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06章势在必行
    罗厚平列举的这十三起重特大案件,听起来每一件都不是小事,但秦风最关心的其实是几起涉枪案。十三起案件,其中有五起案件都涉及到枪支,有的是死者中弹而死,有的是歹徒抢劫警用枪。最严重的是一个多月前生在光明小区附近的一次枪战,参与人数达到了数十人,重伤两个,轻伤三个,一个死亡。这么严重的枪击案,伤者被送往医院抢救,居然在动完手术后第二天被人抢走了,看守的警察被打伤,至今还住在医院里。
罗厚平讲完案情后,说道:“秦局,杨局,这十三起案子至今仍在侦破中,其中光明小区碎尸案凶手已经锁定,并掌握了充实的证据,目前追逃中,我们已经了全网通缉令,假以时日凶手就会落网。而顾芬江畔无头女尸案也已经查明真凶,死者叫杨梅花,是四川乐山到南华打工的,凶手是她的老乡,也是她的男朋友。已侦知凶手逃往西宁,我们派了追逃小组去西宁抓捕。凶手一日不落网,就不能算结案。”
秦风抬抬手,打断罗厚平的言,说道:“罗队,有个问题问你,这十三起案件你认为有什么相同的地方没有?表面上看这十三起案件彼此都是孤立的,除了案件都生在光华区这一个共同点以外,它们内在是否有什么隐秘的联系?”
“这个……这个,前面几起案件都应该属于激情犯罪,后面几起涉及到枪支的案件共同点就是都与枪械武器有关。我仔细思考过,这可能与光华区近几年经济迅展有关,也就是跟经济利益有关。除此之外,我看不出它们内在有什么关联。”罗厚平支支吾吾说道。
秦风没有表态,看了一眼其他人,继续问道:“那其他人呢?你们有什么看法,都说出来。既然是案情分析会,那就畅所欲言,都不要掖着藏着,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巡警大队大队长党政文端起茶杯喝了口水,清了清嗓子说道:“秦局,我说说吧。作为光华区巡警大队大队长,我对光华区的社会环境和治安环境是最清楚的。几年前光华区还没有进驻这么多企业,高新技术开区也没有搞起来的时候,光华区社会环境相对稳定,治安环境也不错。但随着多家大型企业进驻,外来人口增多,光华区的各种消费也被拉动起来,社会环境和治安环境都变得越来越糟糕。
刚才罗队提到了因为经济利益生重特大案件,这有一定道理。但我认为这不是最重要的原因,最重要的是光华区逐渐产生了多个犯罪团伙,也就是所谓的黑恶势力。这些团伙披着企业经营的外衣,实则干的是违法犯罪的事。这十三起案件,起码有五起案件与这些黑恶势力有关联,背后都有他们的影子。
而光华区最大的两个经济犯罪团伙,无非是龙哥团伙和豪哥团伙,这些都是明摆着的,大家每个人都心知肚明。可是我不明白,明摆着的事情,为什么就是没人敢拿到桌面上说出来。我们是警察,难道还怕流氓吗?”
这番话一出口,在座好几个人脸色都变得很难看。秦风注意到,杨树林的脸色最难看,眼神里都有刀子,像是要杀人似的。而罗厚平分明有些慌神,低下头没敢看秦风。
终于有人说实话了,秦风在听罗厚平汇报的时候,就隐约觉察到这背后一定有某种势力的参与,否则这种没有太高侦破难度的案件,怎么会侦查半年还没个结果,一天天拖下去,难道就想这么蒙混过关吗?
秦风点点头,不置可否,看了眼治安大队大队长刘征,问道:“刘队,你是治安大队长,负责全区的社会治安工作,你来介绍一下党队长说的龙哥团伙和豪哥团伙的情况,我对他们比较感兴趣。”
刘征有些为难地看了眼杨树林和罗厚平,表情显得很尴尬,点燃一根烟说道:“那么我就说说吧,龙哥叫李玉龙,以前是光华区一个卖肉的小混混,后来因为拆迁得了一笔赔偿,就带着跟他一起混的一批人开个家货运公司,搞起了货运。李玉龙是个屠夫,打架以不要命出名,曾经失手打死过人,但他二舅是法院的法官,通过运作给他搞了个防卫过当,取保候审出来了。
从此以后李玉龙就一不可收拾,在光华区名声大噪,愿意跟着他混的人越来越多。他那个货运公司其实只有两辆车,其他都是他强行征收别人的车,每月交月钱,其实就是变相的保护费。从一个小货运公司开始,他的公司日益壮大,盘子越来越大,已经涉及到不少产业,最主要的是娱乐业。而他们的娱乐业,主要靠的就是坑蒙拐骗和色情暴力。
不管怎么说,李玉龙是达了,有钱了,道上的人都管他叫龙哥。这家伙别看是屠夫出身,但是脑子特别灵光,有钱之后他刻意结交一些有权力的人,跟这些人称兄道弟,经常混在一起。所以李玉龙团伙的人无论犯了多大的事,他都有能力摆平。最主要的是,他二舅现在是光华区的副区长,有了这个保护伞,李玉龙更加为所欲为。光明小区附近生的枪战案,背后就是他和豪哥团伙一次利益火拼。”
明白了,很多事秦风都明白了。从罗厚平介绍案情一开始,他就隐约觉察到这背后有某根线连着,只是因为不熟悉情况,所以才百思不得其解。现在终于有了头绪,这些案件大多数涉黑。如此看来,打黑势在必行。
“那你再介绍一下这个豪哥团伙吧,想必这位被人称为豪哥的大哥,也是草莽出身吧。”秦风说道。、
刘征说道:“恰恰相反,豪哥并非江湖草莽,他是一个法学研究生,平时研读各种法律,是个法学奇才。如果你第一次见到他,会觉得这个人非但不草莽,反而彬彬有礼,是一个特别有修养有学问的书生。但是当他翻脸,露出本来面目,你会现读书人原来手这么黑。可以这么说,这个人是一个人格特别分裂的人。”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