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6章 第十六章
    宿艺在车上的时候就存了这里的地址。

    大多人都喜欢逛大商场,品牌多,东西好,但宿艺不是,她反而更喜欢这些街头小巷。

    而褚鹰是直接与逛街这两字绝缘的人。

    有那时间,他情愿多跑几圈,敛眼却看到宿艺眼底那点点光亮。

    逛就逛吧。

    宿艺左右转着脑袋,走出跌打馆,直接进了对面的杂货铺。

    然后带回来两根可爱多。

    她把两根举到褚鹰面前:“你喜欢吃巧克力的,还是草莓的?”

    褚鹰眉头皱成一个不太明显的川字,脸上的拒绝显而易见。

    刚想开口,就见面前的人眼睛紧紧盯着右边的巧克力味,一副生怕被他选走的模样。

    右手一空。

    男人拿过那根巧克力味可爱多:“走吧。”

    宿艺:“……”

    冰淇淋已经是幼时的记忆,再吃时,味道已经精进了很多,褚鹰咬了一口,嘴里冰冰凉凉的。

    想起宿艺吃麻辣烫时挑的那一篮子蔬菜,褚鹰道:“冰淇淋热量很高。”

    宿艺下意识的撅起嘴:“我知道。”

    她把冰淇淋的包装剥开,也不吃,拿着手机拍了一张照片。

    有意无意的拍进了身边人的皮鞋。

    拍完照,宿艺拿小勺子舀了满满一勺冰淇淋,然后把剩余的丢进了路边的垃圾桶里。

    她把口罩拉到下巴,小心翼翼地,一口一口舔起勺子里的冰淇淋。

    褚鹰看得想笑,看着她这幅吃样,连带嘴里的冰淇淋都美味了不少。

    宿艺问:“刚刚那位跌打师傅是你朋友吗?”

    褚鹰:“嗯。”

    “也是你的战友?”

    “不是,”褚鹰说,“偶然间认识的。”

    宿艺眼眸一转:“出任务的时候认识的?”

    她还真猜对了。

    这位跌打师傅原先的店面,可算是他们那小镇的第一大店,学徒多,手艺好,很多城里人不远千里坐车去那边找他按按。结果小镇遭遇了一场泥石流,不仅把店弄没了,还把人困在里面了。

    好在没困多久就被救援人员救出来了,褚鹰就是当时那支救援队的队长。

    褚鹰没答,宿艺也没再问,吃完冰淇淋后她就马上把口罩拉起来了。

    他们两人个子高,加上褚鹰穿着一身格格不入的西装,在人群中极为显眼。

    路过一家装修粉嫩的饰品店。

    宿艺先转了弯进去,褚鹰顿了半晌,也跟了进去。

    店面很小,过道里停一个人就占了大半位置,得侧着身子才能通畅,两人距离太近,店内空气也不通畅,褚鹰能清楚闻到宿艺身上淡淡的清香,什么味道他说不上来,但是很好闻。

    宿艺拿起一个发箍,对着镜子带上,然后转过身问:“好看吗?”

    发箍是兔耳设计,褚鹰反应过来时,已经在脑中把昨天直播里的她回想了一遍。

    他点头:“好看。”

    宿艺笑着又带上另一个款式的熊耳朵,问:“哪个好看一点?”

    褚鹰安静了一会儿:“不知道,”他拿起被放回去的兔耳朵,放到刚刚服务员塞到他手中的小篮子里,“都买。”

    结账时,褚鹰举动自然的结了帐。

    宿艺当下就把兔子发箍戴上了。

    收到两个十二块钱的发箍,比她拿到第一个代言时还要开心。

    刚走出店铺没多久,褚鹰的手机响起。

    “接个电话。”

    宿艺点头:“好。”

    褚鹰拿着手机去了较为安静的地方,宿艺在原地等他,也掏出手机,果然,上面已经有几个吴雪的未接电话了,还有许多条微信。

    吴雪:“你不在家???”

    吴雪:“ok,你很棒棒,梁博的事还没处理,又冒出一个神秘男子。”

    吴雪:“回我电话。”

    正想着要回什么,就发现有几个人停在了自己身前。

    她抬头一看,是三个男人。

    还是三个杀马特,紧身裤,一排耳钉,格子外套,没一个人头上是黑色的,还都比宿艺矮,一点堵人的气势都没有。

    “小兔子,”最中间,黄头男笑嘻嘻叫她,“一个人?”

    这年头,还有人敢大白天的,当街耍流氓?

    宿艺面色不变:“不是。”

    “哦,是不是都无所谓。”黄头男朝身边的绿头小弟勾了勾手指,绿头小弟得到指示,马上低头,在自己包里使劲掏着什么。

    ……

    褚鹰回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宿艺被几个男人围住的模样。

    他敛下眉头,快步上前。

    才走近他们,黄头男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真的吗姐,那样真的可以进大店?”

