看,”宿艺笑盈盈道,“吃的都订好了吗?”

    “订好了,花了大几万。”

    宿艺翘着二郎腿,道:“不差钱。”

    吴雪笑了:“嗯,就是有底气。”

    两人正在聊着,身边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艺姐……”

    宿艺抬眼,看到来人,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

    安璇穿着一身简洁的白衣黑裤,不知何时进了片场。

    上次的出轨事件,给吴珂带来了不小的冲击,听吴雪说他至少丢了两部影视资源,其他零散的,比如代言方面就更不用提。徐倩岚更是直接没了声响,连微博都没发过了。

    而安璇自进了她的黑名单后,也在她的世界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

    吴雪也有些惊讶,不过她马上回过神来:“安璇?你怎么在这?”

    安璇绞着手指:“我一直没回北京。”

    “……我不是问你这个,”吴雪扶额,“找我们有事吗?”

    安璇:“艺姐,您有空吗,我们聊聊可以吗?”

    “要说的我之前都已经说完了吧,”宿艺也觉得头疼,她看了眼坐在不远处的吴珂,对方坐得悠闲,看都没看这边,跟个没事人似的。

    但她知道,安璇胆子小,要是没人支使她,她是不会来找自己的。

    她收回目光,继续道:“我觉得没有必要再重复一遍。”

    安璇咬着下唇:“艺姐,我知道您不方便再参与这件事,我、我不会让您白帮忙的,您有什么条件的话……”

    “条件?”宿艺轻笑一声,“我提的条件,怕是你给不起。”

    “您不说,怎么知道我给不起呢?”

    “行了,我不想再跟你们绕弯子,”宿艺打断她,“安璇,我知道是吴珂让你来当说客的。这件事跟我本身就没关系,我的确不打算再掺和进去,再者,吴珂到底是哪来的脸皮,前段时间处处针对我,拖我拍摄时间,现在还好意思来找我帮忙?我不踩一脚他都该偷着乐了,不要得寸进尺。”

    安璇吸了吸鼻子:“您……不是点了个赞吗。”

    “……”宿艺哑然,半天才道,“那你就当是我落井下石吧。别再来找我了。”

    安璇再次哭着离开了。

    吴雪看着她的背影,啧道:“你注意下用词嘛,又把她说哭了。”

    “好声好气地说话,我怕他们两听不懂。”

    “悠着点吧,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宿艺耸耸肩,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最后一镜拍完,订来的食物也送到了。

    订的食物非常豪华,价格不菲。

    吴珂站在桌边,忽然笑道:“不愧是小艺,可真大方。”

    宿艺扯扯嘴角:“订这一顿,我得心疼好半天,大家吃得开心就好。”

    吴珂对她敌意太重,她可不敢随随便便接上他的话。

    随便吃了两口,她便起身跟剧组道了别。

    回京心切,昨晚她就已经收拾好了行李,现下提着行李就迫不及待去了机场。

    到北京时,已经是下午四点。

    吴雪走出通道,问:“回家?”

    “不回,”宿艺看了眼时间,道,“我有点事,你帮我把行李拿回去吧。”

    吴雪:“你去哪?我让保姆车送你过去方便一些。”

    “我已经叫好车了。”宿艺晃了晃手机,把行李推倒她身边,然后转身小跑着离开了。

    吴雪哭笑不得,心里不是太担心。

    杀青提前了一日,应该不会有记者跟着她。而且她除了褚鹰那,还能去哪?

    宿艺上了车,司机道:“美女,褚氏大楼对吗?”

    “对,谢谢。”

    到了目的地,宿艺把口罩捂紧,低头快步跑进了大楼。

    她走到前台,闷声问:“你好,请问褚鹰的办公室是在几楼?”

    前台小姐站起来,看到面前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女人,柔声道:“您好,请问您有预约吗?”

    宿艺为难道:“还要预约?没有预约就不能见了吗?”

    “当然不是,”前台小姐拿出一张表格,“麻烦您填一下相关信息,我向褚总办公室汇报一下。”

    宿艺接过来,在上面写上自己的名字。

    前台小姐接过表格,看到名字后心头一惊,赶紧把表格收了起来:“宿小姐,您好,褚总办公室在二十二层,电梯在左前方方向,出电梯后右拐走到底就是褚总办公室了。”

    宿艺点头,朝她笑笑,虽然没看到嘴巴,但眸子弯了起来,非常好看。

    她刚走,另一位前台工作人员从办公室里出来。

    前台小姐忙道:“宿艺刚刚过来找褚总了,刚上去!天啊,她本人也太好看了吧。”

    “什么?”刚出来的女人表情怪异,“……刚刚,有个杨小姐也上去找褚总了,说是过来送请柬的。”

    电梯门划开,宿艺快步走出去,右转直走。

    很快,她就看到了办公室大门。

    门外坐着一个男人,见到她,起身道:“您好,我是褚总的办公室秘书,您是……”

    “……我是宿艺,没预约,他方便见我吗?”

    宿艺有些憋屈,她没告诉褚鹰自己提前杀青了,原想给他个惊喜。

    现下看来,自己可能是天生不适合送惊喜体质。

    “当然,”秘书马上反应过来,道,“不过褚总现在正在开会,要不您在办公室里稍等一会?”

    宿艺正准备说话,身边的门忽然被打开了。

    里面站着一个女人,一头乌黑卷发,穿着一身的名牌,见到宿艺,她扬起唇角,道:“宿艺是吗?”

    宿艺在新闻里看过眼前人的照片。

    她不冷不淡道:“你好。”

    杨若琳颔首,道:“方便聊聊?”

    待客室的门再次关上,门口的男秘书一脸复杂。

    这……这不会吵起来吧?

    杨若琳似是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宿艺,她笑着酝酿了一会儿,丢出一句:“没想到褚哥哥现在喜欢这一款的。”

    宿艺也笑,语气自然。

    “对,他就是喜欢我。”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