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1章 第三十一章
    “魔法师?”褚鹰蹙眉,“一间?”

    前台员工点头, 重复道:“是的, 我们这显示您是在周四晚预定的, 一间魔法师套房。”

    宿艺忍着笑上前,道:“好了吗魔法师?”

    褚鹰:“……”

    有专人带路到房间, 只送到了房门口,就笑着离开了。

    褚鹰提起行李箱, 刷卡开门。

    房门刚拉开, 什么东西飘了出来,他下意识伸手护住了身后的人。

    仔细一看, 飘出来的是个粉色的气球。

    宿艺俯身向前, 推开门, 见到里面的场景后愣了一下。

    许多气球漂浮在房顶,门边还有一个玫瑰花拼出来的爱心图案,隐约还能看见桌上放着几瓶红酒和玩偶。

    典型的求婚现场。

    褚鹰的脸色难得精彩,眼睛微微眯起,眉头紧蹙, 满脸困惑。

    宿艺终于忍不住,抵到他肩上,低低地笑。

    褚鹰偏头望去,她头发随着动作微微晃动,发间的香味更加明显, 还时不时露出耳朵一角。

    他曲起手, 在宿艺脑袋上轻轻拍了两下:“助理订的, 别笑。”

    命令的语句,带笑的语气。宿艺起身,笑得更开心了,先一步进了房间。

    结果一进去就觉得不对。

    这套房,怎么有两间卧室!!!

    她先去看了上边那间,床上空空荡荡,就是普通的卧室,而另一间床上撒着玫瑰,还放了一对拥抱着的小熊。

    所以到底为什么是双卧室?!

    果然,褚鹰一进来就问:“想睡哪间?”说完,他还分别进去看了看,然后道,“这间能看到全景。”

    哪间不重要,重要的是想睡你啊。

    宿艺眼巴巴地看着他把自己行李箱推进能看到全景的那间卧室。

    褚鹰出来,见她还站着:“怎么了?”

    话在嘴边转了半天,出口却是:“手机丢了,怕吴雪找不到我着急。”

    褚鹰把手机递给她。

    之前她看过一个热搜,说是因为现在的手机绑定了各种支付方式,很多男人都不给女朋友翻手机了,当然,部分男人手机里还有跟别人的暧昧短信……之类的。

    但褚鹰每回都二话不说,解锁就往她手里塞,眼睛都不眨一下。

    宿艺没接:“我不记得吴雪的电话号码了。”

    “我手机里有。”

    宿艺一愣:“你怎么会有?”

    褚鹰道:“她不是你经纪人?之前给我打过电话,顺手存了。”

    她喔了声,心底窃喜,把手机接了过来。

    之前存号码的时候,她是直接在按键那儿存的,没有翻通讯录,现在打开才发现,褚鹰的通讯录非常简洁——除了她,剩下的联系人备注都只有一个字,而且数量不多,不像宿艺,记不清号码,认识的人还多,通讯录能划十来下。

    虽然联系人少,但她还是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吴雪的电话。

    ……因为褚鹰给她的备注是个“经”字。

    她到了阳台。

    吴雪接得很快:“褚总您好,有什么事吗?”

    “小雪雪。”

    对面的语气马上就转了个大弯:“你可终于联系我了,我还以为你真被褚总卖了,正准备拨110呢。”

    宿艺压根不信:“是吗,我怎么瞧你接褚鹰电话时还挺友好的。”

    “不然我朝他破口大骂?那不但找不回你,我还要丢工作,得不偿失,”吴雪说完,问,“说吧,你一天不接电话做什么去了,玩儿嗨了?”

    “玩得是挺嗨的,”宿艺靠在栏杆上,看着风景,笑眯眯道,“但不是不接你电话,我手机掉水里去了。”

    “啥?”吴雪顿了一下,“掉水里,捡起来擦擦再用啊。”

    “捡不起来,掉到游乐园的河里去了。”

    “……”吴雪道,“你不能联系工作人员帮你捞捞?你好歹是个明星,手机怎么能随便丢?”

    “是个乘船游戏,有个沉进海底的特效,你知道的,我有深海恐惧症,想起来的时候都到外头了,”宿艺道,“没事,不会被发现的,发现了也没事儿,我手机里很干净,连自拍都没几张。”

    吴雪在那头絮絮叨叨说了半天,宿艺听得都困了,回头看了眼房间内,里面的人刚好做了个耸肩放松脖子的动作,手臂上的肌肉随着动作若隐若现。

    她瞌睡马上跑没影儿了,收回视线,道:“行了小雪雪,我要挂了,你先帮我去买部手机吧。”

    “这么急,我都还没说完呢,”吴雪啧了声,问,“买哪款?”

