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15、乌鸦嘴
    从萧远山的态度不难看出,这个财政局长王宏有多遭人恨,仗着权势为所欲为,想卡谁的脖子就卡谁的脖子,十分的可恨。其实早先最应该动的就是这个财政局长,只是苦于财政局是常务副市长分管,他本身又是市政府党组成员,秦风也是有心无力。
菜很快上来了,基本上都是硬菜,大家开始喝酒吃菜。
秦风和萧远山碰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后嘿嘿地笑了笑,说道:“萧局,其实你们公安局不至于这么穷吧,每次扫黄打非抓赌抓嫖你们都能狠赚一笔,这些钱留着也够你们的各项开支了,你怎么就搞得这么惨呢?”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捉襟见肘的原因所在,本来我们公安局有些窗口还是盈利的,譬如出入境管理大队,每个月都有营收。治安大队和交警大队罚没的赌资和各种罚款,这些收入有一大半都要上交市财政,然后再由市财政下拨给我们公安局。
这样一来就多了几道程序,尤其是到了财政局那里就卡克了,各种名目卡住我们的脖子,搞得我们特别难受。你说这些收入不上缴市财政吧就是违规,我这个局长也违纪违规,交上去把就很难再下来了,局里的同志对我意见很大。”萧远山叫苦不已。
吃财政饭的单位说起来是旱涝保收,其实也有各种憋屈,被各种规章制度约束着。机关单位不如企业那么灵活多变,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反正各有各的优势,也各有各的苦衷。
“我这次要去省里申请专项路桥资金,在市政府党组会议上已经形成了决议,如果我能申请下来,以后财政局就由我分管,把王宏调到别的地方养老去。当然,前提是跑到钱,跑不到钱那我也没招,帮不上你什么忙。在会上我立下了军令状,起码要回来一个亿,可到现在我也是两眼一抹黑,一筹莫展,先改委那一关就不知道怎么过。”秦风喝了口酒说道。
李红端起酒杯,双手做敬酒状,说道:“秦市长,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功的。这杯酒我敬你,祝你马到功成。”
“借你吉言,这个王宏实在是太讨厌了,趁机我们也打击下方志敏的气焰,整天唱高调,干啥啥不成,这样的干部真的只配去喂牲口。这次如果能把钱跑回来,我第一个干掉王宏。”秦风端起酒杯跟李红碰了一下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聊了一会儿天,萧远山再次问道:“你说找我有事,什么事直说无妨,这里坐的都是自己人,不会传扬出去的。”
秦风犹豫了半天,红着脸还是把龚家湾和秦家庄之间的协议说了出来,希望公安局这边和检察院沟通一下,把案子退回来补充侦查。这是其实找检察院最合适,但检察院那边秦风不熟,也不好阻挠人家司法独立。
萧远山算是老熟人了,而且他是政法委书记,管着检察院,公安局与秦风多次合作过,相信萧远山应该能体谅秦风的苦衷。
“我当是什么事呢,就这么点事,你还要专门找我说。这个容易办,我给检察院的方检察长打个招呼,让他把案卷退回来补充侦查就是了。”萧远山很大度地说道:“虽然这么做有点违规,但是让你夹在中间也确实不好做人。如果因为这件事,引起秦家庄和龚家湾的流血冲突,那代价就太大了,得不偿失。”
秦风感动地举起酒杯,说道:“多谢萧局长理解,理解万岁。我知道这么做是违规违纪的,可是我爷爷答应了龚家湾的族长,以此来化解两个宗族之间的矛盾,实在是不能让他老人家失信于人。而且这个问题不解决,早晚都是大事,防患于未然吧。我敬你一杯。”
萧远山端起酒杯,跟秦风碰杯,然后一口抽干杯中酒,放下杯子后说道:“秦市长,我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你是不是也得想想办法,帮我再拆借一百万现金应应急,好歹让我们把夏装换上。”
我擦,秦风真的要醉了,就说嘛,萧远山怎么这么爽快,原来在这等着秦风呢。秦风个人兜里倒是有钱,可是私人的钱总不能做公用,而且拿出来还要被追问财产来源,这才真的叫窝心呢。
“一百万是吧,我帮你们想想办法,再从别的地方拆借一百万。”秦风苦笑道:“不过你们欠了这么多钱,准备拿什么还呢?”
萧远山说道:“还肯定是有办法还的,我明天就去找尤市长和顾书记,看看我们公安局的罚没款这些能不能少交一部分到市财政,这样我们就有了收入了,全市范围内搞一次突击行动,搞个百八十万不是问题。”
钟文不禁哑然失笑,公安局可真的跟土匪似的,警匪一窝,从群众手里抢钱啊。如果放开了,无论是抓赌抓嫖,还是交警大队的各种罚没资金,每年真的能创收不少钱。
“这个我支持,公安局是重要只能部门,穷得让局长卖车过日子,这确实有些说不过去,总不能让你腿着跟犯罪分子赛跑吧,减肥吗,那你这个局长当得真是太憋屈了。”秦风哂笑了一声,趁机挖苦萧远山一句。
哈哈哈,在座的人都笑了起来。
“聊什么呢,这么高兴。市委两大常委光临小店,蓬荜生辉啊,真是荣幸之至。”易晓青拎着一瓶茅台酒走了进来,满面春风。
秦风看到易晓青,只是笑了笑,但是他现易晓青看自己的眼神分明有几分幽怨,感到后背一凉。现在秦风有意跟余昔完婚,以前这些女人能躲多远就躲多远,他实在是不想跟她们再有什么牵扯。可是这些女人似乎都没打算放过他,只要逮着机会就往上扑。
易晓青年龄也不小了,刘百万有意让她嫁人,可是这丫头眼光太高,一般的男人根本入不了她的眼。在她看来,大概只有秦风这样的青年才俊才配得上她,可是秦风无论如何是不会娶一个给别人当过情人的女人。
“秦市长,好久不见了,你前段时间好像消失了,电话都打不通,我还以为你被双规了呢,害得我担心了好些天。”易晓青忍不住讽刺了秦风一句。
官员最怕的就是突然失联和双规,很多人对这几个字都犯忌讳,秦风也不例外,恼火地反击道:“你才被双规了呢,你们全家都被双规了,乌鸦嘴,瞎说什么,这个东西犯忌讳,不知道吗?”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