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72、送你一颗子弹
    说完秦风据准备关门了,不管曲胜男送的密码箱里装的是钱还是*,他都不打算收,真要收了就说不清楚了,谁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曲胜男如果诬陷说是送了秦风一百万,只要有人拍下照片,自然就有人信。
“别,别急啊秦市长,您不打开箱子看看吗?”拎着密码箱的男人连忙阻止道。
秦风冷着脸说道:“不必了!不管里面是什么,都与我无关,我秦某人从来不接受不明不白的东西,你们拿回去吧,告诉你们曲总,我秦风从来不收礼。如果他下次再来这一手,那我就把东西直接交到纪委去。”
看着义正言辞的秦风,曲胜男派来的两个人心里一阵腹诽,暗骂秦风装逼。他们打过交道的官员多了,一开始都装得正人君子,都是一身正气两袖清风,比海瑞还海瑞,可是装的毕竟是装的,表面上一套,背地里又是一套,该收的不该收的都手。当官的人,伪君子的数量远多于真小人,他们觉得真小人比伪君子可爱多了,至少坦诚,不是那么虚伪。
提密码箱的男人打开密码箱,露出里面叠放得整整齐齐的一摞摞钞票,起码有一百摞。一摞一万块的话,这一箱子现金起码一百万。清酒扶人面,黄金动人心,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没几个人是真的能扛得住的。钞票如果只看数字,没那么有冲击力,但是一摞摞的人民币堆放在一起,就具有无与伦比的冲击力了。
“秦市长,你看,是不是再考虑一下?”拎着密码箱的男人看着秦风淡淡地笑道,笑容很从容,他相信看到这么多现金,秦风绝对不会无动于衷。
秦风冷冷地笑了,这一百万他还真没看在眼里,真要想捞钱,现在他随处都可以捞到钱。如今的秦风,身价已经几个亿了,银行卡里躺着一个多亿,还有6续到来的各种分红,余昔新厂的美容液和黑金断续膏一旦上市,更是一笔可观的收入,这点钱就想收买他,曲胜男等人真的是太小看他了。
“把你的钱拿回去吧,这么点蝇头小利就想收买我,你们也太小家子气了。走吧,回去复命吧,就说如果曲胜男能提着一个亿来找我,我还可以考虑考虑,这么点钱就想让我给他跑腿,他也太看得起自己了。”秦风鄙夷地看着两人说道。
这时候另外一个一直默不作声的男人突然问道:“秦市长的意思就是没得谈喽?我这么理解,没错吧。”
“没错,免谈,跟他不是一路人,永远谈不拢。”秦风傲然说道,打心眼里,他对这种巧取豪夺的人没有丝毫的好感。
这个男人点点头,竖起大拇指说道:“秦市长高风亮节,佩服!我们来之前,老板特别叮嘱过我们,秦市长是清官,轻易不会被收买的,我还不太相信,现在我信了。既然这份大礼秦市长不肯收,那我还有一份小小的礼物送给您,一点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男人说着从兜里掏出一个很小巧的包装盒,像是装饰用的,伸手递给秦风,说道;“这个绝对不是钱,你打开看看吧,看了你就明白我们老板是什么决心。”
“不用,你自己打开吧,你们的东西不能过我的手,否则说不清楚。”秦风果断拒绝。
男人无奈,只能自己打开包装盒,露出里面的东西。秦风看到这个东西,瞳孔逐渐收缩,眼神跃动起一丝火焰,浑身激出一股凌厉的杀气,眼神变得凶狠起来。
这赫然是一颗黄铮铮的子弹,静静地躺在包装盒里,闪烁出橙黄色的光芒,意味深长。这是一个警告,一个威胁,他们的意思很清楚,不能收买你,就干掉你,踢掉你这颗绊脚石。不是朋友,就是敌人。
挑衅,赤裸裸的挑衅,也是一个宣战的姿态。真是太放肆了,一群商人,居然敢用这种方式来威胁一个官员,简直目无王法,肆无忌惮。如果换了别的官员,考虑到家人的安全,心里一定会怯,乱了手脚,可是他们也不打听打听,秦风是什么人,用这种方式来威胁秦风,只能适得其反。
“这是你们曲胜男曲总让你送来的?”秦风看着男人,瞳孔收缩,眼神像麦芒一般闪烁出杀意。
男人摇摇头,说道:“不,这不是我们曲总的意思,而是另外一个老板托我送给你的。如果你不收,那大家还是朋友,还都留有余地,找机会一起坐下来喝喝茶,聊聊天,求同存异嘛。”
秦风伸手接过包装盒,盖好盒子,看着眼前两个人,冷漠地说道:“好,这个礼物我收下了,你们可以回去复命了。”
两人没想到秦风居然真的敢收这个礼物,这是摆明了要宣战了,他要跟联众房地产的股东们死磕到底,这人到底是不是脑子有病啊,他图什么呢?为了国家利益,不惜牺牲性命吗?开什么玩笑,别逗了。
“秦……秦市长,你再考虑考虑,这事还有余地。”送给秦风子弹的男人磕磕巴巴说道,他这时候反而有点害怕了。秦风毕竟是副市长,而且还是常委,代表了官方身份,如果他把这事报到市委去,那就等于联众房地产向银城市委市政府宣战了。跟地方政府死磕,多少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秦风冷笑道:“没有余地。我这个人从来不受威胁,你们去打听打听,敢威胁我的人,现在不是去了阎罗殿,就是去了监狱。我什么都怕,就是不怕被人威胁。”
说完秦风哐当一声关上门,拿着盒子走回客厅里,把盒子放在茶几上,打开盒子看着里面的子弹,满脸的怒容。
余昔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看着满脸怒意的秦风,问道:“谁来了?干什么的。”
“送礼的。”秦风冷冷地笑了一声,心里异常的愤怒。居然敢威胁上门,这些人可真是胆大到了极点。奇怪的是,他们是怎么找到自己在世纪家园的住处的,难道回来的路上有人跟踪自己吗?以自己的警觉性,怎么可能没有觉呢。
谁来给秦风送礼,秦风不是从来不收礼的吗?余昔纳闷地走过来,拿起桌上的盒子看了一眼,现里面居然是一颗子弹,吓得惊呼起来:“天哪,什么人这么大胆,居然敢给你送子弹,这分明是警告你啊,太放肆了!”
“何止是放肆,简直是不知死活!”秦风咬着牙说道。
余昔磕磕巴巴问道:“那……那你……打算怎么办?”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