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09、强扭的瓜
    “秦市长,梁行长说是有事要跟你谈,今早一上班就在这里等你了,你看……”贾佳看到秦风进来说道,眼神有些不对。
秦风扫了一眼梁心芝,看到她脸上一脸的怨气,心想这婆娘来找自己肯定是来吵架的。这女人真是不识趣,自己是已婚人士,勾引了自己也就罢了,还理直气壮的试图搅黄自己和余昔,真是岂有此理。以前觉得梁心芝是个思想很开放很想得开的女人,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像个怨妇似的想不开。
“进来聊吧梁行长,小贾,给我和梁行长各泡一杯茶。用我的好茶叶泡,梁行长是贵客,又是我们银城的财神爷,要隆重接待。”秦风硬着头皮说道,这都找上门了,还是需要好好安抚一番。
梁心芝得意地冷笑一声,跟着秦风进了里间的办公室,进门前还白了贾佳一眼,有种阴谋得逞的感觉。刚才梁心芝来找秦风,贾佳对她的态度有些不耐烦,似乎还有几分敌意,坐了半天连杯白开水都没给倒,这让梁心芝十分的恼火。现在秦风一来就要好茶招待,形势逆转,梁心芝心里就舒服了很多,故意要在贾佳面前示威一下。
跟着秦风进了办公室,梁心芝坐在沙上,十分幽怨地瞪了秦风一眼,昨天她给秦风了辣么多信息,打了好几次电话,这小子都没理睬自己,有了未婚妻,这家伙摆明了是要跟自己划清界限。
贾佳端着两杯茶进来,给秦风和梁心芝各一杯,起身的时候深深地挖了梁心芝一眼,转过身扭动着肥硕的屁股离去,花瓣似的臀部像存心跟梁心芝耀武扬威。
年轻,皮肤紧,腿长屁股大,让梁心芝怀念起自己的年轻时代,突然就意识到自己真的老了。秦风虽然只比自己小几岁,可是男人这个年龄却是黄金期,无论是事业还是精力体力,都是最巅峰的时期,自己跟小姑娘们竞争,已经没有任何优势了。
“梁行长,你今天来找我是谈贷款的事吧,不是分期还款吗?文广新局那边要下个月才开始给你们还款吧。”秦风故意不谈敏感话题,扯到了贷款上。
梁心芝撇撇嘴,不屑地说道:“如果是这事,随便派个信贷专员来催款就是了,还值得我专程跑一趟吗?”
“噢,不是就好,那你看我刚回来,很多事情等着我处理,一会市政府还要召开党组会议,我的时间很紧,你有什么事抓紧时间说,可以吗?”秦风尽量不刺激梁心芝,这种事在办公室谈实在不太方便。
梁心芝往门口看了一眼,站起身走过去从里面把门反锁上,走回来站在秦风面前,俯视着他说道:“我要跟我老公离婚了,最近几天就办理离婚手续,孩子归我,财产平分,办了手续我就是自由身了。”
“呃,真要离了,不再多考虑考虑了?婚姻毕竟是人生最大的一笔投资,出轨劈腿的其实都不算什么大事,就怕两个人实在是过不到一块去。”秦风也不知道是该恭喜她呢,还是安慰她,这种事说是坏事也不尽然,说是好事吧肯定也是瞎掰,任何人结婚的目的都不是冲着离婚去的。
梁心芝说道:“我考虑得很清楚了,同床异梦的婚姻形同虚设,反而被套上道德的枷锁,于人于己都没有丝毫的好处,还不如一个人单身,想找男朋友就找,不想找就不找,自由自在的多好。”
“呃,说得好像是有点道理。”秦风敷衍道。心里暗骂,你离婚跟我说什么,我可没打算跟你结婚。我虽然也是离异人士,可是我没有孩子啊,总不能找个带着孩子的女人,给别的男人养孩子吗?
梁心芝幽幽地说道:“其实我们离婚是必然的,自从有了小孩之后,语言交流和沟通越来越少了,身体几乎零交流,只是在一个屋檐下生活的两个熟人。我不知道你们男人怎么想的,反正没有感情的婚姻对女人就是一种酷刑。这些年我度日如年,一直在纠结,到底要不要离婚,要不要一个人带着孩子过,每天都很痛苦。”
“嗯,可以理解。男人需要的是稳定的婚姻,女人需要的永远是爱情,无爱无性的婚姻的确糟心。”秦风表示同情和理解,除此之外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梁心芝继续说道:“直到遇到你,我才意识到,其实我应该早点离婚的,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在一段不值得的婚姻里面。知道吗,你给了我不一样的感觉,我突然觉得自己死去的感情又活了过来,死灰复燃了。这次下定决心离婚,其实多少跟你有关系的,是你让我明白,遇到一个对的人有多么重要,每天心情都是美好的,有盼头的。”
尼玛啊,秦风在心里暗骂,这他妈可真是无妄之灾,你要离婚是你们夫妻之间的决定,扯上我干吗?好像是我破坏了你们的婚姻似的,那岂不是成了罪人了。
“梁行长,这有点言重了吧,我可没说让你们离异,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啊。你们夫妻感情淡漠这总不能怪我吧,我并没有跟你承诺什么啊。”秦风焦急地给自己辩解道。
梁心芝道:“这自然不能怪你,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可是的确是你让我下定了决心。即便那天不看到他带着女人去酒店开房间,我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我的意思是说,我不敢奢望你娶我,可我也不希望你老躲着我,见不到你我就跟丢了魂似的,这种感觉你明白吗?”
“可是我也要再婚啊,跟余昔商量好了,年底成婚,我跟你保持这种关系,非常不道德,被余昔知道了,我的婚姻也完蛋了。我已经离过一次婚,这次婚姻对我很重要,我很珍惜,不想因为犯错再次失去她,也请你理解我的苦衷。”秦风婉拒道,绝对不能暧昧下去了。她现在不要婚姻,不要名分,可时间长了一定会索取更多的,人都是贪得无厌的动物。
梁心芝见秦风态度坚决,把心一横,一屁股坐在秦风的大腿上,勾住秦风的脖子,咬着牙说道:“我不管那么多,你要是躲着我,我就把你们搅黄了,让你也结不成婚。”
疯了,这女人疯了,这是缠上秦风了,秦风后悔得肠子都青了,这世上怎么还有这样的女人,倒贴还要死皮赖脸的。这不像她这个年龄段人干的事情,感情哪里是可以勉强的。
“梁行长,强扭的瓜可不甜,你这样没用的,我们也不会有好下场。”秦风把梁心芝推开,从沙上站了起来。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