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15、拜师礼
    胡克被人看穿了心思,有点难为情,低下头掩饰道:“秦大哥,我可没这么想。真的,您推荐的人怎么可能有错。”一边说着,胡克一边拿起酒坛斟满一杯酒递给秦长生,脸上挤满笑容说道:“这位大哥,我先敬您一杯。不管你收不收我这个徒弟,咱们至少可以做个朋友嘛。”
秦长生接过胡克递过来的酒杯,认真打量他一眼,恍然道:“哦,我好像看过你演的电视剧,叫什么来着,你在里面演一个叫陈诚的大侠客,没错吧。”
“没从,是我,那部片子导演好,剧本也好,我是沾了光。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胡克,这位大哥应该叫秦长生,我没听错吧。”胡克很恭敬地说道。
秦长生点点头,说道:“没错,是叫秦长生。三哥比我大三岁,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榜样和楷模,我们一直在努力追随三哥的步伐。其实你真的应该拜三哥为师的,我这三脚猫的功夫比起三哥差太远了。”
“秦大哥谦虚了,我可是听说,秦家庄全村习武,而且是家传的功夫。我是想拜秦市长为师的,可是他不收啊,我也没办法。”胡克苦恼地说道。他真正心仪的授业恩师自然是秦风,可是秦风的态度很坚决,压根没一点机会啊。
秦长生和胡克聊了起来,其他人各自找人闲聊着,一桌子人氛围倒是很和谐。
年舒颜这次来就是为了好好表现,主要是跟霍月兰交流,一直围着霍月兰转悠。本来是很想表现的,可是自己不会做饭,这是个天然短板,帮不上忙,只能在大家吃喝完毕后帮忙收拾桌子洗碗筷了。
吃喝完毕,年舒颜和顾天娇帮着霍月兰去收拾清理了,其他人坐在餐桌旁继续喝茶闲聊。
“哎,我还差点忘记问了,党镇长把你们安排在哪里住了?”秦风忽然想起来,看着柳思雨等人问道。
柳思雨道:“把我们几个人都安排在村长家了,不过我总觉得别扭。秦大哥,你看我能住你们家吗?我给你们出房钱,这样我每天收工还可以跟霍阿姨做个伴,聊聊天,她还能教我两招防身术呢。我可是知道,霍阿姨看着斯文,武功可是很厉害呢。李玉莹跟我说过,她第一次来秦家庄演出,霍阿姨还上台打擂呢,龚家湾有个龚莹莹,是出了名的武痴,生生被霍阿姨打下了擂台。”
“啊,霍阿姨也会功夫啊,真是看不出来。”胡克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这个看起来柔弱的女人,居然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霍月兰正好从厨房里出来,听到柳思雨对自己的评价,脸微微一红,笑道:“我不过是锻炼身体罢了,算不上什么高手。秦家庄的历史你们可能不清楚,耕读传家是不假,但从太祖开始就是总兵卸任后到秦家庄落户的,一直都有习武的传承。这一点秦家庄一直保持得很好,秦风的祖爷爷在清代科举考试是探花,后来文官从武,做到了兵部左侍郎,门前那个拴马桩和马蹬就是他祖爷爷管至左侍郎时巡抚赠送的。破四旧是被毁坏了,我公公偷偷把碎石埋在土里,*后找匠人重新修补好的。”
胡克滕文等人听得是一阵惊叹,这秦家庄真是个人杰地灵的所在,难能可贵的是一直都有文化传承下来,这也就难怪秦家庄跟一般的村庄不一样,这里的人气质里自然流露出一种傲娇之气,这是底蕴所在。
“长生,你跟胡克过两招吧,互相探个底。他看看你这个师傅能不能教习他,你也试试他的资质如何。拜师学艺虽然不比谈恋爱,但是跟谈情说爱有相似之处,那就是大家要你情我愿才行。”秦风对秦长生和胡克说道。
秦长生点点头,站起身来走到院子中间,活动了一番筋骨,深吸一口气,冲胡克招招手说道:“来吧,全力进攻,不要留力。好长时间没跟人交过手了,这身子骨都要僵硬了。”
胡克也走到院子中央,向秦长生行了个礼,说道:“秦大哥,你可要手下留情啊,我这三脚猫功夫只能糊弄观众,对于真正的行家来说那可就真抓瞎了。”
“不碍事,大家只是切磋交流,我自有分寸。”秦长生气定神闲地说道。
自从和兰花结了婚,秦长生更加稳重了许多,这几年无论是事业还是胸怀都进步很快,俨然成了除秦风之外秦家庄青年一代中的佼佼者,如今在村里的年轻人当中拥有很高的威望。
胡克拱手道:“那我就得罪了。”
胡克深吸一口气,气沉丹田,缓缓摆出了少林拳的起手式,目视着秦长生慢慢游走,眼睛一刻也不敢离开秦长生的手脚。昨天在秦风手里吃了亏,胡克更加的小心谨慎。
事实上,胡克的功夫也不是完全一无是处,毕竟练习了那么多年,身体素质和弹跳爆力是没得说的,一般两三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之所以在秦风手底下吃了那么大的亏,而且不堪一击,除了因为秦风早已跃居一代宗师行列,更关键的是他当时过于自负,后来现秦风比他想象的厉害得多,自己又泄了气,因而输得一塌糊涂。但是对秦长生,他已经提高了一百二十分的重视,不敢再一次被人一招制敌了。
嗷,胡克猛然凌空跃起,一拳轰向秦长生的面门,同时右腿飞出,猛踹秦长生的胸口,这两个动作一气呵成,十分的娴熟,浑然一体,让人防不胜防。
秦长生站在原地未动,待胡克的腿到了身前,猛然一个侧身躲过这一脚,反手一把抓过去,抓住了胡克的肩膀,同时左拳挥出,拳头与胡克打过来的拳头撞在一起,然后右手用力一摁,直接将胡克从半空中拽下来。
胡克的反应也不可谓不快,在与秦长生对了一拳后,忽然变招,一肘子撞向秦长生的脖颈。秦长生立刻变招,反手一个格挡,挡住了胡克的肘子,同时右小腿幅度很小的弹出,啪的一声踹在了胡克的膝盖上。胡克吃不住这一下子,腿一软,单漆跪地,像是在给秦长生行拜师礼一般。
“哈哈,好好好,这一招漂亮,拜师礼都行了,我看你们的缘分也是上天注定的,那今天就正式拜师吧。”秦风鼓掌笑道。
其他人也附和了几声,胡克心里已经服气了,单体跪地行礼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弟一拜。”
秦长生昂天豪爽地大笑了三声,爽快地说道:“好,那我今天就正式收下你这个徒弟了,去请茶吧。”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