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79章放你一马
    “你真的错了吗?你秦大市长一向正确,从来都不会犯错,你这样的人怎么会错呢。”余昔调侃道:“你可是大英雄啊,人民敬仰的无敌神话,怎么会犯错误,尤其还跟一个女人认错,这可有损你的高贵身份呀。”
秦风心里暗骂,他娘的,这娘们还端起来了,真当老子怕了你了吗。秦风本身也是心烦意乱,余昔几句话已经把他的火点燃了,很想跟她大吵一架,泄一下心中的郁闷,可是转念一想,吵一架能解决什么问题呢?吵赢了又如何。这么怄气本身就不明智,像个小孩子似的非要争个输赢,那就真的太幼稚了。
“我真的错了,恳请余总饶恕,行吗?我很累,这些天连轴转,身体负荷运转,人困马乏,实在不想再消耗体力。你放我一马行不行啊,算我求你了。”秦风讨饶道。
说完这句话,秦风忽然想起来网上那个段子——我只想静静,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这段时间闹心的事太多,秦风极其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一个人好好思考一些问题。如果自己的心上人能够很温柔体贴,知冷知热的关照,不打搅他安静的思考,那就是称职的未婚妻,反之,本身就心烦意乱,未婚妻还来找事,就让人更加烦躁,从而失去耐心,好感骤降。
“我已经放过你很多次了,你当我是放马的吗?我就问你,现在哪儿混呢?”余昔追问道。
秦风苦笑了一声,说道:“我还能在哪,在市政府的宿舍,本来想看看书就睡了,你打电话过来兴师问罪,哪里还睡得着啊。”
“回来了你不来找我,我在世纪家园呢,你赶快给我死过来,我要见你。”余昔命令道。
秦风以为余昔从南华回来,怎么着也要在江州待几天,处理总公司和她家里的事情,没想到她这么着急就赶回银城了,赶紧下床,将手机夹在耳边,一边到衣柜里找干净换洗衣服,一边说道:“行,那我这就过去。我以为你在江州呢,所以那边就没过去。既然你回来了,那我这就过来。”
“好了,见面再说吧。今晚你别想睡觉了,搓衣板都给你准备好了。”余昔威胁道,同时还不忘十分阴险又得意地冷笑一声。
挂了电话,秦风换了一套干净衣服从楼上下来,走到停车位,打开自己那辆改装车,坐进去检查了一下里面的系统,车子经过保养,子弹和火箭弹得到了补充,同时还增加了几项攻击和防御功能,变得更加完美便捷。这辆车秦风这的是喜欢到了骨子里,这简直就是一个大杀器啊,有了这辆车,秦风感觉自己能攻下一座城池。
刚开车从市政府家属院出来,秦风就接到李琴的电话。看到是李琴来电,秦风就想到肯定是关系白天在市政府大楼下带头闹事的那个女人的底细。一个人无论行事再隐秘,只要被国安盯上了,几乎就没有了秘密,能查出每个人的祖宗十八代,所有行踪都会暴露在眼皮子下。
“头儿,是我。”李琴说道。
秦风开门见山问道:“事情查得怎么样了?那个叫什么小倩的女人在什么地方落脚。”
“基本上查清楚了,这个女人叫姚晓倩,以前在江州一个街道办做办事员。她是去省政府办事的时候认识的尤天亮,当时尤天亮和街道办有些业务指导,手里有不小的权力,她是想通过尤天亮获得提拔,所以就多次约尤天亮吃饭喝茶。两个人之间具体有没有交易,这个还真是不好说,反正后来街道办准备提拔她做副主任科员时,她在业务上犯了一个几乎是不可饶恕的错误,提拔黄了。这事她赖上尤天亮了,到处告尤天亮对她性骚扰,还玩弄她的感情,当时事情闹得挺大的,直到相关领导出面斡旋,才把事情压下来。”李琴说道。
秦风对这些八卦不感兴趣,不耐烦地问道:“说正题,她现在银城什么地方落脚,今天跟什么人见面了,明天还会不会雇人来市政府门口静坐集会。今天用搞活动的办法把那些老头老太太骗走了,明天不可能继续用这一招了,真要这么干,市政府就得破产,全部钱做慈善了。要想解决问题,这个女人是关键,必须让她自己出面承认,她的行为属于诬陷,为尤市长洗脱罪名。”
“她就住在龙门客栈3o2房,她那个大舅和姨妈也住那里,同时还有几个媒体的记者每天跟着他们。有人暗中帮他们结算房费和餐费,雇佣这些老年人的费用也是对方出的。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她是有人故意花钱请来制造是非,颠倒黑白的。”李琴说道。
秦风想了想,这个女人虽然是关键,可是幕后的出资人更是关键。说穿了,所有的人都是冲着赚钱来的,他们多闹腾一天就有一天的收入,何乐而不为呢。如果没有了收入,他们还有这么大的劲头找事吗?必须把这个出资人找出来。
“出资人是谁,找到了吗?”秦风问道。
李琴说道:“出资人是江州一家企业的人,叫江小白,每天姚晓倩和那些老头老太都是从他那里领工钱。我打电话是告诉你,现在姚晓倩正在跟出资人密探,他们在一家咖啡店里,似乎谈得不是很愉快。头儿,你看要不要马上将两个人控制起来,带回我们的安全屋里审查?我就怕这样一来,就惊动了幕后真正的老板,反而打草惊蛇了。”
“不管那么多了,幕后真正的老板就算是我们知道是谁,也不能动他,肯定是级别很高的官员。随便找个名义,先把姚晓倩和江小白控制起来,带回安全屋里突击审讯。”秦风命令道。
这件事其实解决起来很简单,控制了姚晓倩和出资人,事情就再也闹不起来了,可是居然让这些人折腾了这么久,市委市政府那边居然束手无策,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怎么考虑的。
“好,我现在就带入进去抓人。”李琴道:“哦,对了,你要不要参与审讯?也许能掏出点意想不到的东西。”
秦风想了想,说道:“你们先审吧,如果有必要,我再参加。不过我提醒你,那个姚晓倩是个泼妇,你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审讯她,必须给她巨大的心理压力,一旦突破了心理防线,这种人马上就会不打自招的。”
“这个您就放心吧,对付泼妇,我有一百种办法。受过严苛训练的国际间谍都不在话下,何况是一个泼妇。”李琴自信地笑了笑,说完就挂了电话。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