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60、突击检查
    成熟的女人别有一番风味,热情主动,身心成熟,像一个成熟的水*,咬上一口汁水丰盈,令人唇齿留香。
梁心芝给秦风就是这种感觉,意犹未尽,回味无穷,可惜这么好的尤物婚后多年她老公也开始厌倦了,人真是喜新厌旧的动物,再好的东西时间长了也一样审美疲劳。就好比丽江的风景,久居丽江的市民对熟悉的风景早已没了新鲜感,只有外来的游客才会趋之若鹜。
秦风闭着眼睛半躺在车座上,脑子里春光无限,回味着刚才的美妙感觉。很奇怪,这么美妙的感觉跟别的人都没有过,即便是前两天跟王敏在一起,也没体会到这种乐趣。王敏的动作有些笨拙,显然是缺乏实战经验,而梁心芝不同,她的动作很娴熟,声音也很好听,让男人有一种征服世界的成就感。
“我好吗?”梁心芝趴在秦风的胸膛上问道。
秦风低声道:“好死了都,你的经验很丰富嘛,老司机感觉就是不一样。”
“你什么意思,你才是老司机呢,你以为我经历过很多男人是吧?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梁心芝有些恼火地质问道,让秦风这么一说,她好像是作风败坏的女人似的,在男女关系上很随便。
秦风解释道:“我可没这意思,我的意思是你很懂得享受自己的身体,在这方面比较放得开。这是好事儿,人嘛,短短几十年,何必太在意别人的说法看法,做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你真这么想的?可我看那些新闻报道里可不是这么说的,把你说得简直就是完美无缺的道德完人,拥有高尚的人格和情操,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好公仆,我等凡夫俗子在你面前简直无地自容了。”梁心芝讽刺挖苦道,这个被媒体吹成神话的人,在她心里的确有点高不可攀的感觉,否则她今天也不会用这种手段把秦风搞定。
秦风坐起来,冲着梁心芝翻了个白眼,本来心情挺好,硬是被她恶心了一下,不满地说道:“不挖苦我你心里就不舒服是吧。行了,懒得跟你拌嘴,回了。”
“哟,生气了?小心眼,一句玩笑都开不起。”梁心芝一边整理一边,一边朝秦风撇撇嘴嘟囔了一句。
秦风动车,缓缓开离堤坝,沿着一条土路开到水库鱼庄的停车场,停下车努了努嘴说道:“你去开自己的车,开车小心点,明天一早你还要回白山上班,要用车,要不明天早晨过来取车有点赶。”
“好吧,那你等会我,我开车跟在你后面,这里太偏僻了,时间又这么晚了,回城的路上不安全,我一个人开车还是有点害怕。”梁心芝说道,临下车前还意犹未尽抱着秦风的脖子在脸上亲了一口,这才拉开车门下了车。
梁心芝下去取车,刚打开车门坐进车里,正准备动车的时候,忽然看到五辆辆警车在黑暗中开了过来,警车并没有打开警笛,而是悄悄开往水库堤坝,靠近堤坝后才猛然拉响警笛,将停靠在堤坝这边的车辆堵住,根本无法通行。堤坝对面也突然冒出来五辆警车,将所有车辆堵在堤坝上,进退不得。
警笛尖利的警报声吓得车内的男女手忙脚乱,想跑现已经没了出路,唯一的出路就是把车开到水库里去,那就等于死寻死路了。紧接着,从五辆警车里跳下来十几名配枪的警察,挨个车辆开始检查,每个人都要自报姓名职业,还要拿出身份证核对。
每辆车里无一例外,都是一男一女,有的车里居然还是一男两女,甚至一男三女,有一辆车十分夸张,是一个女的两个男的,这肯定不是夫妻了,至于什么关系就要带回公安局讯问了。而这次带队执行任务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银城公安局副局长宋钟和李红,宋钟负责堤坝右岸,李红负责堤坝左岸,配合得十分默契。
银城公安局这次突然行动实在出乎秦风的意料,他们这是来抓奸吗?按理说这事不归公安局管啊,公安局就算是突击检查酒店宾馆,也没有突击检查堤坝这块地方的啊,这里是荒天野地,又不是娱乐场所,怎么他们还管到这里来了。
不过秦风也暗自庆幸不已,幸亏及时离开,否则今晚他和梁心芝也被李红给堵在堤坝上了,那得多尴尬啊。要知道,梁心芝可是李红的老师,还是李红介绍他们认识的,真要是堵住了,她会怎么看待自己两个人。有的事,做了也就做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但不能让第三人知道,知道了就是个事。
转念一想,很有可能公安局接到群众举报,群众反响强烈,很多有家室的人跑到这里来偷嘴吃,也有部分失足妇女在这里从事卖因飘昌活动,因为举报次数多了,公安局不得不重视,来一次突击检查,抓飘的同时可以扫荡一下社会风气。
“好险,晚走一步就被抓个现行,李红虽然不敢把我怎么样,可我这张脸也没地方搁了。”秦风自言自语道,腿都有点哆嗦,动车往公路上开去。
跟在秦风车后面的梁心芝也是心惊不已,暗自庆幸,真是凶险啊,差点就被抓住了,万一警方打电话给她老公,她以后可怎么做人呢?真是够倒霉的,为什么银城警方偏偏今晚采取行动,该不会就是冲着自己来的吧?
两人将车开上公路后前行大概一公里,忽然现前面路口居然设卡,几名治安警带着几名协警在路口设卡拦截,远远就冲着前面秦风的车招手示意停车检查。
妈蛋,最终还是没躲过去,秦风将车开到设卡处,摇下车窗,两名警察上前,敬了个礼说道:“请出示您的证件,接受检查。”
秦风黑着脸对上前检查的警察训斥道:“你眼睛瞎了吗?连我也要接受检查。大半夜的,你们这是搞什么名堂?”
那名警察认出了秦风,吓了一跳,连忙又敬了个礼,毕恭毕敬说道:“对不起秦市长,天太黑了,我没看清。你走吧,不用下车检查了。”
“生了什么事需要你们大动干戈?”秦风的好奇心被调动起来,顺口多问了一句。
警察说道:“我们接到报警电话,在堤坝上有人卖因飘昌,还有人乱搞男女关系,群众反映很强烈,不得已采取这次突击行动。”
“就这些?那也不至于出动这么多警力啊,纯属劳民伤财。”秦风不满地说道。
警察回答道:“具体我也不清楚,宋局长和李队知道的多一些,我们只是执行命令。”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