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90章孤独的灵魂
    感到窝囊就对了,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客观存在的,个人意志不可能凌驾于一切客观规律之上。聪明人应该懂的顺势而为,绝对不是逆势而为。余昔和秦风情投意合,两个人在一起势在必行,就算是亲生父母,也无法阻挡感情的生和生长,这年头父母想棒打鸳鸯散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最大不过私奔,你还能把两个人都浸猪笼吗?
看秦风满含深意不说话,余震南无奈地苦笑一声,反问道:“小子,斗败了副省长,打败了未来的老丈人,你是不是很得意?”
秦风差点哑然失笑,余震南这个人骨子里还是那么好斗,凡事非要争个输赢,论个长短。人老了,越来越任性,越来越孩子气了。
“得意谈不上,我就是觉得你跟我这样怄气不值当,降低了你的档次和格局。作为后辈,我实在不愿意违背您的意志,跟你争吵也是我所不愿意的。可是你如果强行阻拦,试图拆散我们,那我肯定是要反弹的。我和余昔高中就认识了,那时候因为各自忙于学业,不敢谈恋爱;后来大家上了大学就再也没见过,错过了这段姻缘。八年后我们再相见,现还是对方最合适自己,这才慢慢走到一起。”秦风语重心长地说道,想起往事,眼神里升腾起一层薄雾。
秦风继续说道:“我是离过婚,但是正因为我曾经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史,我才更知道婚姻里更需要什么,大家如何把婚姻当成终生事业一般好好经营。只有两个人齐心合力,心往一起走,劲往一处使,日子才能越过越好,越来越红火。婚姻虽然要看门户,可是精神上的门当户对却更难寻求到,两个不匹配的人即便走到一起,物质上极大丰富,也未必能收获幸福。”
这番话是秦风自肺腑的,也是他在经历了一段失败的婚姻后总结出来的,因此他有信心经营好第二次婚姻,跟余昔一起建立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夫妻两人举案齐眉,同进同退,以后一定能组建一个子孝孙贤的大家庭。
“你这番话说得倒不无道理,算是一点经验教训,这说明你从失败里总结了经验,而不是怨天尤人。但是我对你仍然不看好,还需要继续观察,直到通过我的考察。想让我心甘情愿把女儿交给你,没那么容易。”余震南仍然十分霸道。
秦风自信地说道:“没问题,现在早晚有一天你会接纳我的,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好了,今天我们的谈话到此为止,你可以走了,免得老太太又怀疑我羞辱你了。”余震南摆摆手,赶苍蝇一般把秦风赶出了书房。
下楼走到大厅里,秦风看到余家人仍然坐在大厅里等候,见秦风一脸轻松下楼来,每个人也都随之松了一口气,悬着的心落回原位。孙柔等人虽然待在客厅里闲聊,其实心里也都在提心吊胆,生怕两个臭脾气又呛呛起来。余震南是霸道,秦风是强硬,这两个人遇到一起,互不相让,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师叔祖,我回去了,你们早点休息,明天下午我开车来接你。”秦风走到孙柔身边说道,脸上挤出一抹笑容,但是笑得有几分勉强。
孙柔抓着秦风的手拍了拍,满脸慈祥地说道:“好的,师叔祖在家里等着你,你要是不来,我可是要生气的。”
“不敢不敢,一定准时到。”秦风笑着说道。
余禾伸手拍了拍秦风的肩膀,说道:“好,你先回,明天我和戚薇也去,寻根认祖。”
从余震南家里出来,秦风总算长出了一口气,路桥项目资金的事只要余震南不卡脖子,基本上就可以说是尘埃落定了,财政厅耿长那里没有任何理由不放款,即便是需要打点,那也只是象征性的,不会故意刁难银城。
明天早晨上班时间,秦风再去耿长办公室拜访一下,把这次的来意说明,应该问题不大,这件事就算尘埃落定了。
摸出手机,秦风给尤天亮打了个电话通报了一声,不出意外,明天财政厅就会着手放款,他下午就打算回去了。跟着秦风提心吊胆好几天的尤天亮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十分欣慰,感觉心里的一块巨石总算可以落地了,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财政厅的钱直接打到银城财政局的账户上,几个已经筹备许久的路桥项目终于可以上马了。
打完电话,秦风哼着小区走出省政府大院,沿着石子路走进银凤湖公园里,然后站在人工湖边看着湖水和两岸迷离的灯光,心情十分的复杂。
事情几乎可以算是搞定了,秦风却没有多少喜悦和成就感,反而感到一种巨大的空虚和落寞。其实这个时候这种成就感应该有人分享才对,可是秦风却找不到一个可以诉说的人,心中更加的寂寞。在秦风的身边,真正能产生精神共鸣的朋友其实一个都没有,无论是唐亮还是耿乐、颜辉、岳展鹏,包括铁蛋和秦长生,虽然谈得来,但都不能算是同类,无法达到精神上的共鸣。
点燃一根烟抽了起来,抽着烟欣赏着月色和璀璨的霓虹灯光,心情慢慢平复下来。这样的夜晚,秦风忽然特别想喝酒,翻出手机找了半天,也不知道找谁一起出来喝。倒是有不少女人的电话,一叫也能出来,可是秦风现在不想招惹任何女人,尤其是在江州,在余震南眼皮子底下,最好还是老实点。
抽完一根烟准备走人时,手机响了起来,看了看来电显示,秦风不禁哑然失笑。真是想什么来什么,余禾这个酒鬼居然给秦风主动打来了电话,估计是刚从家里跑出来,想喝酒了想起了秦风。
“喂,余处长,有什么指示?”秦风接通道。
余禾哈哈一笑,说道:“小子,马上就要当你的大舅哥了,还叫我余处长。在哪里呢?我知道你还没回住处,一定在外面游魂吧。”
“哈哈,知我者,余禾也。没错,我在银凤湖公园呢,你刚从省政府大院出来吧。”秦风笑着问道。喜欢喝酒的人灵魂都很孤独,秦风也看出来了,余禾也是一个内心很孤独苦闷的人,要不然也不会那么喜欢喝酒,一个人没事都能喝一瓶。
余禾道:“是啊,刚出来,把老婆打走了,想喝点酒。怎么样,找个地方一起喝点呗。”
“行啊,你说地方,我打车直接过去。”秦风爽快地说道。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