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
    “我曹你放开我女神!!”

    “这个是谁, 好帅!”

    “我他妈居然能在直播平台里见到顶头上司!?他接手公司几个月了我就见过他一个帅出天际的侧脸……”

    “科普,这位褚氏太子爷, 前段时间登基了。”

    因为褚鹰安顿包包时花了点时间,过来慢了,所以宿艺才消到一半就已经有网友打完了。

    缩小游戏界面,她随意扫了几眼弹幕,褚鹰手撑在桌上,也颇有兴致地看着。

    这个直播平台的送礼系统有一个特别的设置, 哪位观众在某位主播的直播间里爬上土豪榜首位,说话的弹幕就能飘在屏幕最上方,还是放大和闪亮的效果,足足能停留二十秒。

    宿艺直播间的土豪榜是一个叫夏柔的姑娘, 一共刷了六位数的礼物。

    【夏柔:小哥哥, 别开公司了,加入娱乐圈吧, 我砸锅卖铁养你!】

    下面许多粉丝开始附和夏柔的评论。

    宿艺眸子微眯,这个小妖精她认得, 是之前在她微博评论下面回复“骂我偶像可以, 骂我, 不行”的那个粉丝。

    她啧啧道:“你已经被我二次剔除粉籍了。”

    新一轮抽奖环节, 下面有条弹雾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我曹!你们快去看娱小二的微博, 有人爆料褚鹰在某大牌买了十几个不同款式的包!”

    宿艺屁股往外挪了一点, 拍拍椅子:“坐这儿, 撑着累。”

    她原本是想逗逗他, 没想到他眉梢轻挑,还真绕到前边来坐下了。

    这次直播虽然电脑设备都准备得很好,但毕竟是临时准备,椅子什么的没有其他主播那么专业,是酒店房间里的小型沙发椅,宿艺一个人坐很宽松,盘个腿都还剩好多位置,但褚鹰坐进来就有点挤了。

    于是宿艺索性转了个身,腿架到沙发外面垂着,直接靠在男人身侧。

    褚鹰也自然的抬手环到她的腰上,把她紧紧地箍在身边。

    抽奖还在进行,她拿手机准备看看弹幕里说的微博。

    【娱小二:外国友人在某大牌公司工作,职位很高,前几天接到了褚氏的订单,说是要给他们Boss要给女朋友准备生日礼物,结果挑的好几款包包都已经绝版了,全都是让他们[现做]的!!!现做!!!你们知道这牌子现做包包一个要多贵吗?这位褚总订了十几个!不同款式!可以说是总裁本裁了!顺便说下,我征询过外国友人的同意了,她答应让我发出这条微博,说是这种浪漫的消息需要大家一起分享[/跪下]】

    下面还有几张图,是一个定制合同,其他的内容全被打上了马赛克,只能看到最底下有一个要求,翻译过来是要求每个包上都要有“S·Y”标志。

    宿艺一愣,她刚刚还真没仔细看包。

    那位夏柔又说话了。

    【夏柔:了解了一下褚氏的情况,对不起小哥哥,你还是好好开公司吧,我把我自己卖了都养不起你。】

    她抬手关上麦克风,仰头问他:“那些包花多少钱买的?”

    “没多少,”褚鹰揉揉她的头发,然后再捋齐,“吃饭了吗?”

    “还没有,但是下午吃了点水果,现在不是很饿,”她想了想,“你吃了吗?冰箱里有点面,我去下碗面给你?”

