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05、守活寡
    “参加了一个宴会,有女人的地方自然有脂粉味和香水味。我好累,赶快让我进去看一眼,洗个澡,这一身味我自己都快受不了啦。”秦风含混的敷衍了一句,狼狈地挤进房间里。
余昔狐疑地看了秦风一眼,撅了噘嘴吧,有几分不悦,怎么现在感觉秦风有点鬼鬼祟祟的。自从当了副市长,这家伙现在应酬越来越多,身边的女人越来越多如牛毛,从来就没断过,感觉没有以前那么靠谱了。
秦风进来后先到客厅里看了看,本来就是精装修的房子,居家基本配套设施都是有的,只是缺家具和配套的家私,这些东西需要根据个人喜好来自配。客厅里的布沙,玻璃茶几,电视、冰箱等等都一应俱全了,余昔也都配上了软装,茶几上甚至还放了一盆盛开的鲜花,给屋子增添了一份浪漫和温馨。
“不错啊,像个家的样子了,比我市政府宿舍的狗窝强多了,在这种环境里人待着才舒服,能休息好。”秦风赞叹道,余昔的一颗玲珑心,加上热情,短时间内就把这里布置得有模有样了,总算找到点自己小家庭的感觉。
余昔得意地一扬脖子,十分得瑟地说道:“那是,也不看谁弄的,很有品位吧?”
“品位大大的好!”秦风竖起大拇指说道:“以后周末就在这里开灶过日子了。带我去卫生间看看,顺便洗个澡,一身汗味,黏糊糊的难受。”
余昔转身领着秦风走到卫生间门口,推开门,打开灯,里面一片洁白,新式的马桶,还装了一个浴缸,热水器上的花洒也是国际最新款的。原本卫生间里有带的,但余昔觉得档次太低,自己去买了一套,这一套下来就是三万多,一个马桶一万多,一个浴缸一万多,一套沐浴的花洒下来也是一万多,秦风都有些肉疼。
“嗯,一分钱一分货,这价钱不一样,东西就是不一样啊,效果是要好很多。”秦风打开热水器试了试,感觉很舒服。
余昔说道:“可不是嘛,要不然中国游客怎么会跑到日本去疯狂采购马桶盖呢,还有人把酒店的马桶盖拆下来带上飞机,丢死人了。还不是因为人家的马桶比我们国产的好。”
“不是说那些马桶盖也是国产货,杭州的厂家生产的,在日本转了一圈就成了日货了。”秦风纳闷地说道。国人有时候确实很丢人,在国外还是国内那一套,造成很不好的国际影响。
余昔撇撇嘴,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你快洗个澡吧,我在客厅里等你。你今晚不走了吧,就住这。”
“你不一起洗吗?我帮你搓背。”秦风冲余昔挤眉弄眼地坏笑一声。
余昔脸一红,难为情地笑骂道:“去你的,瞧你那个德行!一脸色眯眯的样子,像个色狼似的。”
拉上门,余昔出去了,秦风松了口气,打开热水,脱掉衣服,以最快的度把全身上下清理了一遍。此刻他身上还残留着宁静和闫莉的味道,?那股特别的香水味也不知道什么牌子的,不洗澡根本挥之不去。
对着镜子检查了一番身体,还好,她们没有在自己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只要有一个吻痕什么的,今晚就要遭殃了。余昔肯定会刨根问底,就算不追问,也一定虎非常的生气。自己怎么堕落到这个程度,秦风扪心自问,这种身体的背叛到底算不算背叛呢?
真要是跟余昔结了婚,这辈子就只能跟她一个人生关系了,自己能做到面对别的女人的诱惑坐怀不乱吗?难,秦风知道自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更谈不上坐怀不乱。今晚面对宁静和闫莉的挑衅,他最终失败了。
还好她们暂时对自己无所求,如果换成是张娇得逞,事后再向自己提出非分之请,还能做到大义凛然,公正无私吗?估计够呛。吃人的嘴短,占了人家的便宜总是要付出点利息的。
洗完澡,秦风才现自己没有换洗的衣服,这一身衣服穿出去还不是一身味嘛。
正迟疑地时候,余昔敲了敲门,问道:“哎,洗完了吗?”
“完了,可是这里没有我的换洗衣服啊,这可咋办。”秦风苦恼地说道,实在不想穿着这一身出去面对余昔,那上面还是有味道。
余昔说道:“早给你准备好了,接着。”
说着话,余昔把门开了一条缝,递进来一件纯棉睡衣和一条四角*,还都是牌子货,布料摸起来手感很舒服。女人就是比男人心细,连这么小的细节提前都想到了,看来早就想好了让秦风今晚在这里过夜,她找急忙慌的就是为了营造浪漫的二人世界嘛。
秦风穿上*,外面套上睡衣,把睡衣带子系好,往洗手台上一看,摆着两套情侣的牙缸,牙刷和牙膏都搭配好了,还有一把手动的吉利刮胡刀,以及男性润肤露和古龙香水。真是细心啊,秦风暗暗感慨,顺便刷了牙,试了试刮胡刀,很锋利,刮起来很给力。
把自己收拾妥当了,秦风摸了点润肤油,又喷了点古龙水,浑身香喷喷地走了出去。余昔把一切都给自己准备好了,那么她晚上期待什么不用说秦风也能想到。掐指一算,从去年到现在,两个人分开有小半年了,也就是小半年没有亲热过了。男女之间没有了身体的交流,心理距离会慢慢拉远,秦风现在就觉得跟余昔已经有了一层看不见的隔膜。
但是想到这一层,秦风又有点忐忑,今晚被闫莉和宁静这两条骚狐狸几乎榨干了,余昔再要真的没什么给了,自己究竟还有没有余力都是未知数啊。
走进客厅里,秦风看到余昔正慵懒地斜躺在沙上,一边吃着薯片,一边看着一个偶像剧,一幅很逍遥自在的样子。
“看看,是不是清爽了很多?看看这套爱心睡衣合身吗。”秦风张开双臂,转了一个圈,让余昔审视下自己穿上这身睡衣的感觉。现在身上没有了别的女人的味道,秦风的心理负担轻松了不少。
余昔抿嘴一笑,说道:“德性!别挡着我看电视。”
“电视剧里的男猪脚有这么帅吗,有什么好看的。主子,我们早点就寝吧。”秦风坏笑一声,故意学着太监的声音拿腔拿调说道。
余昔乐了,笑骂道:“恶心死了,跟个死太监似的。在我面前你好好说话,娘们唧唧的,真想一脚踹过去。你要是个死太监,趁早给我滚一边去,我可不想守活寡!”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