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0章 第五十章
    陈央走后, 宿艺边走边戳着手机, 让她把收到的剧本打印出来。

    今天褚鹰带了司机, 开的不是越野,是辆奔驰轿车,她坐上后座, 男人放下手中的文件, 问:“聊完了?”

    车里开了暖气, 宿艺边脱着身上的西装外衣边应:“嗯。”

    褚鹰接过外套, 转手铺在了她的膝上。

    “马叔, 开车吧。”

    “好。”

    司机目视前方, 缓缓启动轿车。

    宿艺倚在褚鹰手臂上, 褚鹰也不避着她,继续看着手头的文件。

    很快,吴雪就回复了。

    吴雪:“剧本放你房间了。你现在在哪?有空的话,上微博发个道歉博。”

    宿艺娘娘:“道什么歉?”

    吴雪:“那句‘关我屁事’,公关那边让你道个歉, 还给我发了很多个文本, 你是想自己来, 还是我上你账号帮你发?”

    宿艺娘娘:“我自己来吧。”

    她打开发微博的界面,皱眉想了想,写写删删,半天没写出几行字来。

    她轻轻叹了声气。

    褚鹰曲起手, 在她前额拨动了两下:“怎么了?”

    “没事, ”宿艺低声道, “我在车上看手机就会晕。”

    车速马上慢了下来,司机紧张道:“是我开车太颠簸了?”

    “不是,”宿艺解释,“我坐谁的车都是这样的。”

    司机这才放下心,不过车速依然放慢了不少。

    褚鹰瞥了眼内容,很快收回视线:“那就回去再写。”

    宿艺道:“已经快写完了。”

    来来回回检查了三遍后,她点击了发送。

    身边人的手机马上“叮”了一声。

    褚鹰这才拿出手机,慢条斯理地看了起来。

    【宿艺v:大家好,我是宿艺,在此,我要为自己在八月二十七号发表的不当言论道歉。身为公众人物,我没能好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对不起!往后我会谨言慎行,还烦请大家监督。但是,我也希望某些媒体能够就事论事,与我无干的事情麻烦不要往我身上牵扯。我现在正在剧组认真拍戏,多余的事情真的无心理会。感谢各位的关心,谢谢!】

    他抬手,点了个赞。

    偏过头,看到身边的人握着手机正在傻笑。

    “头晕还在玩手机?”

    “不是……你看。”宿艺弯着眸子,把手机举到他面前。

    是一条微博评论。

    “褚鹰秒赞……真的,点开褚鹰的微博,就像个宿艺资讯转播站,全是给宿艺微博的赞或者转发,他绝对给宿艺点了特别关注,我现在相信他们是真爱了。”

    褚鹰看完,挑眉道:“行了,别看了。”

    “好。”

    她把手机丢进包里,“你也不要看文件了,车上暗,对视力不好。”

    两人把手头的东西全收整好,宿艺绕着他的手臂,十指相扣。

    回到家,她刚关上门,就被男人从身后抱住。

    她撑着他的手,笑道:“干嘛?很痒。”

    细细碎碎的吻落在她耳尖。

    “明天回去?”

    “嗯,”宿艺实在受不了他在耳边低声说话,“你先松开……我还没洗澡。”

    “一起洗。”

    宿艺也有些心痒,她红着脸,商量道:“不挨着墙,行不行。”

    褚鹰轻轻咬着她的脖颈:“上次不是很舒服吗。”

    “……”这人怎么这么坏?

    “反正不行,”她胡乱找了个借口,“我,我恐高。”

    借口太烂,褚鹰低笑了声:“好。”

    最后,宿艺红着脸,两手撑在浴缸边缘,被撞得支离破碎,嘴边时不时溢出几声嘤咛。

    浴室回声很响,她的声音极其清晰,臊得她咬着下唇,努力克制着。

    偏偏身后的人还要出声鼓励她:“我喜欢你叫。”

    水波来回搅动,发出嘀嘀嗒嗒的碰撞声,逐渐激烈,最后归于平静。

    她躺在男人怀里,头埋在他脖颈,累得不想动,浴缸里的水已经换过一遍,温暖的水流包裹着周身,非常舒服。

    褚鹰搂着她的腰,防止她滑落下去,另一只手轻轻摩挲着她的脸颊。

    “明天我送你去机场。”

    “不用,”宿艺没睁眼,喃喃道,“明天又不是休息日。”

    “那我让马叔送你去,”他垂眼,问,“很累?”

    废话。

    每次她好几次,才能等来他一次,简直不对等得过分!

    “我杀青后,要天天去健身房,”听出男人话中的愉悦,她恐吓道,“榨干你。”

    褚鹰笑了。

    “嗯,不用去健身房,到时我带你去别的地方。”

    “哪里?”

    男人哂道:“我家。”

    “……”

    “不是老宅,我在这边有几套房子,其中一套是我常住的,”褚鹰道,“里面什么道具都有。”

    ???

    …………臭流氓。

    洗完澡,宿艺又是被抱回床上的。

    不是因为走不动路,而是鹰队不由分说地把她横抱起来,两大步到了床边,安顿好她后,又转身进浴室收拾现场去了。

    宿艺懒洋洋地躺在床上,双手遮着眼睛,却没闭眼。

    男人回来后,挪开她的手,对上她的目光。

    “怎么还没睡?”

    “鹰队,”宿艺抓着他的手,蹭了两下,“才在一起多久,快被你宠坏了。”

    “我前几天上体重秤,胖了两斤,差点把吴雪气死。”

    “胖了我也要你。”

    “男人都是这么说的。”

    褚鹰俯身,跟她接了个吻。

    “每天都做运动,不会胖的。”

    宿艺疑惑道:“什么运动?”

