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56、只因有你
    尤天亮终于还是找到了满意的秘书,作为一个日理万机的市长,没有一个得力的助手,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的确有些吃力。新秘书一到岗位,小贾这个临时凑数的通讯员的使命也就完成了,还得下岗再就业。虽然她的工作岗位是在秘书处,但长期被借调不在岗,岗位上自然已经安排了其他人,再回去一时半会也给她安排不了活干,这就搞得她不上不下,处境十分的尴尬。
正好钟文被外放,秦风又成了光杆司令,不得不再物色一个打杂的人选。钟文对小贾的印象还不错,顺嘴问了一句,贾佳自然求之不得,到秦风这里再混一段日子,有可能的话也给她外放安排一个实际职务,这就再好不过了,也不枉伺候了两个市长。
秦风想了想,贾佳毕竟是女同志,带出去多少有点不方便,闲言碎语的免不了,但如果是个男同志,干一段时间再退回去总有些不近人情,也得给人家安排职务,不然总感觉有点愧对人家。贾佳呢相对好说点,毕竟是女孩子,野心没那么大,能安排就安排,不能安排退回去也说得过去。
“那好吧,既然小贾愿意来,那你跟她把手头的工作交接一下,以后就负责上传下达,干一点杂物,我需要用人的时候会让小贾给你打电话的。”秦风说道。
钟文连忙应承下来,心里有点窃喜,当时他可是在贾佳面前拍了胸口保证的,万一秦风这边拒绝,那面子可就丢大了。
秦风回到办公室,泡了杯茶,开始处理积压的一些公务,时间缓缓流逝,不知不觉就到了下午六点钟。
现在还是早春,天黑得比较早,六点钟天色就已经麻黑了,现办公室的光线暗下来,秦风抬起头看了眼窗外,才意识到已经过了下班时间。
“老板,下班了,你晚上有什么安排吗?”钟文推开门走了进来,看着秦风毕恭毕敬问道。
秦风摆摆手,说道:“没什么事了,你可以下班了,先走吧,我收拾收拾也下班了。”
“那明天我就去旅游局那边坐班了,组织部派一个科长送我过去上任,这边有什么事你随时打电话给我。”钟文说道。
秦风点点头,说道:“去了那边要好好干,不要给我丢人,我希望你尽快把旅游局这一摊子给我撑起来。”
“放心吧,我一定会努力的,绝对不给你丢人。”钟文一脸诚恳地说道,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给秦风长脸,绝对不能丢人。
秦风站起身开始收拾桌面,摆摆手让钟文先走一步,自己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接到一个电话,一看来电显示是白山商业银行的副行长梁心芝打来的,犹豫了一下接通了手机。
“秦副市长,你现在可是红到紫了,电视网络报纸上到处都是你的报道,现如今可真是牛逼大了。”梁心芝心直口快地说道。
秦风嘿嘿笑了一声,说道:“人红是非多,我可是几次差点把小命都丢掉。市委做这些宣传可不是为了宣传我个人,而是为了银城,甚至整个白山地区的经济展,我不过是推到前台的一个标志罢了,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算你小子聪明。对了,不是说好的过了春节你带着文化部门的人来我们银行商谈贷款的事,怎么到现在还没动静。这要钱的不着急,给钱的着急,这算怎么回事呀。”梁心芝不满地说道。
这段时间忙得晕头转向,秦风还真没时间腾出手来,专程去白山一趟,把这笔贷款申请下来,让文化部门的人去吧,梁心芝未必买账,事情定不下来,最后还得自己出面,这让秦风有一种捉襟见肘的感觉。
秦风苦笑道:“这不是没时间嘛,要不明天早晨我召集文化部门的几个头头开个会,然后拿上合同,下午去白山找你?”
“明天?可以呀,那就明天吧,我推掉其它事专程等你们过来谈,顺便见一下我们行长。”梁心芝说道。
秦风道:“那好,一言为定。”
“你吃了吗?”谈完正事,梁心芝忽然话锋一转,换了一个口吻问道。
秦风迟疑了一下,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梁心芝回银城来了?
“刚下班,还没来得及吃饭呢。”秦风实话实说道。
梁心芝欣喜地说道:“我也没吃呢,要不你请我吃顿饭吧,我替你张罗这么大的事,怎么着你也得感谢我不是。”
“好吧,你想吃什么?”秦风问道。
梁心芝道:“随便吃什么都可以,只要是你请我吃的,都是最好的,嘻嘻。”
这话说的,秦风竟无言以对,犹豫了一下说道:“那行吧,我们去水库鱼庄吃,那边的鱼肉还是不错的。”
“行,一言为定,不见不散。”梁心芝麻利地挂了电话。
秦风收起手机,走出办公室,锁上门后离开政府办公大楼,开车前往东江水库。第一次来这个地方还是易小青带自己来的,饭庄建在水库附近,环境很安静,食材也很新鲜,尤其是吃完饭在夜色下的车震,也成了东江水库的一景。
来到水库鱼庄,秦风要了一个雅间坐进去,点了一个鱼头火锅和几个下酒菜,一边喝着茶一边等着梁心芝到来。
可是左等右等,都等了一个多小时了也不见梁心芝到来,这娘们什么意思,是要放自己的鸽子吗?秦风有点恼火,一桌子菜只能看不能吃,还得等到梁心芝来了才能动筷子,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
秦风有心给梁心芝打个电话问问是什么意思,可最后还是忍住了,一是觉得没这个必要,二是他也相信梁心芝没可能放自己鸽子,只能强忍着饥饿继续等待。
半个小时又过去了,秦风都准备自己吃完走人的时候,梁心芝终于匆匆赶到了,一进来就连连道歉,一脸难为情地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啊秦风,让你等这么长时间。”
“没事,不过是空等了两个小时,时间不算长。”秦风黑头黑脸地说道。
梁心芝红着脸解释道:“真是对不住了,我是从白山一路赶过来的,原本只需要一个多小时,结果路上遇到堵车,真是不好啥意思,我自罚三杯可以吗?”
梁心芝是从白山赶过来的,只是为了跟自己吃一顿饭?秦风心里忽然有点感动,一肚子火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没事,真的没事,你大老远特意跑来跟我吃一顿饭,多等一会算什么。快坐吧,估计你也饿坏了,我们马上开吃。”秦风善解人意地说道。
ps:喜欢本书的加作者公众号:tmaq2o16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