    “都行都行。”

    丢下这句话,宿艺火速挂了电话,转身进了房间。

    褚鹰坐在沙发上,正在削苹果,见宿艺来了,顺手伸到她嘴边:“打完了?”

    宿艺咬了口苹果,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把手机递了回去。

    她坐到褚鹰身边,拿遥控器开了电视,里面在播美女与野兽。

    宿艺对童话没什么兴趣,歪着脑袋靠到褚鹰肩上,道:“我们开瓶红酒?”

    褚鹰垂眼看她:“想喝?”

    宿艺忙不迭点头。

    褚鹰收回目光,拒绝:“不行。”

    “???”

    “说了,你酒量太差。”

    “喝红酒不会醉的,”宿艺辩驳道,“而且我酒量很好,以前跟剧组一块吃饭,没人能灌醉我。”

    她虽然不去饭局,但每回电视剧的开机宴和杀青酒是怎么都躲不掉的。

    褚鹰敛眼:“经常被灌?”

    “还好,”宿艺道,“上回有个制片人,敬了我好几轮白酒。”

    褚鹰见识过她的酒量,别说白酒,啤的喝一圈下来都能发酒疯,他不说话,静静地等下文。

    宿艺笑容狡黠:“你猜我怎么应付他的?”

    褚鹰非常捧场:“嗯?”

    “我喝两杯,就去一次厕所,催吐,”她想了想,“去了四五回吧,别的女明星催吐都是为了减肥,我不是,当时就是为了喝趴他,后来他直接喝晕在地上了,还带打滚的,别提多痛快。”说到这,她笑得极其得意。

    褚鹰嘴边弧度已经完全消失了,状似不经意道:“哪个制片人?”

    “忘了,”宿艺道,“后来那部戏也没拍成,刚开拍没多久,他老婆就跟他打官司离婚,因为他外边有好几个私生子,法官判了他好多罚款,最后没钱撤资了。”

    说到这儿,她及时收住了话头,她是来睡他的,又不是来讲故事的!

    套房里只有一间大浴室,她坐直身子,晃了晃手中的苹果,道:“你先去洗澡?我苹果还没吃完。”

    褚鹰从他的黑色运动背包里拿了套衣服就进了浴室。

    宿艺赶紧蹑手蹑脚的回了房间,打开行李箱,把她挑了一晚上的睡衣拿出来,还拿出了用旅游便携小瓶子装的沐浴露。

    她把睡裙放在沙发上,浴室刚响起水声,她就小跑着过去,偷笑着敲门。

    水声停了:“怎么了?”

    “说了要给你带我的同款沐浴露的。”她认真道。

    里面传来脚步声,男人拉开门,露出大半胸膛,下面裹着一条浴巾,身上水迹满满,从他的胸膛处滑落,掉进了浴巾里,不见尽头。

    大半天过去了,面前的人还拿着一个小瓶子,盯着他的上半身在发呆,褚鹰似笑非笑道:“嗯?”

    宿艺回过神来,捂住自己的鼻子,刚刚想好的话全都忘得干干净净,把沐浴露往他手里一塞,飞快的转身走了。

    她以前从来不吃肌肉男这一口。

    遇到褚鹰之后就吃了,他的身材是非常标准的倒三角,肌肉匀称有力,跟她之前那位肌肉比脑袋大、说话自带变声特效的健身教练一点都不一样!

    仔细一想,好像她那位gay友化妆师肌肉也非常夸张。

    ……看来她以前不吃肌肉男是有原因的。

    浴室,褚鹰把小瓶子随手放到了盥洗台上,视线一转,发现洗手台边摆放着许多小盒子。

    每家酒店都会在浴室放一些计生用品,但此时台上的这些……看起来有些多了,一猜就知道又是助理的“贴心举动”,一共两个牌子,其中一个牌子还有许多个种类。

    他想了想,收起大半盒子,塞进了盥洗台下边的柜子里。

    洗完澡,刚拉开浴室门,就见宿艺站在门外不远处,怀里抱着睡衣和一堆瓶瓶罐罐。

    褚鹰这回知道她那大箱子里装的都是什么了。

    宿艺有些紧张,她刚刚原本想打电话寻求场外援助,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褚鹰的锁屏密码,早知道刚刚就不挂这么快,先跟吴雪讨教讨教了。

    褚鹰走上前,道:“发什么呆,去洗吧。”

    许是刚刚洗完热水澡,男人的声音磁性十足。

    宿艺走进浴室时腿都是软的。

    进了浴室,她抬头看了眼镜子,发现自己脸颊两边红彤彤的,看上去活像吃了春/药,

    算了,反正没差,褚鹰对她而言就是会行走的春/药。

    她洗得格外仔细,把头发吹干后,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带进来的一箩筐东西,开始纠结。

    抹不抹身体乳?这东西也不知道能不能吃。

    她纠结了好一会儿,刚下定决心,拿起身体乳时,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异样。

    “…………”

    客厅。

    褚鹰正准备打电话给助理,褚溪的电话就进来了。

    “哥!”褚溪声音极大,“我反对这门亲事!!!”

