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00、避无可避
    狙击手在晕厥之前,张嘴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既是因为疼痛,客观上也能起到示警的作用,秦风眼明手快,在狙击手刚刚张开嘴巴出声音之前,一只手迅捂住了他的嘴巴,用力一拍,活生生将狙击手的惨叫给拍了回去。这一口气没吐出来,反而吸进了嗓子眼里,狙击手大脑严重缺氧,脑部神经瞬间混乱昏迷,人翻了个白眼,晕死过去。
这家伙如果就这么死了,实在是死得窝囊,连出惨叫的机会都没有,硬是被自己一口气给憋死的。
但是秦风可替他想不了那么多,解决了楼上这两个看守,总算是过了第一关。他从狙击手的手里取下狙击枪,端在手里审视一番,这是一杆国产js?7.62毫米警用狙击步枪。这款狙击步枪全枪质量?5.5公斤,全枪长?1o3o毫米,枪管长?6oo毫米,初?79o/秒,弹匣容弹量?5,有效射程?8oo米,射枪弹?53式7.62mm步枪弹,是目前最新式也是最高端的警用狙击步枪。
如此先进的武器,居然会出现在这里,秦风吃惊不小,要知道,警用枪支都是有备案的,尤其是狙击枪这类高端武器,不经过层层审批根本就取不出来,但是它如今赫然出现在这里,怎能不让秦风动容。
秦风卸下弹夹看了看,弹匣容弹量五,已经打了四,就剩下一子弹了。秦风蹲下来在狙击手身上翻了翻,翻到一盒子弹,数了数,是一整盒子弹,足有五十。这么先进的武器,这么多的弹药,秦风不得不再次瞠目结舌,他很想把这个狙击手弄醒,问清楚这些枪支弹药究竟是从哪里搞来的,而他又是什么人呢?他的狙击水平足以比肩一名优秀的特种兵了,这样的人居然甘愿为丐帮看家护院,实在是匪夷所思。
拍了怕这家伙的脸蛋,秦风捏住他的人中,试图将他搞醒,问清楚身份,以及楼下守卫的布局,可是费了半天劲,这家伙跟死狗一样,昏厥过去就没办法清醒,大脑严重缺氧,估计是那一口气堵在嗓子眼,陷入了深度昏迷。
既然如此,秦风也不着急追问了,抓到了韩博深和丐帮的一概高层,想问什么都能问明白,没必要在这种小人物身上过多花费时间。
给弹匣里装满子弹,将剩余的弹药装进兜里,秦风猫腰往下楼的楼梯口走去。来到楼梯口就听到楼下吵吵嚷嚷的,不断有电话打进来,也不断有人打电话出去,里面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不用问,从异地抽调的扫荡大军已经开始行动了,全城范围内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波澜壮阔的打击行动。这一夜,整个南华市的每个角落,只要有丐帮人员出没的场所都有抓捕队伍出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一一抓捕。当然,打击面只停留在城市的死角,以及丐帮人员聚集的场所,像滨江小区这种高档住宅区,搜捕大军是不会随便进出的,那会引起住宅区住户的集体反感。
但有这种高压态势已经足够形成巨大的威慑力了,丐帮的徒子徒孙们今天注定要度过一个无处安生无处躲藏的夜晚,很多人可能是在睡梦中就被人按住带走了。丐帮真正形成声势,其实主要根基和力量还是人数众多的职业乞丐和流浪汉,这些人是他们展兴旺的基础,也是他们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
至于那些已经完成华丽转身,洗脚上岸,依靠原始资本开始置业并且经营企业的高层,他们完成财富积累后开始进出上流社会,虽然上流社会对他们的习气并不赏识,但并不妨碍他们跟这些人结交。他们开始经营人脉,并贿赂腐败干部,将自己的亲戚或者亲信安插进各级党政机关,成为了丐帮的上层建筑,他们是这个金字塔塔尖的人物,也是这个帮派的智囊和头脑。
今晚聚集在这栋别墅里的人,大多是丐帮的高层人物,当他们现全城已经展开了对丐帮成员的全面清剿时,行动已经开始了,事先没有听到一丝风声,他们安插在军警内部的人员也没有透露一点消息出来,完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全城的清剿行动已经开始,不足一个小时,丐帮聚集在各个窝点的徒众就被抓了一大半。
这还得了,丐帮素来以消息灵通著称,可是这一次却变成了瞎子、聋子,人家都打上门了居然还蒙在鼓里,这让他们有一种被人戏耍的感觉。内部那些安插进去的眼线都是干什么吃的,韩博深都快抓狂了,背负着手狮子一般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有一种大祸临头的预感。
无论怎么说,必须及时止损,将还没有拔掉的据点,还在外面活动的徒子徒孙转入地下潜伏起来,等风声过了再说。他调动所有的力量,把帮内的高层一股脑叫到指挥中心,逐一指挥人员撤退和潜伏,并且通过安插在党政机关的人员打探消息,能捞出来的人尽快捞出来,指挥中心真的如同秦风预料的那样,乌烟瘴气,阵脚大乱。
秦风端着狙击枪从楼顶缓缓往二楼走,刚下到楼梯拐角,听到有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往这边走了过来,立刻猫腰在角落隐藏起来。
一个面白无须的年轻人一边走一边说:“见鬼了,今天这些人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一下子就出现那么多人,而且能够准确地找到我们的据点,事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我的分舵就被人连锅端了。刚才一个从里面拼死逃出来的兄弟打电话告诉我,说是这些人拿的都是95式半自动,感觉不像警方的人,倒像是武警,甚至有可能是军区的特战旅的人。”
“这怎么可能,军方不干涉地方行政,他们不可能管这事,撑死是武警总队的人。可是省武警总队也有我们的人啊,为什么事先一点风声都没透露,这回到底是什么人在指挥这一盘大棋,看这架势是要把我们彻底剿灭掉啊。”另外一个中年人说道。
两人一边议论,一边往秦风这边走了过来,眼瞅着距离秦风只有几米远了,只要他们一拐弯就能看到秦风藏身之地,那么秦风就避无可避了。既然避无可避,那就先下手为强,把这两个家伙制服抓起来,从他们口中搞清楚韩博深藏身的位置。
“不许动,敢动一动我一枪打爆你们的脑袋。”秦风猛然从角落里蹿出来,举枪瞄准了两人的脑袋,黑洞洞的枪口戳在年轻人的脑袋上,只要手指轻轻一扣,就能打爆他的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