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63、好事登门
    这回国安总算大方了一次,居然在银城送我一套别墅。碧桂园进驻白山地区是近几年的事,在白山、丽水和银城交界的地方买了一千亩地,修建了白山地区最豪华的私人别墅群,比白山那套联排别墅要高档得多。这些别墅面对的人群主要是白山市、银城市、丽水县以及旁边大荔县的新贵人群。
这些年白山地区的有钱人越来越多,有了钱就要置业,豪车随处可见,住宅小区的商品房已经不能满足这些人的需求,他们更希望住到环境幽静,人群层次较高的地方,碧桂园的别墅群也就应运而生了。这里的别墅基本是精装修的,房屋装修和家电家私可以私人订制,拎包可以入住。当然,也有毛坯房,房屋主人希望按照自己的意愿设计,据说有的房子装修得极为奢华,简直跟古代皇宫一样,就是为了追求品位和与众不同。
国安竟然在碧桂园也有产业,他们当然不可能购买房屋是给哪个领导私人入住,主要作用还是安全屋,作为一个据点,或者必要的时候启用。秦风现自己就不该给国安要什么奖励,这简直是一个怪圈,根本跳不出去,当然应该要的是现金奖励,钱总不可能打上印记。
“吴处,你这只铁公鸡总算是大方了一回,难得。不过房子别墅就不要奖给我个人了,还是作为白山地区的办公据点吧。也许我住进去不久就有人现是国安的据点,还会遭到攻击,我住在里面随时性命不保啊。”秦风表示很不情愿。
吴处冷哼一声,恼怒地说道:“你小子真是越来越放肆了,黑心商人一样喜欢讨价还价。也不怕实话告诉你,那套别墅本身就是安全屋,只是还没有启用,你私人可以住,也可以办公用,两不耽误。只要你的身份暴露,住在哪里都不安全,都有可能遭受攻击。秦家庄不也遭受过两次攻击吗?你们家总不能算是我们的安全屋吧。”
秦风居然无言以对,其实他自己也知道,遭受攻击主要是自己与对方结仇太深,而且身份引起了对方的怀疑,必须除之而后快。在白山联排别墅的那几次被袭击,基本都是巧合,是敌人趁他落单的时候下手,别墅暴露只是一个因素,最重要的还是冲着他本人。
“好吧,不跟你开玩笑了。吴处,组织上对我这么关心和爱护,是不是有什么任务要我去执行啊。都是无利不起早的,大家就不用那么虚伪了吧。”秦风打趣道。
吴处也哈哈大笑了起来,没好气地说道;“你个臭小子,鬼精鬼精的,什么都能闻出味道来。这次呢还真有任务需要你来配合,你先去别墅看看,休息两天我再去找你。这次的任务比较危险,而且时间会比较长,所以嘛,我得对你好一点。没办法,谁让我有求于人呢。”
“我就知道,你找我准备好事,都是让我去干卖命的勾当,你的关心我表示十分害怕。”秦风开玩笑道。
其实他不怕执行任务,本身也是他愿意做的事业,为了事业献身在所不惜,只是任何人做事,说是不求回报,其实都是在乎回报的。如果没有回报,或者回报低于期望值,那人心理就会不平衡。人可以伟大,但绝对不会无私到一心为了他人,毫不利己,那样的圣人只是传说中的人物,现实生活里根本找不到,也违背基本的人性。
吴处哈哈大笑,说道:“行了吧你小子,那就这样,你尽快去看房子,我过两天到银城来找你执行任务。”
挂了电话,秦风心情多少还是有些激动,又有一套房子到手了,这有些东西,没有的时候干脆没有,来的时候是接踵而来,拦都拦不住。以前他在银城一中当老师的时候,家里给付了付,买了一套两居室作为婚房,婚后也是他月供的,结果结婚没两年就离婚了。苏菲和她家里的亲戚惦记这套房子,以房子不过户不离婚为要挟,逼迫秦风净身出户。
秦风为了摆脱苏菲和她那些七大姑八大姨没完没了的吵闹纠缠,索性把房子过户给她了,以后由她来月供,自己就带了一张只有几千块钱的工资卡净身出户。从三年多以前,秦风就没房子了,也没想过买房子,现在住的市政府宿舍虽然免费,但产权是市政府的,自己只是个临时住户。
前些天在余昔的要求下,秦风购置了第一套房子,现在又分了一套别墅,虽然没产权,但使用权是自己的。主要是秦风如今的身份,不允许他有计划外财产,必须符合他的薪资水平,不然他也会在银城、白山和江州购置不动产。
余昔那边处理得不知道如何了,秦风收起手机,拉开门走出余昔办公室,看到小欣匆匆从外面跑过来,问道:“小欣,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那些人走了没有?”
“没有呢,那群人简直就是无赖,混蛋,余总正在跟他们吵架呢,都快气死了。简直是不要脸到家了,什么话都敢说。你快过去看看,去晚了余总都快动手打人了。”小欣义愤填膺地说道。
秦风冷笑一声,说道:“走,我们过去看看。”
小欣领着秦风,一路往行政办公室走去,咬着牙,跟秦风一样同仇敌忾。员工能跟企业一条心不容易,也难怪小欣给余昔丢了那么大的脸都没把她开掉,只是不让她跟着自己了。人家喜欢有钱人,富二代是自己价值观的问题,这个老板也无权干涉。
两人刚走到行政部办公室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激烈的争吵声,一个男人的声音大声道:“我们怎么喝你们企业的血了,怎么不扶持你们了。你们占了这么大一块地,是用多少钱一亩地买下来的?这简直跟白菜价差不多。配套措施都是我们政府搞的,包括架桥修路,都是政府出的钱,你们天玺药业出过钱吗?你们占了东桥镇这么大的便宜,安置一些老弱病残怎么了,这点社会责任感都没有,可不就是黑心无良企业嘛。你人长得这么漂亮,身上穿的一件衣服都是上万块,开的是几百万的跑车,为我们地方做点贡献都不乐意,真是为富不仁。”
“你放肆!”余昔的声音传来,怒吼道:“我吃的用的,开的车都是我诚实劳动所得,是我自己赚来的,我凭什么要分给别人?就因为他们是老弱病残,我们企业就要养活他们吗,你们这是什么逻辑。即便要关照,那也是政府应该做的工作,而不是自负盈亏的企业。企业只负责守法经营,诚实纳税,而且解决了当地这么多的劳动力,难道不是做贡献吗?什么经让你们这些人念出来都念歪了。”
“你诚实劳动所得?我看不见得吧,谁知道你身上的名牌衣服,你开的跑车是怎么来的。”又是这个男人的声音。
余昔怒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