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09章自信满满
    “你们真是省反贪局的?怎么会到银城来巡视。”秦风把证件还给这两个人,一脸惊疑地问道。
被秦风一脚踹在脑袋上,并且用脚在脸上踩了好半天的家伙说道:“当然是真的,要不然我们吃饱了撑的,跑到银城来大半夜跟着你干什么,你当我们愿意给人当尾巴吗。有这时间,我们陪着老婆孩子多好,大半夜出来喝风啊。”
秦风挠了挠头,这回真的是冲动了,真要是把省高检的这两个侦查员干趴下了,事情可就闹大了。
“你们来巡视不去督办别人的案子,跟着我干什么?谁检举我了,我犯了什么事。”秦风问道。
另外一名省高检的侦查员摇摇头说道:“这个不能告诉你,反正我们接到了举报信,巡视组正好在白山市巡视,就下来银城看看。银城现在到处大兴土木,城建如火如荼,正是各种贪腐和权力寻租的高期,所以才需要重点监察。”
“现在是高期,你们是要重点监察,可是不去监察那些权力输送的人,跟着我干啥?我今天才从江州跑路桥资金回来,还要搞接待工作,办公室都没来得及去呢,你们跟踪我是不是跟错人了?”秦风不明所以地问道。
自己这段时间都在江州要钱,整天忙得四脚朝天,银城这边的工作都没顾上呢,居然有人检举自己。秦风觉得很郁闷,同时特别憋屈,这简直太匪夷所思,莫名其妙吗。
没想到这句话一说出来,居然有了响应,其中一名反贪局侦查员说道:“问题就是你这次去江州跑路桥资金,有人举报你花销无度,大肆侵吞公款,而且从申请到的路桥资金里侵占了大笔资金,打着跑路桥资金的名义大肆侵吞国家财产。接到这个举报,省高检很重视,我们局长亲自派出巡视小组到白山地区巡视,就是为了这笔被你个人侵占的路桥资金来的。”
“放屁,纯属放他妈的狗屁!”秦风怒不可遏,整个人都快炸裂了。
人言可畏啊,这可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自己辛辛苦苦把钱跑回来了,居然还有人状告自己,钱他根本就没沾手,到现在所有的费用都是个人垫付的,都没来得及去报销,这就有人盯上自己开始告状的,这他妈还有讲理的地方吗。
秦风吼道:“老子去江州跑了一个星期,三亿路桥专项资金直接打进了财政局的账户里,钱我根本就没经过手,我从哪里去侵占?这次出去这么长时间,我连吃饭带住宿花了不到两万块钱,还都是个人先期垫付,这也算大肆侵占国有资产?我要想侵占国有资产,用不到两万去换三个亿,我脑子有病吗。换了任何一个人去,不花了几十万别想把事情办成,这他妈到底是哪个王八蛋污蔑我。”
“你激动什么?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如果真如你所说,谁也诬陷不了你,我们自然会还你公道。这几天我们会到你们市政府和财政局查账的,这段时间的账目往来都要查清楚,就是要坚决杜绝各种贪腐和权力寻租,查到一个严办一个,绝不姑息。”一名侦查员说道。
秦风激动地说道:“我能不激动干吗?换了你辛辛苦苦把事情办成了,还被人诬陷你试试。告诉我,是谁检举我。是匿名检举,还是实名检举。如果是实名检举,我有权力知道这个人是谁,我倒要跟他当面对质。”
“这次是实名检举,而且是你们银城市政府的人实名检举你,所以我们省高检才高度重视。”另外一名侦查员说道:“不过现在我们没有权力告诉你这个人是谁,到时候我们巡视组组长会找你谈话的,他会把检举内容向你通报。”
这次居然是实名检举,在银城敢公然实名检举秦风的人不是完全没有,但是也绝对不会多,是哪个乌龟王八蛋这么疯狂,居然选择了跟秦风硬碰硬火拼,这分明是鱼死网破的节奏啊。秦风也很好奇,谁这么*,非要跟自己死磕,这完全是诬陷。敢诬陷秦风的人,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这位爷一旦较起真来,那可是雷霆之怒,到时候就怕他承受不了。
秦风上前帮两位侦查员整理了一下衣领,歉意地说道:“二位,真是对不住了,刚才是我冲动了,还望见谅。你们的车窗玻璃被我打碎了,我赔给你们。一千块钱够了吧。”
说完秦风从兜里摸出钱包,掏出一千元递给对面的侦查员,歉意地说道:“对不住,真是对不住了。这次是我太冲动,还望你们不要见怪。”
“要不了这么多,我们开的是你们白山市检察院的车,要赔偿你也是给你们市检察院赔。这事以后再说吧,你最近做事还是小心点,千万不要再这么冲动。”这名侦查员倒也通情达理,没有过分责怪秦风,反而有几分佩服他了。
秦风尴尬地笑笑,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过些天派人去趟市检察院,帮他们把车修了。我倒是很期待你们组长找我谈话了,我倒要看看,谁这么大的狗胆,敢实名诬陷我,这是找死啊。”
“秦市长,我能问你个问题吗?”另外一名侦查员看着秦风问道,
秦风道:“哦,问吧,有问必答。”
“请问你的自信从哪里来?你是真的底气很足,还是虚张声势。”这名侦查员直言不讳问道。
秦风笑了,笑得很自信,说道:“你觉得我是假装的是吧,这么想也无可厚非。我只告诉你,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做人做事做官都堂堂正正,从不搞那些歪门邪道,更不会投机倒把。因为我是想做事,而不是想做官,更没想过敛财。你想想,去跑路桥资金,花几十万甚至上百万,换回来三个亿,对任何地方政府都是稳赚不赔的事情,我为什么只花了不到两万块钱就跑成了?”
“为什么?你哪怕多花一点别人确实没什么好说的,现在干什么事不需要花钱呢,只要这钱花得合理,就算是我们反贪局和纪检也说不上什么,办事不花钱这种事停留在想象中,大家都可以理解。”另外一名侦查员说道。
秦风自信满满地说道:“花那么多钱办事,那还能证明我的价值吗?所以每个人的理解不一样,做事风格也不一样,仅此而已。”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