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这位记者,”宿艺扬唇,道,“麻烦下次打采访稿时审审题,我一直都说得很清楚,我喜欢的对象是圈外人。好了,这个话题到此为止,后面我只会回答关于电视剧拍摄方面的问题。”

    记者并不气馁:“你不说是谁,我怎么能相信你不是炒作呢?”

    这回宿艺笑容不太友好了,无视吴雪在身后拉她衣摆的动作,道:“我要你的相信做什么?”

    记者的表情有些尴尬,改口道:“我是指你的粉丝们。”

    “你什么时候成我的粉丝代表了,”宿艺嗤笑道,“我粉丝挺相信我的,就不劳你操心了。”

    其他记者纷纷安静如鸡,录音设备立得比脸都高。

    采访结束后,吴雪试图去亡羊补牢。她的艺人闭着眼在上妆,悠悠道:“别去了,有那时间,不如想想晚饭吃什么。”

    平时吴雪对她饮食上管理比较严格,入了剧组就不一样了,拍戏时不论她怎么补,每次杀青时都能瘦好几斤,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神奇的体质。

    吴雪把手机一甩:“你现在可是越来越厉害了啊,怼记者成家常便饭了?”

    “你没认出来?”宿艺道,“刚刚那个,就是之前给我打马赛克,说我走光的记者。”

    吴雪问:“当时这么多媒体,我怎么认得出来?话说,你怎么知道是他?”

    宿艺哼笑一声:“我当然是去查过了。”

    ……可以说是非常记仇了。

    化妆师正帮她描着眼线,化妆台上的手机响起,她挣扎着眯开眼缝看了看手机界面,赶紧抓住化妆师的手:“美女姐姐,我回个信息,咱们再继续化,成吗。”

    因为路途遥远,来回吃住都要钱,宿艺没带化妆师来,剧组给她安排的是一个化妆老手,宿艺以前来上海工作时也让她帮忙化过妆。

    化妆师笑着耸耸肩:“你随意。”

    宿艺刚想伸手去拿手机,安璇动作比她还快,先一步把手机送到她手里。

    昨晚她和褚鹰聊到十二点,现在想想也没聊什么,她一直在问他在部队的趣事,嫌听语音太麻烦,直接给他打了个电话——这也是她昨晚没睡好的一大原因。

    对方声音低低沉沉,叙事简洁,她听的津津有味。

    想想也是嘴痒,听完故事,看了眼时间,十二点,她就顺口问了句你要睡吗。

    然后两句草草收尾,一句晚安哽在喉头都没说出口。

    聊天框上面是宿艺一大早给他发的信息。

    宿艺娘娘:“醒啦,出门工作[今天也是元气满满的一天.jpg]”

    褚鹰:“嗯。”

    嗯???

    就一个嗯?!

    她想了想,对着镜子拍了张照片。

    宿艺娘娘:“我在工作。[图片]”

    褚鹰:“好。”

    聊天……结束。

    宿艺把手机翻着盖在膝盖上:“……化妆吧。”

    化妆师给她描的妆容比较淡,眼尾的眼线微微上翘,一双媚眼勾人得很。

    她想了想,觉得不行,等化妆师上完口红,拿起手机,特地挑了个滤镜,又拍了一张。

    正准备发过去,对面先发来一张图。

    图上,男人穿着一身白色t恤,短裤,像是刚跑完步,衣服前襟有点湿。

    他嘴唇上翘,后面跟着一句:“刚运动完。”

    宿艺没头没尾的回了句:“一起吗。”

    褚鹰:“好,等你杀青。”

    宿艺很想说,我说的运动和你说的,可能不是一个类型。

    她咽咽口水,先保存下照片,然后把手机捂紧,一副生怕身边人占便宜的表情。

    拍摄不能等,宿艺只得可怜兮兮地跟他发句“一会联系”,乖乖把手机放好继续化妆。

    化妆师道:“我是真喜欢给你化妆,画坏了也好看。”

    “……别,”宿艺说,“画坏了李敏看得出来,会赶我回来重画的。”

    化妆师忍俊不禁:“我知道,放心吧,妆容我和编剧导演之前商量过,一定给你画得美美的。”

    在上最后一步定妆前,宿艺进去换了服装。

    她在《暗涌》中的角色是上等名/妓,专门服侍有名有权的男人,名叫萩姬,靠买卖消息挣暗钱,后来遇见了男主,两人相遇还算美好,错就错在她的出身低贱,早就错过了最好的年华。最后男主跟清纯女主恩爱一生,而她在为男主传递消息时被发现,被一枪崩死了。

