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94、胳膊肘往外拐
    年镇北居然叫自己到家里去吃饭,这是秦风没想到的。按照秦风的理解,拒绝了年舒颜等于打了年老虎的脸,他该恨自己才对,还叫到家里去吃饭,这得多么大的胸怀啊。
以秦风对年镇北的了解,这老小子可不是那么胸怀宽广的人,尤其是在自己闺女婚姻大事的问题上,十分的强势霸道。那次在秦家庄,秦风送了他一把战刀算是安抚了一下,可是事后年舒颜已经知道秦风还是跟余昔在一起了,伤心欲绝。年镇北应该也知道了,肯定不会轻饶了秦风,这顿饭恐怕不是什么好饭。
“走吧,把你的这两个兄弟也叫上,算是我给你们接风洗尘了。”年镇北很热情地邀请道。
秦风扭头看了眼铁蛋和秦长生,这两家伙倒是很高兴,一脸的兴高采烈,能受到军区司令员的邀请还是很荣幸的。
“年司令,都说饭无好饭,宴无好宴,今天该不会是鸿门宴吧,呵呵。”秦风开玩笑说道。
年镇北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滚犊子!你这瘪犊子玩意真是不识好歹,老子敬重你是英雄,完成了这么高难度的任务,赏识你才请你到家里吃饭,别的人想去我还不请呢。你打听打听,这么多年我年镇北特意请谁去家里吃过饭,真是不识抬举。”
“这点我可以证明,年司令骨子里很傲慢,他能看得上的人真的不多。我认识他也有十几年了,从来都没叫我去他家吃过一顿饭。听说年司令夫人的厨艺一流,做的饭菜非常美味可口,我倒是想去,可年司令不清我。对吧,年司令。”蒋世全笑侃道。
年镇北很直接地说道:“怎么,蒋厅长也想去蹭顿饭?今天是私事,不太方便,改日我专程请你,今天就算了。”
“那我等着年司令开金口,呵呵,你千万可别忘了,过些天我会提醒你的。”蒋世全说道。从说话的口吻上判断,蒋厅长和年镇北关系还不错,至少挺熟络的,否则不会这么开玩笑。
秦风实在是不太想去,不知道如何面对年舒颜一家人,既然跟人家没有一个结果,就不要害人家女孩子,给了人家希望又亲手毁灭,这就有点不地道了。
“上车吧,家里已经做好饭菜,等着我们回去开饭呢。你跟我一辆车,你那两个兄弟坐后面的车。”两辆军用勇士越野车开过来,年镇北拉开一辆越野车的车门,一只脚搭在车里,回头对秦风说道。
不去看来是不行了,秦风跟蒋厅长打了招呼,请他招呼好其他人,先找个地方接风洗尘,然后再好好休整一下,自己硬着头皮上了年镇北的车。
两辆越野车一路开出飞机场,往省军区的军委大院开去,几分钟后就到了年镇北家的二层小楼门口。
越野车停下来,四个人从车里下来,背着行囊走进小院,马上有工作人员迎出来,接过秦风等人把行囊,热情地招呼。
听到外面的刹车声,年舒颜兴奋地从楼内冲出来,满眼柔情地看着秦风,现秦风黑瘦了好多,风尘仆仆,满身伤痕,心疼得要死,大步迎上来,一把抓住秦风的胳膊,上下打量了一番,说道:“风哥,你们这是去了哪里执行任务,怎么伤成这样,第一次见你这么狼狈。”
“只是擦破点皮,看起来狼狈一点而已,洗一洗,休息两天就恢复了。”秦风故作轻松地说道。原本他以为年舒颜都懒得理睬自己了,没想到一见面还是这么亲切,看来心里还是放不下自己啊。
年舒颜紧紧抓着秦风的胳膊说道:“那你是先洗个澡,还是先吃饭?饭菜已经做好了,你要洗澡的话我这就给你们去把热水准备好,泡个澡会舒服点。”
“先吃饭吧,都快饿死了,这段时间基本没吃过一顿饱饭,不是压缩饼干就是烧烤,吃的我们几个满嘴燎泡。”秦风说道。
年舒颜点点头说道:“那也行,先吃饭,再洗漱。走吧,知道你这次很辛苦,九死一生,所以今天这顿饭是我妈妈亲自下厨做的,我帮她打的下手。”
“哎哎哎,年舒颜,你眼里只有你三哥,我和长生正眼看都不看一眼,我们也是你的兄弟好不好,这也太偏心了。”铁蛋打趣道。
年舒颜脸微微一红,有点难为情地说道:“看见了,你们也辛苦了,今天饭菜管够,你们两个也多吃点,可以了吧。”
“这还差不多,我和长生也要洗澡换衣服,你也给我们准备好热水吧。”铁蛋厚着脸皮说道。
年舒颜脸都红了,白了铁蛋一眼,心想我跟你有那么亲密的关系吗,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没好气地说道:“滚,要洗回你家洗去,我家里恕不接待。”
年舒颜领着秦风三人走进小楼的餐厅,餐桌上摆了六菜一汤,还冒着热气,显然是刚端上桌不久,年舒颜热情地招呼着秦风三人坐下来,又是端茶又是递水的,热情得让年镇北都直皱眉头。
年镇北心想,这丫头真是的,平时不是挺矜持的嘛,怎么见了秦风这混小子就像变了一个人,一点大家闺秀的端庄和含蓄都没有了。
“你们喝什么酒,我爸的藏酒很多的,有飞天茅台、五粮液、剑南春,你们看,喜欢喝哪种?”年舒颜热情地问道。
秦风抬头看了眼满脸黑线的年镇北,没敢吱声,这老小子估计心里都开始吃醋了。
“哎,我说你这个臭丫头,不要慷他人之慨好不好。酒是我珍藏的,这话应该我来说吧,你还没嫁人呢,就开始做我的主了,你还有点立场没有。”年镇北果然很不快地说道。
年舒颜撇撇嘴,说道:“不就是喝你点酒嘛,这么抠门,人是你叫来的,我帮你招呼一下,你不感谢我,还怪我,有意思没意思。你上次无缘无故把人家打了一顿,人家没跟你一般见识,这次就算你给人家赔礼道歉了。麻溜的去把你的好酒拿来,别扣扣索索的。”
“这丫头,真是胳膊肘往外拐,白养你了。”年镇北苦笑了一声。
正说笑着,年舒颜的母亲席暮雪拿着两瓶飞天茅台从楼上下来,看着秦风等人笑了笑,说道:“你们是大英雄,自然要好酒好菜招待了。到了这里就当到了自己家里,千万别生分。”
自己老婆也这么慷慨,年镇北真是没招了,苦笑了一声说道:“这混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走到哪都有人护着。这两瓶飞天茅台我可是珍藏了二十年都没舍得喝,今天便宜你们三个臭小子了。既然拿都拿来了,那就敞开喝吧。”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