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59、英雄救美
    还真是江中遇到劫财劫色的了,这朗朗乾坤下居然有这种事,秦风的正义感爆棚,看了看湍急的江水,估摸了一下两船之间的直线距离,足有十多米,这么远的距离想跃过去难度太大,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船家,把船开过去,那边有人光天化日之下作恶,我要过去惩恶扬善。”秦风冲着船老板喊道。
那艘游船上的呼救声越来越紧迫,女人的尖叫声搁着老远就传到了船老板的耳朵里,但他却充耳不闻,似乎是习以为常了。听到秦风的喊声,他不以为然地撇撇嘴冷笑一声,根本没有理会。
“喂,船家,我表弟跟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怎么不动呢,赶快把船划过去。”霍天启站起身走到船家身边,踢了他一脚说道。
船家恼了,站起身瞪了霍天启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你这人,有毛病咋的。我告诉你,那艘船上的人可不好惹,我劝你们不要多管闲事,给自己惹来祸端。”
“你这人真是一点正义感都没有,眼睁睁看着坏人作恶却视而不见,这跟助纣为虐有什么区别。我命令你,马上把船靠过去,否则我把你丢到江里喂鱼去。”霍天启十分恼火,见死不救也就罢了,居然还是这个可恨的态度。
船家轻蔑地说道;“我劝你最好不要头热,冲上去找死。你知道那穿上是什么人嘛,你们惹不起,别把我的好心当成驴肝肺。”
“收起你的好心吧,老子最见不得你这种人了,什么东西。你不动是吧,那我自己来。”霍天启见说不动他,求人不如求己,索性自己开始摇橹划船。
秦风心急如焚,对面那艘游船上的呼救声越来越紧迫,声嘶力竭,形势危急万分,他等不及游船划过去,抓起船上的长竹竿,在船沿上用力一撑,身体如同一只雄鹰般腾空而起,一跃就是七八米远。身体在半空中,抓着竹竿往水面上一拍,身体再次腾空,人在空中一扭腰,再次蹿出三四米远,如同耍杂技一般跃上了这条雕栏画栋的游船。
那个见死不救的船老板都看傻了,这太神奇了吧,水上飞?苍天啊,这世上真有这样的神人吗。
“好!表弟牛逼。”霍天启也看得热血沸腾,忍不住拍手叫好,秦风表弟太帅了,这一手水上漂实在太长脸了,感觉就像自己玩了这一手惊艳的水上漂。
秦风稳稳落在船沿上,身体还未停稳就大步往船舱内冲去,刚冲到船舱门口,从里面走出来两个流里流气的青年男子。两人看到秦风,先是一愣,然后大声呵斥道:“什么人?好大的狗胆,敢跑到我们的船上来,找死!”
“去你的大爷的,你们这群人渣,光天化日之下就敢以身试法,简直不知死活。”秦风骂了一声,上前分别揪住两人的胳膊,一拉一拽就把两人扔了出去。
秦风一个箭步冲进船舱里,看到一名光着膀子的中年男子怀里正抱着一个美女狂啃,椅子上还绑着一个美女,两人都衣衫碎裂,披头散,满面泪痕,声嘶力竭地不断哭喊。
两个女人的面容秦风也没看怎么看清楚,只是觉得似乎有几分眼熟,这个时候也顾不上这些,一门心思只是想的是救人,冲进去暴喝道;“淫贼,放开那个女孩!”
光膀子的中年男人吓了一跳,扭过头看到一脸煞气的秦风,愣怔片刻,心想从哪里冒出这孙子,敢坏老子的好事,恼羞成怒地骂道:“什么东西,敢破坏爷爷的好事,想死是不是,信不信老子把你扔到江丽喂鱼。”
秦风上前一把,伸手去抓中年男子,男子一把抓起桌案上的两把柳叶飞刀,反手就甩了出去。
柳叶飞刀呼啸而来,秦风身体微微一侧,躲过第一把飞刀,伸出两根手指轻轻一夹,夹住了第二把飞刀。
中年男子甩出飞刀后从椅子上一跃而起,一掌劈向秦风的天灵盖。秦风挥拳,一个日子冲锤自下而上,与中年男子的手掌撞在一起,同时抬起脚,一个冲天脚猛踹出去,一脚踹在中年男子的胸口上,直接将人踹飞出去,撞在了船舱上。噗通一声,中年男子被一脚踹得七荤八素,撞在船舱上滑落下来,胸口、后背以及手掌剧痛无比,仿佛被一列急行驶的动车撞飞了出去。
这是个硬茬,前所未见的高手,一交手中年男子就知道,这个人太强悍了,自己完全不是对手,捂着胸口瘫倒在地上,咳出一大口血,手指着秦风问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多管闲事,丐帮的事你也敢插手,你就不怕丐帮的报复吗,小心不得好死。”
丐帮?怎么又是丐帮。这个帮派就像无所不在的幽魂,哪哪都有他们,现在不仅自己的业务四处扩张,还插手到娱乐服务业的争斗,各个行业都有染指,如今这辛阳江上的游船也有了他们的份额,看这架势,他们甚至有进军政界的野心,黑白通吃。江南丐帮扩张得太快了,以前只是南华的牛皮癣,现在日益做大,养虎为患了。
“你是丐帮什么人,敢拿丐帮来吓唬我,当老子是吓大的吗。”秦风冷声说道,上前去给那个被绑在椅子上的女孩子松绑。刚走过去,那两个被秦风扔垃圾一样扔出去的年轻小伙子冲了进来,每人手里拎着一把开山刀,照着秦风的后背就砍了过来。
“啊,小心!”另外一个女孩子失声喊道,惊得张大了嘴巴。这个冲进来的年轻人可是她们的救星,真的被砍死了,自己两个人还是难逃被羞辱的厄运。
秦风头也不回,抬腿一个后踢飞踹出去,一脚踹在一名年轻男子的小腹上,把人踹飞出去。然后一弯药,躲过第二把砍下来的开山刀,一把抄起椅子,反手猛砸下去,椅子砸在另外一名小伙子的脑袋上,脑袋开花,血流如注,人也歪倒在地。
秦风从地上捡起开山刀,转过身怒视着两人,挥刀砍下去,削掉了被踹中那个小伙子的头皮,吓得魂飞魄散,直接晕厥过去。而另外一个被椅子砸中脑袋的家伙,从船板上爬起来就往外跑,迎面撞上划船过来的霍天启。
霍天启二话不说,一拳打在对方脸上,然后飞起一脚,把这小子从船上踹飞下去,跌落在冰冷的江水里。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