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11章聪明反被聪明误
    秦风和余昔被跑车喷出的尾气熏了一脸,心里那个气啊,正想破口大骂,后面跟着的保时捷和玛莎拉蒂也跟着前面的兰博基尼加,动机出刺耳的轰鸣声,呼啸着往里面开去,黑色的尾气又喷了秦风和余昔一脸。
秦风真想冲上去把这几个小子从车上再揪下来一顿毒打,真是记吃不记打的东西,握紧了拳头正要一个大步追上去时,余昔一把拉住了秦风,喝道:“你干啥,还想跟跑车玩赛跑,你两条腿能追上四个轮子吗?”
“这些混蛋,太可恨了。”秦风恼怒地说道,一转眼那三辆车就跑得没影了。
余昔道:“算了,都已经惯成这个德行了,教育不好了,早晚要进去吃牢饭,你就省点心吧。”
两人步行走到余震南家院子门口,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从后面开过来,在门口停下,车门打开,孙柔在一名女护工的搀扶下从车里下来。
“师叔祖,你回来得可真快。”秦风上前搀扶住孙柔的胳膊说道。
孙柔笑笑,说道:“你爷爷送我的东西呢,是不是一个小木匣子?”
“是,在家里放着呢,那小匣子看起来有年头了,以前我在家里也没见过。这东西看着很珍贵,爷爷藏得很深,连我小时候都没翻出来过,呵呵。”秦风说道。
孙柔迫不及待,迈开步子就往院子里走,一边走一边说道:“快,快拿给我看看。”
几个人陪着孙柔走进大厅,看到余震南还坐在沙上看报纸,江萍也已经回来了,坐在餐桌旁削苹果,看到秦风等人进来,眼皮微微抬了一下,脸上浮现出一点笑容,客气地说道:“小秦来了呀,你可是稀客呀,好久都不登门了。”
这话说的,好像他们家多欢迎秦风似的,其实秦风来了连饭都没得吃,谁愿意用自己的热脸帖别人的冷屁股啊。
“江阿姨好,以后我会常来的,就怕来了你们不管饭啊。”秦风一语双关说道。
江萍脸微微一红,白了余震南一眼,讪讪地说道:“怎么会呢,今天一直在忙,这不刚和杨嫂把菜买回来,今晚给你们做顿好吃的。”
“风儿,你爷爷捎给我的小匣子呢。不是说在家里吗,怎么找不见了?”孙柔早就不耐烦了,东看西看,客厅里也没看到秦风说的那个小匣子,显得十分迫切。
秦风和余昔出门前,那个小匣子就放在客厅的桌子上,可是秦风带来的四样礼都在桌子上放着,唯独那个梨花木的小匣子不见了。秦风也很纳闷,但是又不好问,只能直勾勾看着余震南,家里就他和工作人员,不可能不翼而飞啊。
“出门前在桌子上放着的,怎么找不见了。”秦风嘀咕了一句,斜眼看着余震南。
余震南也是一脸茫然,说道:“你带来的东西我动都没动过,没看到有什么木匣子啊。”
“什么木匣子?是不是一个巴掌大,老式梨花木的匣子?”江萍问道。
秦风用力点点头,说道:“对,就是老式梨花木的小匣子,那是我爷爷托我捎给师叔祖的,江阿姨你看到了?”
“噢,我以为是震南新收来的古董,帮他收起来了。你们等着,我这就去找出来。”江萍微微有点脸红了,低着头匆匆往余震南的书房走去。
秦风带来的东西,那四样礼江萍正眼看都没看一眼,唯独这个老式梨花木的小匣子她看上了。这玩意一看就有年头,起码上百年的物件,说是古董一点都不为过,到古董市场上售卖起码好几万起步。
余震南平时就好一些古董字画,江萍对此也有研究,自然看得出价值不菲。稍微把玩了一下就给收起来了,没想到这东西人家是送给自己婆婆的,闹了个大红脸。
过了一会儿,江萍双手捧着那个小木匣从书房里出来,恭恭敬敬递给孙柔。孙柔接过来轻轻的摩挲着,眼睛里闪动着泪光,十分的动容。
“奶奶,打开看看呗,里面是什么东西?”余昔的好奇心被调动了,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她很想知道秦明月送给奶奶的匣子里装的什么好东西。孙柔吸了吸鼻子,眼角掉下来几滴泪水,从腰里卸下一串钥匙,里面有一把黄铜的老式钥匙,被擦拭得黄橙橙得。
“这个匣子是我爸原本要传给我的,它是祖传的物件,距今已经有一百五十多年了,比我爷爷的岁数还要大。”孙柔说道。
果然是个老物件,一百五十年前还是大清朝呢,保存得如此完好无损,实属难得。
孙柔轻轻将小匣子放在桌子上,自己坐下来,用黄铜钥匙打开匣子,里面的物件呈现在众人眼前。里面有两本书,一本是孙家的家谱,一本是孙金针自己撰写的医经,里面记述了他生平所学,包括孙氏针法、各种古方,以及一些经典病例。
除了这两本书,还有一盒银针,几张医经黄的黑白照片,照片有孙金针和夫人的合影,孙柔小时候以及少女时期的照片,另外还有一张是孙金针跟秦明月、欧云飞以及孙柔师徒四人的合影。
这些东西对别人也许一文不值,但是对孙柔来说这简直就是宝藏,必然是孙金针过世前交给秦明月保管的。由此可见,在他的三个关门弟子中,孙金针最看重最信任也最喜欢的就是秦明月了,临终之前能将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秦明月保管,可见对他是多么的信任。
由此不难理解,为什么上次孙柔和欧云飞在秦家庄小住时,秦明月为什么没有当面交给孙柔,也是顾虑到欧云飞的感受和自尊心。师傅最信任的人是自己的师弟,对欧云飞来说无疑是一种伤害。
看到这些东西,孙柔忍不住失声痛哭,抱着匣子失神呆,整个人都陷入到回忆中,除了哭泣就是呆了,搞得其他人都手足无措,不知道是安慰她,还是说点别的什么。
秦风没想到,把这东西交给了孙柔,人就陷入到了痴呆魔怔状态,也帮不上自己说话了,估计这一天都沉浸在陈年旧事中,哪里还会关注自己和余昔的婚事。
这回可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秦风搬来的救兵也指望不上了,接下来还是必须靠自己对付余震南两口子。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