    褚鹰轻哂:“好。”

    “但是……”宿艺看了看屏幕,下一轮参与连连看的粉丝名单已经出来了,“你得帮我打会水友赛。”

    她随便教了几个基本操作后就起身去煮面了,吴雪一向不喜欢吃外面的东西,所以锅碗瓢盆全都准备齐全了,就在宿艺的房间里。

    她手法娴熟,很快就下好了两碗面,出来的时候看了眼时间,再过十分钟就可以下播了。

    到电脑前时,一场连连看刚好结束,女角色旁边有个大大的1字。

    宿艺把面放在屏幕外,上前开了麦:“刚刚忘了开麦了,我马上要下播去吃饭啦。”

    褚鹰往她身后瞥了一眼,两碗热腾腾的面在冒着热气,上面还放了两根火腿,色香俱全。

    “我可能是疯了,看一个无声连连看直播看了几十分钟,宿艺临走前为什么不开麦!!”

    “嗝,狗粮吃饱了。”

    “完了,我去给宿艺直播号点关注的时候发现她名字旁边没有签约的标签,她难道只播今天吗?”

    “今天是宿艺生日会,所以她才开直播的。她是演员,平时哪来的时间开直播?”

    “是的,”宿艺随口答道,“平时拍戏挺忙的,直播什么的想都不敢想。”

    马上有弹幕问:“你觉得演员在片场开直播是不敬业的行为吗?”

    “也不至于吧,”宿艺说,“其实等戏空闲的时间蛮多的,看个人怎么利用了。不聊啦,我要下播了,这次直播收到的礼物分成我会全部捐给山区的贫困孩子,谢谢各位的爱心。”

    这是她临时决定的,毕竟一开始也没想到会收到这么多礼物。

    身边的男人忽然出声,淡淡道:“说点祝福。”

    宿艺还没明白过来,观众们先领会了意思,弹幕上开始狂刷生日祝福,礼物也迎来了最后一波大高/潮。

    她笑着道谢了两声,然后干净利落的关了直播间。

    “你过来之前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用玻璃柜充当的临时餐桌前,宿艺边吹着面边问,“要早知道,我就不答应播这么久了。”

    褚鹰嘴边噙着笑:“他们说,这样你会很惊喜。”

    “是很惊喜……你明天就回去?”

    “嗯,下午的飞机。”

    宿艺小脸一下子就垮了,咀嚼的动作都有气无力的。

    虽然给粉丝发福利很重要,但她更想跟褚鹰多待一会儿啊。

    “很好吃。”

    宿艺抬头:“嗯?”

    “面,”褚鹰重复道,“很好吃。”

    她得意道:“当然,我厨艺可好了,等我回北京了,给你做满汉全席。”

    “好。”

    吃完面,宿艺起身准备拿碗筷去洗,顺口问了句:“你定的是哪家酒店?远吗?”

    “没订酒店,”褚鹰紧跟着起身,从她手中抢过碗筷,“我来洗。”

    …………

    直到哗啦啦的流水声响起时,宿艺才稍稍回过一些神来。

    没、没订酒店?!

    ……

    生……生日福利这么好的吗?

    这几个念头在她脑中一闪而过,她立马转身,小跑到床边,打开行李箱就是一阵乱翻。

    她前段时间去迪士尼时买的那几条战衣呢!

    褚鹰还在洗碗,也不知是加了什么不可描述的滤镜,宿艺看得脸颊红红。

    感受到目光,男人回头瞥了她一眼,嘴边挂着似有若无的笑:“看什么?”

    “没什么!”宿艺语速极快,“播了一天有点累,我先去洗个澡。”

    “好。”

    宿艺洗得非常认真,时间也很长,洗完时,外边的水声也已经没了。

    她站在镜子前,正在纠结要用哪瓶身体乳,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道模模糊糊的手机铃声。

    半分钟后,浴室门被敲响,褚鹰声音穿过门板:“吴雪的电话。”

    宿艺赶紧套上其中一条吊带睡裙,想了想,非常怂的抓过浴巾,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出去前还顺手拿了两瓶身体乳放在兜里。

    她擦着头发,开门,不敢直视男人的眼睛,一把抓过手机:“喂?”

