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64章他们来了
    进入小院秦风才现这座院落别有洞天,从外面看是一栋小院子,但是进入里面才现十分的幽深。穿过外面几间瓦房,越往里面走越宽绰,原来这个小院背靠着小孤山,山上树丛茂密,还有一条天然的泉眼,不断喷涌着山泉水,潺潺流下来。小孤山的石洞经过修整,作为清修的所在。每个石洞里面摆放了简单的家具和生活用品,另外就是一些经文之类的书籍。
这地方倒是很适合闭关清修,什么时候心情烦躁了,想清静几天,真的可以在这里住一阵子,每天打坐、读书、念经,吃点素斋,喝点山泉水,很适合修身养性。木心大师还真是会选地方,在这风景如画的地方闭关清修,一心修道,不问红尘,人的心境自然是不一样的,秦风不由都有点羡慕这个老和尚了。
“两位请坐,我先给你们看茶,然后在进入后山请师父出来。”小沙弥智通说道。
天地龙点点头,说道:“好吧,好久没有喝过小孤山的山泉水泡的清茶了,正好有点口渴。”
智通唤来一个年龄更小的小沙弥,吩咐道:“智宇,快去,给龙师兄和秦局长烧水泡茶,泡最好的茶,知道吗?”
“知道了智通师兄,我这就去,两位请稍等。”智宇双手合十施礼道。
这个小沙弥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长得眉清目秀,秀气得像个女孩子,说话的声音也像女孩子。施完礼转身就往一间柴房走去,很快柴房的烟囱里就冒出袅袅炊烟。秦风忍不住心想,这么小就入了佛门,没有在尘世里历练过的人,不懂世事,真的能修道成佛吗?
智通匆匆往后山赶去,秦风和天地龙在石凳上坐下来静等,拿起桌上放着的《心经》默读了起来。心经其实很短,只有267个字,读一遍不需要多少时间,但是每读一遍感受是不一样的,心境也不一样。秦风默读完一遍,心情果然好了不少,心里安静了许多,那股焦虑和恼怒减轻不少。
“秦局长来找木心大师调查什么案子?木心大师一心向佛,怎么会跟案件有什么牵连呢。”天地龙问道。
秦风解释道:“不是木心大师与案件有了牵扯,而是我有些问题需要咨询大师。”
“哦,原来如此。据我所知,木心大师出家之前也在政府部门工作,可以说是年少得志,平步青云,28岁就做到了正处级干部,31岁副厅,在地级市担任副市长,而且很有希望接替市长。在当副市长期间一次外出考察,与一位得道高僧一夜长谈后他突然痴迷上了佛学,仕途失去了动力,因此放弃公职转考佛学院,成为得道高僧。”天地龙介绍道。
这么神奇?木心大师这段经历引起了秦风强烈的兴趣,这老和尚还真是不简单,不仅懂巫术,会武功,居然还当过副市长,31岁就干到副厅级,可以说是奇才了。
“两位施主请用茶。”小沙弥智宇端着一个托盘进来,托盘里放着两杯盖碗茶,十分恭敬地放在石桌上。
秦风和天地龙端起盖碗茶,揭开盖子,一股浓郁的茶香扑鼻而来,芳香四溢,果然是好茶啊。
“真是好茶,小师父,有劳了。”秦风客气地说道,低头抿了一口,一股醇香在唇齿间流淌。
智宇施礼道:“两位请慢用,师父很快就回来,有什么事随时吩咐。”
说完智宇就出去了,天地龙和秦风一边喝着茶,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
智通去了很久,木心大师也没见人影,这老和尚在后山的山洞里不知道鼓捣什么名堂,居然把两人晾在这里半天不露面。秦风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五点中了,喝了一肚子茶水,肚子都有点饿了。
天地龙也很焦躁,站起身在石洞里走来走去,坐卧不宁,不时抬起手腕看时间。
“两位,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木心大师姗姗来迟,总算是回来了,进来就施礼致歉。
几个月不见,木心大师精神看起来有点萎靡,不如上次那么精神,脸色也有些黑,似乎营养不良的样子。秦风注意到,木心大师的脚上沾满了泥土,僧袍上还被树枝划破了一道口子,这样子不像是在闭关打坐,倒像是刚从山里打猎回来。
木心大师认真打量秦风一眼,眼睛还是那么炯炯有神,看着秦风点点头,嘴角颇有深意地微微一笑。
“师父,可算回来了,我有急事找你。”天地龙顾不上去关注这些,不等秦风跟木心大师打招呼就迫不及待地说道。
木心大师皱眉,问道:“何事,如此惊慌?”
“你上次给我算的那件事灵验了,家里果然出了大事。我当时不太相信,但是这回不信不行了,还请师父指点迷津,如何才能避祸驱灾。”天地龙急赤白脸地说道。
木心大师道:“是祸躲不过,既然已经生了,再求签问卦已经没有意义。你现在要做的是解决问题,弥补过失,我帮不了你。”
“可是……”天地龙看了一眼秦风,欲言又止,思前想后说道:“这件事还需要师父出面,兴许还有挽回的余地。”
木心大师道:“我是画外之人,不理俗世,这件事我也不方便出面。不过,这位秦风施主或许可以帮到你。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你们今天能在这里相遇,就证明多少有些缘分。”
“啊,秦局长能帮到我?”天地龙吃惊地看了秦风一眼,想了想说道:“秦局长,这件事也许你真的可以帮到我。如果你能帮我度过这个难关,鄙人必有重谢。”
秦风没想到这事最后落到了自己身上,听天地龙的语气,事情应该十分棘手,可是自己能帮他做什么呢?
“你的事等会再说,现在我也有很重要的事请教木心大师。”秦风说道。
木心大师坐下来,接过智宇递过来的茶杯,喝了一口茶,问道:“还是你身上蛊王的事吧,我看你的气色,你体内的蛊王应该已经被暂时克制住了,这段时间进入沉睡期,没有再兴风作浪吧。”
“倒是没有,这次不是为了我的事,而是今天我现南华有人懂得蛊术,在一名犯罪嫌疑人身上下了蛊,几乎导致对方死亡。”秦风解释道,想起袁坤中毒时的症状,秦风也有些不寒而栗。
木心大师脸色突变,失声问道:“南华有人会下蛊?难道……难道他们来南华了?”
“他们?他们是谁?”秦风也忍不住惊讶起来,听木心大师的口吻,难道他认识这些人?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