    她出场的服装是一身蓝白色旗袍,上边是优美的泼墨效果,最底下还有一簇兰花。

    从试衣间出来时,就连吴雪都怔了一下。

    为了迎合角色,徐倩岚的服装是高叉旗袍,侧身直接露到了大腿根,但宿艺不是。

    旗袍把她身形完全包裹着,侧边白皙的小腿若隐若现,双手修长似藕,交叠放在腰前,配上她姣好的面容,简直就是从民国街头刚走出来的世家名媛。

    “好,”编剧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到门口,见到她明显眼前一亮,“简直……完美。”

    他对这个剧本非常上心,今天已经在片场里转溜了好久。

    徐倩岚刚好也从公共化妆间出来,编剧看了她一眼,这个凭空冒出来的角色他原本是反对的,但投资方那边强硬要求,加上许多人来劝他一个配角而已也不过分,他想了想就答应了。

    她的脸像是刚做完填充,还有点肿,两人这么一对比,就像是钻石与石子,差距分明。

    编剧匆匆收回视线,对宿艺道:“走,去跟李导说说戏。”

    李敏正在安排布景,见到他们,转过身问:“看过安排表了吗?第一场戏是你的。”

    “看了,”宿艺揶揄道,“哪有人第一场戏排给配角的。”

    李敏说:“所以你给我表现好点,这场戏直接关系着我今天一整天的拍摄心情。”

    第一场戏是开拍的第一镜,不是播出的第一镜,这场戏拍的是萩姬从房中走到围栏,轻描淡写一眼,勾走无数男人心神。

    一切准备齐全,宿艺站在房里,深呼吸了几下。

    面前的摄影师坐在移动椅上,笑道:“别紧张,很美,随便眨眨眼男人就跟你走了。”

    宿艺笑着依言对镜头眨了两下眼。

    李敏在下面拿着个大喇叭,对她吼:“先省省电,别放完了!”

    五分钟后,正式开拍。

    随着一声action,宿艺敛眼,轻手拿起桌上的团扇,抬眼那一刹,眼波流转。

    她优雅起身,指尖在耳畔轻轻一勾,才慢步走出房门。

    外面的围栏边,站着不少穿旗袍的群演,都长得还算过得去,其实以往这种突出角色美貌的戏份,群演都不会找好看的,但这部剧里的萩姬,设定是百花中最招人的那一朵,李敏和副导演讨论了一下,觉得宿艺能撑起那种效果,特意找的长相过关的群演。

    宿艺自然不负众望。

    她走到栏杆前,身子缓缓往下,坐在了栏杆上,旗袍把曲线勒得分明,底下的群演非常配合的在此时抬起了头。

    她挑准了一位,先是扬唇,紧接着举起团扇,倚在嘴边,挡住了弧度。

    那一双弯起的水眸溢满风情,不难想象扇后的脸是多么妩媚动人。

    吴雪看着围在镜头后的演员们,心道,看,这就是老娘手下的王牌。

    其他人暂且不说,就说程安安,整张脸都已经看红了。

    “cut!”

    李敏一声喊下,“过了!”

    宿艺听到这句话,快速起身,虽然只是二楼,但这栏杆比较矮,她坐上去的时候仿佛随时都会摔下去,吓人得很。

    她扶着栏杆,朝下边吼:“等我,我下去看一遍回放。”

    她慢步走下阶梯,踩着黑色低跟鞋小步地跑到镜头前,重新把回放看了一遍。

    看了两眼,她蹙眉:“这里我是不是没有处理好?”她指着自己指尖的动作。

    李敏于是也跟着看了一遍,的确,宿艺勾发时,指尖有些生硬。

    “如果弄点兰花指之类的弧度,会不会更好?”宿艺自言自语完,道,“再拍一次吧。”

    说完,她转身又上了二楼。

    程安安感慨:“艺姐真的……好棒啊。”

    李敏表示赞同:“的确。”

    这一次,宿艺终于算是满意了,人群围在一起实在是热,她看完后赶紧往后退了几步,手上拨弄了一下耳坠。

    褚鹰就在远处这么看着,小女人表情茫然地在捏着耳垂,与刚才风情万种的模样判若两人。

    然后,她像是想到什么,小跑到助理身边,拿过手机。

    没两分钟,他手机就响了。

    这么一个女人,实在让人难以抵抗。

    他突然想起昨天在车上,她说喜欢越野车。

    他当时是真的,想给她买一辆越野车。

    下一场戏没有宿艺的戏份,她坐在李敏身边,闲闲地看着工作人员布下一场景。

    虽然知道来信息会有声音提示,但她还是忍不住隔十秒看一次手机。

    正当她准备再次点亮手机屏幕的时候,忽然一只大手出现在她眼前,像是怕弄坏她的妆容,轻轻地、慢慢地盖住了她的眼睛。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