    因为戴着口罩,女人的声音闷闷的:“爱信不信。”说完,她转身就想走,被后面旁边的人虚拦住了。

    “别别别,姐,我们听您的,您再给我们说说。”

    宿艺哼笑一声,转身继续道:“去了美发学院出来,一开始当然是当不上理发师的,先给别人洗头,拿外快,过了半年一年,资历够了,就会让你跟在理发师身边当学徒……”

    她说得流畅自然。

    几个男人乖乖听着,时不时来几句“原来是这样”、“姐你真厉害”。

    “叫谁姐呢?”宿艺挥挥手,“说完了,你们走吧。对了,把这个宣传单也拿走。”

    拿回理发店宣传单,几个男人千恩万谢的转身走了。

    褚鹰目睹完全程后,才抬腿慢悠悠的走过去。

    见到他,宿艺又是一脸笑,已经完全没了刚刚那幅女大佬的姿态。

    她只字未提刚刚的事,褚鹰走了几步,问她:“你是多大开始接触拍戏的?”

    “二十,”宿艺听见这个问题,也想起来某件事,转过头问,“你今年多少岁?”

    褚鹰:“二十八。”

    宿艺放慢脚步,掰着手指算了一下。

    褚鹰侧过头:“怎么?”

    算出数字,宿艺笑眯眯的摇头:“没有。”

    逛了不到一个小时,褚鹰的电话响了七八回。

    两人从点心店两手空空的出来时,他的手机再次响起。

    褚鹰也没再避着宿艺,他径直接起,语气不是太好:“一个项目需要给我打这么多次电话,让我非常怀疑你们的工作能力。”

    他做惯了发号施令的事,说这种话时,语气里不自觉就严厉许多。

    电话里的员工听得想哭,身边的宿艺简直都要被他这语气迷晕了。

    熟悉的语调,跟当年如出一辙。

    她扬着嘴角,四处望着,想看看还有没有能逛的店铺。

    街上虽然铺子多,但都是有店面的店家。

    现在管得严,地摊已经几乎灭绝,要出现也得在深更半夜了。

    所以不远处的一家地摊,在这条街上显得非常突兀。也不能算是地摊,一个老奶奶,和一台手推车,上面摆着很多饰品,旁边有个“一个3元”的小牌子。

    车前围着两个城管。

    宿艺敛下嘴角,毫不犹豫地大步走了过去,头上的兔耳朵随着她的步子一抖一抖的,从背后看可爱得紧。

    电话里的人急切道:“喂,喂?boss,您还在听吗?”

    褚鹰直接挂了电话,紧跟上前面的女人。

    老奶奶两手并拢,作出祈求的姿势,嘴里念念有词在说着什么。

    宿艺走近就听清了。

    “没办法啊,我真的没办法,”她头发凌乱,眼边湿意明显,“我孙子要上学,家里没人了,就我了,我每个月拿的钱只够我们吃饭的,不上学,他以后可怎么办呐?”

    城管是两个小伙子,他们表情为难,其中一个道:“奶奶,我们也没办法,这规定了不能这样摆摊子的。”

    “我不走,”老奶奶说话声音很小,“我不能走的,小伙子。”

    两个城管哑然,他们低声商量了一下,两人凑出了五百块。

    “奶奶,你拿着这钱,赶紧收摊子吧。”

    “奶奶,你孙子多大了?”一个闷重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三人望去,是个高挑的女人,戴着个大口罩,打扮随意却精致。

    老奶奶愣愣道:“我孙儿二年级了。”

    宿艺从城管手中拿过不知记录什么的小本子,撕下一页白纸,又夺过笔,唰唰在上面写上什么。

    “老奶奶,这是地址和电话号码,”宿艺走上前,把白纸递到老人手中,“您联系上面的人,说是我让您来的,这是我的名字,”她指着下面的两个字,道,“她会给您孙子安排学校,免费的,不用钱。”

    老奶奶一愣:“免费的啊?”

    “对。”宿艺帮她把牌子收好,“您现在就赶紧回家,把孙子上学要准备的东西都收拾好。”

    老奶奶惊讶又犹疑:“小姑娘,你不是故意想把我骗回去吧?”

    “不是,老奶奶,她是个明星,”其中一位城管认出她来,“很厉害的,她说可以,就一定可以。”

    老奶奶眼泪流得更凶了:“真的?谢谢你啊小姑娘,真的谢谢你,我给你磕个头吧……”

    宿艺吓住了,她还没来得及伸手拦,身边的人先一步把老奶奶扶了起来。

    “您家住哪,”褚鹰把挂在车头的饰品一个一个收到推车里,道,“我们送您回去。”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