    “今晚表现的不错,微博粉丝涨了不少,”吴雪道,“褚总回去了吗?褚溪霸着我的床呢在。”

    吴雪如果说是“不少”,那就是“很多”的意思。

    但现在宿艺并没有心情管微博那些破数据。

    褚鹰从衣柜里拿了一套浴巾,丢下一句“我去洗澡”,就进了浴室。

    “……我刚刚没听错吧?”吴雪犹豫道,“褚总说他去洗澡?”

    “小雪雪,江湖救急。”

    “你说,”吴雪认真道,“只要你不想,我现在就过去救你。”

    宿艺抿唇,念出两个身体乳的牌子:“哪一款无毒可以吃?不涂我怕一会儿皮肤不够香不够滑。”

    吴雪沉默了大半天,语气复杂:“……别涂了,谁乐意吃一嘴身体乳啊。”

    挂了电话后,宿艺听着浴室里淅沥沥的水声,心里砰砰跳个不停。

    她来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然后紧张兮兮地跑到窗前,把窗帘拉的严严实实,还把椅子都用上了,一条缝都不留。

    然后脱掉浴巾,蹑手蹑脚的往浴室走去。

    走到门口她才反应过来——她又不是贼,为什么要这么小心翼翼的!

    想完还是觉得心虚,她脚下一绕,跑到衣柜底下的小冰箱里,开了一瓶罐装啤酒,咕噜咕噜喝了两大口。

    正当她准备再来一口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促狭的低笑。

    “你在干什么?”

    “……”

    宿艺呆呆地往后看,老实道,“喝酒。”

    刚说完,手上的酒就被夺走了,男人顺便也把她拉了起来。

    他这才看清宿艺的穿着。

    一条黑色的蕾丝吊带睡裙,裙摆只短到堪堪遮住臀部,两根细得他一扯就断的绳子松松垮垮的垂在白皙肩头,锁骨线条分明。

    关键是,吊带下边的部分,里面……似乎是真空的。

    褚鹰喉结微动:“衣服呢?”

    宿艺被看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男人身上还带着湿意,清爽好闻。

    这个时候退缩,她能后悔三百六十五天,忏悔词还能每天不重样。

    她心一横,拉了拉身上单薄的裙子:“衣服在这儿啊。”

    褚鹰眸色渐暗。

    他向来不是什么文人君子,以往做任务时紧急关头按下扳机眼都不会多眨一下,这股作风带到商场来,上任短短几个月,就在公司高层里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不少吸血鬼元老都被他干净利落的踢了出去。

    而现在,这股作风延续到了情场上。

    宿艺被凌空抱起来时,整个人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牢牢圈住他的脖颈,两腿紧紧盘在他腰上。

    这姿势可把宿艺吓住了,她有些语无伦次:“……这,刚开始,就这……不太好吧……”

    循序渐进啊,你这是跳关解锁?!

    刚说完,男人就毫不费力的抱着她走到了床前。

    他低头,边吻她边把她放到床上,他的吻强势逼人,宿艺被吻得节节败退,没一会就红了脸颊,意乱情迷。

    半晌,唇上一空。

    宿艺茫然地睁眼,眼底波光熠熠,嘴唇红艳,疑惑地看着他。

    褚鹰突然抓起她的手。

    然后放到自己浴巾腰间的衣带上。

    他声音有些哑,戏谑道:“礼物得亲手拆。”

    宿艺整张脸都红透了,手上轻微用力,浴巾没了牵制,微微摊开。

    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但再看一次,还是觉得视觉冲击感十足。

    她嘴唇微张,刚想说什么,又被结实的吻住。

    片刻,吻离了她的唇畔,细细碎碎地往下落,所到之处像是点起无数道火,把她焚烧殆尽,刹那不知天南地北。

    大床上,一白一铜纠缠在一起,下边是软绵如水,上边是刚烈似火,一室的旖旎全都落在了两人之间。

    片刻,女人低喃柔软的细碎声音零星响起,伴随着男人时不时的低声安抚。

    事实证明了,那两条吊带,真的是一扯就断。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