    “忘了?”他哑声道,“刚刚才做完。”

    真要命。

    她红着脸,起身捧着他的脸颊使劲揉搓,“谁教你开的黄腔!”

    “遇见你之后,无师自通。”

    宿艺不敢说话了。

    第二天,她坐在浴室的台子上,认认真真的帮面前的男人刮胡子。

    “你你你别动,”她很紧张,伸手固定住他的脸,“我怕刮伤你。”

    褚鹰忍笑:“嗯,什么时候买的剃须刀?”

    “去机场的时候,你别说话……啊!”

    她突然被男人抱起来,强制性地挂在他身上。

    ……熟悉的姿势。

    男人拖着她的臀,抱的很稳,道:“刮吧。”

    吴雪过来接她的时候,盯着她的脸,疑惑道:“你化妆了?”

    宿艺喝着牛奶,胡乱摇头。

    吴雪:“那脸怎么红成这样……”

    她刚说完,就听见一道脚步声,转头一看,褚鹰从阳台走回客厅,身上穿着整齐的黑西装。

    吴雪闭嘴了。

    见到她,褚鹰淡淡道:“司机在楼下等你们。”

    怪不得公司今天不肯给她派保姆车,吴雪点头道:“谢谢褚总。”

    男人继续说:“以后挑助理细心一点。”

    知道他的意思,吴雪忙道:“明白,我会仔细挑的,保证不会再出现这类事件。”

    “嗯,”褚鹰敛眼,说话的语气霎时降了几个音调,“我去公司了,到了给我打电话。”

    宿艺还记着今早的事,赌气道:“不打。”

    “乖,”男人捏捏她耳朵,“听话。”

    宿艺:“……知道了。”

    吴雪后悔来这么早了。

    直到男人走后,屋里的气氛才终于回温。

    吴雪轻咳一声:“剧本看了吗?”

    “还没有,”宿艺这才想起剧本的事,她喝下最后一口牛奶,道,“带去片场看吧。”

    “之前你不是对这个剧本没兴趣吗?”

    “昨天我跟陈央聊了一会。”

    “说什么了?对了,昨晚的奖杯在哪?一会你拿着拍张照,那边的人来知会我,让你发条微博。”

    提起那个奖杯宿艺就头疼:“能不能不拍?”

    “为什么?”

    “那奖项原本不是我的,举办方把我和陈央的奖项临时对调了。”

    吴雪默了半分钟:“你入这行又不是一两天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什么重要奖项,陈老师应该也不会在意,世上不公平的事本来就很多,你别这么多愁善感的。”

    宿艺撑着下巴,道:“没多愁善感,我就是单纯的看不起举办方,不想帮他们背广告。”

    吴雪帮她收起盘子:“不行,去拿奖杯,赶紧拍完去机场。”

    回到上海,宿艺就像离了水的鱼,怎么都蹦跶不起来。

    《暗涌》的拍摄渐渐到了尾声,剧组开会次数越来越频繁,有时一个镜头的细节部分都要开个会仔细研究。

    宿艺其实挺喜欢这样的工作氛围,就是实在太累,每次拍戏加开会,回到酒店常常都已经是大半夜了。

    今天又临时开了个会议。

    场地用的是程安安的化妆间。

    编剧扬着剧本,大声道:“我不赞同这么改,你看,我在最前边这一段已经有铺垫过了……”

    “我们这是拍戏,不是写小说,”李敏打断他,“小说读者可以随时往前找伏笔,电视剧可以吗?观众只会觉得不明所以!”

    两人说了一会,李敏问:“安安,这段是你的戏,你觉得要怎么改?”

    程安安哪见过这架势,吓得不敢说话,被这么一问,张嘴支吾半天都没说出个选择来。

    “这是你自己的角色,你一点见解都没有吗?”编剧也皱眉。

    见在程安安身上问不出什么来,李敏话头一转:“小艺,你觉得呢?”

    宿艺:“……我觉得吧。”

    两人期待地看着她。

    “我觉得都不错。”

    话音刚落,马上得到两个白眼。

    宿艺扬起嘴角,笑了两声,话题就从她身上过去了。

    不是她自己的戏份,她可不敢乱提建议。

    她敛眼,继续盯着黑漆漆的手机屏幕发呆。

    屏幕忽然间亮起。

    吴雪发了个网址链接过来。

    吴雪:“[链接]有时间马上看。”

    宿艺向程安安借了副耳机,把手机放在桌底下,点开链接里的视频。

    视频刚打开,就听见一个用过变声器的声音,正在滔滔不绝地念着新闻稿。

    “九月十二日晚八点,我们风传天下的记者朋友在某高档饭店看见了一个身材高大、气场十足的男人,哎?这男人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原来是褚氏新任老总!话说这位老总前段时间可是频频在秀恩爱,简直让人羡煞不已,就连小编也不例外哇!没想到在我们的记者准备离开之际,突然有个女人走到了这位褚总的身边,两人相谈甚欢,看上去关系可不一般哪。随后这个神秘女子的身份也马上揭晓,正是杨氏集团的千金杨若琳……”

    随后就是一段兀长无聊的,关于杨若琳的简介,把她夸得是天上有、地上无。

    视频只模模糊糊地拍到了两人的侧影,其他什么都看不出来。

    但宿艺一眼就认出了视频里的男人,的确是褚鹰。

    视频只有几分钟,很快就看完了。

    她安静片刻,摘掉耳机递给程安安:“谢谢。”

    程安安接过耳机时不小心看到了网址上的黑粗大标题。

    她一怔,问:“……艺姐,您没事吧。”

    “没事,”她面色平静,看不出什么情绪,随手把手机放回包里,抬眼问,“聊到哪个镜头了?”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