    褚鹰:“?“

    “你和宿艺在一起了吧?!”褚溪道,“我看到新闻了,你两现在在迪士尼呢!”

    褚鹰语气淡淡:“然后呢。”

    “不行,我不喜欢她,我不要她做我嫂子,”褚溪在那边嗷嗷叫,“哥,你忘了吗,她脚踏两条船欸!梁博,还有那个什么狗屁大亨……”

    “褚溪。”

    “干嘛?我还没说完。”

    褚鹰道:“那个大亨是我。”

    “…………”

    “你之前说,爸停了你的卡?”褚鹰语调不变,“这几个月省吃俭用吧。”

    褚溪刚想求饶,就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褚鹰。”

    褚鹰转头,看到宿艺垂了个小脑袋出来,正一脸无助的看着他。

    “怎么了。”

    宿艺表情古怪,她在心里琢磨了半天,找了个委婉的说法:“我……我流血了。”

    褚鹰当即挂了电话,站起身就要走过去:“给我看看。”

    “不不不行!”宿艺瞪大眼,赶紧摆手,“你不能看!”

    褚鹰表情严肃:“我包里有止血用品。”

    “不是不是!”宿艺没法,见他马上就要进房间,大喊一声,“我,我亲戚来了!”

    褚鹰停下脚步,仍是没懂:“哪个亲戚?”

    这人是木头吗?!

    “……姨妈那辈的。”

    褚鹰这下懂了。

    鹰队今天的表情,比他之前几年加在一块都要丰富。

    他第一次出现手足无措的情况,在原地愣了半晌,才问:“需要我做什么?”

    “……我没带那个,”她之前的经期一向比闹钟还准,偏偏就在这个月,提前了整整四天!

    她继续道,“你能不能……”

    褚鹰马上回身:“我去帮你买。”

    宿艺出声叫住他:“等等!”

    她回到浴室里,从挎包里找出什么,回到门前,向他招了招手。

    褚鹰走过去。

    宿艺道:“手给我。”

    褚鹰伸出手掌,没一会,就感觉手上刺刺麻麻的。

    “好了!”

    他收回手,看了一眼。

    掌心有一行小字,字迹娟秀大方。

    “七度空间少女系列,纯棉表面,夜用275mm”

    末端还画了一个小小的爱心。

    **

    鹰队站在琳琅满目的商品柜前,陷入沉思。

    周边站着的都是女生,各式各样的目光聚集在他身上。

    左边的导购员终于看不下去了,上前道:“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吗?”

    褚鹰抿唇,犹豫片刻,朝她摊开了手掌。

    导购员看完后,忍着笑,把商品放到了他手上。

    回酒店路上,手机响起,助理毕恭毕敬道:“褚总,方才有一组您和宿小姐的照片被放上了网络,需要采取法律手段吗?”

    “照片已经处理了?”

    助理忙道:“还没有,我现在就去处理。”

    “不用了。”

    助理挂电话的手停在半空,想了想,不确定道:“您的意思是……”

    褚鹰语气如常:“哪些新闻需要处理,哪些不用,能分清吗?”

    助理马上点头:“能!”

    回到酒店,宿艺裹着浴巾来开的门。

    她接过男人手上的塑料袋,一溜烟跑进了浴室。

    褚鹰失笑,坐到沙发上,刚拿出手机就看到褚溪发来的一连串信息。

    褚溪:“哥,你太让我失望了!你居然也是个看脸的男人!”

    褚溪:“就算不给我零花钱,我也要说!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若琳姐吗?!”

    褚溪:“[我反对这门亲事.jpg]”

    他正准备关上对话框,身后传来宿艺的声音:“在聊天?”

    在褚鹰去超市那段时间里,她已经缓过来了——姨妈赶也赶不走,还能怎么办,认了。

    机会多得是,下次她一定要霸王硬上弓!

    她绕到沙发上,蜷缩着身子坐着。

    “嗯,跟我妹。”褚鹰看她表情不太对,问,“不舒服?”

