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87、杀红眼了
    在光线昏暗的正殿内,两路人马疯狂地交火。这场战斗不光是人与人的争斗,还有人与野兽的较量。秦风这边不仅要应对强劲火力的攻击,还要防备猛兽的偷袭,苦不堪言,很快又有两名战斗人员被狸猫缠上,然后被一阵乱枪打死。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对方有炮灰做掩护,可以很从容地射杀秦风这边的人,而秦风这边基本上失去了任何优势,不光是人数上,在火力和装备上也占不到丝毫的便宜。
在灰暗的光线下,秦风一边躲在一根石柱后开枪射击,一边往涌进来的人群望去,猛然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长头女人,身影有些似曾相识,而女人身边的几个男人个子却都很矮小,把女人衬托得更加高大威猛。
秦风猛然想起来了,这个女人似乎就是在四川境内上车的那个带头的女人。这些四川佬在卧铺车厢里满嘴脏话,又是赌钱又是大声喧哗的,搞得所有人都很厌恶他们。一个女孩子出面制止他们,结果反被侮辱调戏,满车的人都沉默,没有人出头。
后来铁蛋和秦长生看不下去了,出面交涉,还跟他们交过手。这些人基本不堪一击,所以秦风他们也没太当回事,可是秦风万万没想到,最神秘的力量居然就是这伙人。
如此看来,这些人身手虽然一般,但都是江湖奇人,身怀绝技,能够驯养驱逐野生动物为己所用,再配上精良的武器,人数众多,而且有统一指挥的领袖,于是就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现代战斗可不是论拳脚,而是拼武器和战术素养,还需要具备很高的智慧。
“上面的战士听着,打开电光,全力开火,主要目标是这些野物,人交给我们来对付。”秦风冲着棺椁上的四名战士下了命令,现在已经顾不上隐藏实力了,再继续打下去,自己这边的人全部都被消灭掉了。
秦风话音刚落,正殿正中央的悬棺上四个角落分别打开狼牙手电,四个早就按捺不住的战士分别从四个角落冲着下方的敌人和野兽开火了,哒哒哒,哒哒哒,四个方位火力全开,一梭子又一梭子子弹射向涌动而来的敌人。
不光是四个战士憋了很久,连他们的子弹都感觉像卯足了劲似的,居高临下打出去特别的生猛,一下子就撂倒了对方七八个人,还有五六只野兽,这伙敌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注意隐蔽!上去几只猫,先干掉头顶上的敌人。”那个身材高大性格粗野的女人大喊了一嗓子。
这一嗓子喊完,马上有几条狸猫蹿到绳索旁,顺着绳索往上爬去,度飞快,十分的灵敏。敌人也很懂战术配合,他们迅调转枪口,对准了头顶的棺椁开火,哒哒哒,哒哒哒,火力全部朝悬棺上的战士们射击,将他们的火力压制了下去。
一看这阵势,秦风也马上灵机应变,怒吼道:“所有人听着,调整火力,把这些讨厌的猫给老子干掉。”
秦风一边说,一边调转枪口,对着那几条顺着绳索往上爬的狸猫开枪射击,砰砰两枪干掉一只狸猫,再次迅调转枪口,砰的一枪打爆了另外两只狸猫的脑袋。
吴处等人也效仿秦风,开枪打死了另外两只狸猫,后继上去的几只狸猫也被其他战士开枪打死,一时间双方的战斗变成了悬棺争夺战,一方拼命要干掉悬棺上的火力配置,一方拼死保护,双方你来我往,一时间战斗呈现出胶着状态。
悬挂上的战士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居高临下,借助悬棺作为掩护,不时冒头偷袭下面的敌人。这四个战士的枪法很准,几次偷袭得手,又干掉了对方四五个人和三只狸猫。秦风这边上下夹击,搞得女人对方苦不堪言,战斗人员被迅消耗掉了一半。
“妈的,跟他们拼了,准备手雷,把悬棺炸掉。”高大威猛的女人低吼了一声,十分的狂躁。
这王八犊子的女人原本以为是个工于心计的人,这么能沉住气,直到最后才出现,可没想到一旦狂躁起来就昏了头,悬挂被炸掉,里面的宝藏也就毁得差不多了,带着一堆破铜烂铁回去还有什么意义呢。他们得不到的,宁可毁掉也不让别人得到,这大概就是大部分感性思维女人的真实心理。
“真的要炸吗?命令上可不是这么说的,要我们完好无损把东西带回去。”一个男人喊道,对女人这个命令颇有微词。
女人吼道:“那你说怎么办?再这样打下去,我们的人就被干光了,怎么完成任务?”
“那你炸吧,命令是你下达的,回去你跟上头交代,到时候别拖上我。”那个男人说道。
女人吼道:“幺儿,给老娘准备手雷,把悬棺炸掉,格老子的,不管那么多了。”
一个猴子似的男人蹿起来,从腰里摘下一颗手雷,拔掉保险环,抡起胳膊就准备往悬棺上扔上去。然而这时候忽然一道光影一闪,嗖的一声,一把柳叶飞刀射入到瘦猴子男人的咽喉里。瘦猴子眼珠子都凸了出来,一只手捂住脖子,缓缓扭头往飞刀飞来的方向望去,看到一双冷漠的眼睛带着嘲弄,出飞刀的分明是一个潜藏在耳房里的女孩。瘦猴子的眼神是那么的难以置信,身体栽倒下去,一脸死不瞑目。
瘦猴子男人刚倒地不久,那颗还没来得及扔出去的手雷轰隆一声巨响,手雷爆炸了,将瘦猴子男人的躯体炸得四分五裂,鲜血飙得到处都是。巨大的爆炸气浪将瘦猴子身边的几个人也都掀飞了出去,手雷的碎片和尸体的碎肉把这几个人也炸伤了。
这次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悬挂上的人没炸到,反而误伤了自己人。
“幺儿,我的幺儿。“””高大威猛的女人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像是疯了,燃烧起来怒吼一声,抬起手里的步枪,哒哒哒一梭子子弹往伊美藏身的地方就是一梭子子弹,然后站起身,举枪往悬挂上开枪射击,整个人状若疯癫,这是杀红眼了。
吴处抓到这个机会,抬手一梭子子弹打过去,子弹穿透女人的身体飞跃出去,女人身中数枪,被打成了蜂窝煤,临死前还恶狠狠地瞪了吴处一眼,然后一头栽倒在地,死了也不甘心。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