    宿艺点头,糯糯道:“小腹有点疼。”

    她小时候身子没调理好,姨妈期经常会腹痛。

    褚鹰挑挑眉,作势要起身,被旁边人拉住:“去干嘛。”

    “再去趟超市,”他道,“买个热水袋。”

    “不要,”宿艺说,“别去了,没多疼。”

    “不远。”

    “真没那么严重,”宿艺说完,像是忽然想到什么,眼底的狡黠一闪而过,她轻咳一声,继续道,“其实不一定要热水袋,还有个办法。”

    褚鹰道:“什么办法。”

    宿艺抬头,可怜巴巴地看着他,牵着他的手晃了晃。

    “你给我揉揉。”

    ……

    宿艺穿了一条刚好包住臀部的短款牛仔裤,上身是那条精挑细选的黑色蕾丝睡裙。

    男人的大手按在她的腹部,小幅度的揉着。

    她躺在褚鹰腿上,一脸满足地勾唇盯着他。

    感受到目光,褚鹰腾出一边手捂住她的眼睛:“看什么。”

    宿艺拂开他:“我躺着无聊。”

    话音刚落,马上收获了褚鹰的手机x1。

    解锁页面一开,就是一个微信对话框。

    因为手机的主人一直没有回复,褚溪的信息就一直停留在页面上。

    宿艺看着这几段话,眉梢一挑。

    她打开百度,迅速搜了个表情包。

    褚鹰:“[人家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岂容你这妖怪来反对?.jpg]”

    发完表情,她才抬眼问:“若琳是谁?”

    褚鹰皱眉,努力回想了一下,半天才开口:“好像是小时候住在附近的邻居?”

    宿艺这才满意。

    褚溪:“?”

    褚溪:“哥,女人看女人很准的,你一定要相信我。”

    褚鹰:“女人?你这身板子,顶多算个高中生。”

    褚溪:“???”

    褚鹰:“我是你未来嫂子。少看点连续剧,多做做练习题。”

    褚溪:“哈,你太看得起自己了吧,我已经上大学了!你别以为现在跟我哥在一起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以为你以后能进我家门?[好大的口气.jpg]”

    褚鹰:“[熏死你熏死你.gif]”

    褚溪:“……”

    听到笑声,褚鹰低头想说什么,见到下面的景色,登时顿住了。

    宿艺把头发全拨到了一边,睡裙的领子松松垮垮,隐约能看到里面黑色的胸衣带,前边一大片美景呼之欲出,左胸上方还有颗痣,跟白色的肌肤相互衬托。

    感觉到小腹上的手停了,宿艺把手机挪开,露出一双微微上翘的眼睛,表情疑惑。

    褚鹰收回视线,继续揉着,心底有股邪火正暗暗滋生。

    宿艺全然不知,告状道:“你妹妹好皮,在给我放狠话呢。”

    褚鹰笑了:“什么狠话?”

    宿艺把她的话原原本本的念了出来,然后问:“我可以怼回去吗。”

    她其实已经怼回去了。

    褚鹰道:“可以。”

    宿艺这才满意了,边敲屏幕边嘀咕道:“那我可怼了,你以后可一定得娶我,不然我会很丢人的。”

    褚鹰终是没忍住,盯了她半瞬,忽然抬手抽走了她的手机。

    宿艺没反应过来,眨眼道:“……做什么,你该不会这么快就反悔了吧?”

    褚鹰不答,把手机丢到沙发扶手的缝隙里,手伸到她颈后,把她拖高。

    然后吻了下去。

    宿艺这回反应得很快。

    她之前算是吃了不少亏——这男人每回都是蜻蜓点水、撩完就跑。她马上伸手,环住褚鹰的脖子,加深这个吻。

    褚鹰这次也没浅尝即止的意思。

    他轻吮两下,然后撬开她的牙关,长驱直入。

    宿艺马上就被吻得七荤八素,手软的环不紧男人的脖子,只能无力地撑在他的胸膛上。

    足足过了两分钟,这场吻才被沙发缝里传出的手机铃声打破。

    褚鹰放开她,怀中的人头发凌乱,两颊粉红,嘴唇红肿,活像是刚被蹂躏过。

    他起身,哑着嗓子:“我去厕所。”

    直到浴室门被关上,宿艺才稍稍回过神来。

    她做了几下深呼吸,嫌旁边的手机太吵,拿起来准备调成静音。

    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是“褚溪”。

    她眉梢挑起,调静音的手拐了个弯,划向接听键。

    褚溪:“哥!你看到聊天记录了吗?!她简直不能再嚣张了,进门来一定会气死我……和妈的!”

    “小妹妹,”宿艺声音酥软,一听就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这个时间,大人们都要做些别的事情,你要有什么意见,明天再来吧,乖。”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