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62、见缝插针
    余昔挎着秦风的胳膊出现在龙门客栈一号房的时候,现比中午多了三个人,耿乐、颜辉以及岳翔的女朋友都来了。三个都是很漂亮的美女,年龄在二十六七岁,身材长相自不必说,拿不出手的他们也不会带着出来见人。
这三个人秦风是第一次见,一见面就要改口喊嫂子。三哥小嫂子倒也都是场面人,很自然就应承下来,还带了红包作为改口费。秦风不好意思收,一把年纪了还收红包,但挡不住小嫂子们的热情,不得已才收下。
唐亮看到余昔,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心情大好,人一下子就变得开朗了许多,热情洋溢招呼着所有人,谈笑风生,容光焕,重新恢复了他扛把子应有的风采。而余昔表现得也很从容,热情地与每个人拥抱寒暄,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既然大家都维持着场面上的和睦,就没有人故意去挑衅这种来之不易的融洽,说话做事都很有分寸感。
今晚在没喝酒之前,氛围还算正常,大家都很热情,始终在一种应有的热切氛围中进行。其他人结拜已经好几年了,秦风虽然是后加入的,但他确实唯一从政的一个,其他人也都很好看他。大家都知道,别看自己家老爷子现在还在台上,可下了台他们的衙内身份也就不复存在了,到时候别人如何对待他们还不好说,必须有一个自己人帮他们撑着场面,而秦风的潜能是无限的,是他们的希望所在。
聚会无非是吃吃喝喝,落座之后酒肉就上桌了,菜是易小青吩咐大厨亲自做的,酒是五粮液和飞天茅台,这些都是他们自带的,别人送给老爷子,被这些败家子给偷着带出来款待狐朋狗友了。
气氛热烈,酒就下得快,十一个人很快就干光了两瓶五粮液和三瓶飞天茅台。秦风净顾着跟兄弟们扯闲篇了,稍不留心就被唐亮钻了空子,等到他现的时候,唐亮已经坐在余昔身边说着什么,一脸赤诚的样子。余昔面无表情,但眼神却有些迷茫,看得出,唐亮说的话让她狠受触动。
耿乐见秦风的脸色突变,赶忙一把拉住他,扯到沙上坐下,摸出烟来递给秦风,低声道:“大哥憋了一肚子话给小昔说,你就装一回傻,当做没看见,就当我这当哥哥的求你了。可以不?”
秦风默默抽了一口烟,点点头说道:“没事,我相信大哥的为人,也相信余昔,有些话是需要当面说出来,憋在心里早晚憋出毛病。”
“你理解就好,今天兄弟们聚在一起很高兴,千万别闹出什么不愉快。”耿乐打着圆场,生怕原本高高兴兴的场面,因为一点不愉快搞得大家不欢而散。
一根烟抽完,余昔起身走过来在秦风身边坐下来,脸上微微露出一丝笑容,低声道:“你……吃醋了,是不是生气了?”
“你说呢,不吃醋我还是人类吗?”秦风没好气地白了余昔一眼。
余昔笑道:“切!就是说几句话罢了,小心眼。”
“就是小心眼,你不就是喜欢小心眼的人嘛,要不我也跟舒颜去说几句悄悄话,也让你喝一壶。”秦风激将道。
“你敢!看我不给你妈妈打电话告你的状,你妈可是很喜欢我的,让你爷爷打断你的腿。”余昔说道。
秦风笑笑,心情好了许多,问道:“大哥跟你说什么了?”
“你想知道吗?不怕受刺激呀。”余昔笑侃道。
秦风道:“说说吧,我受得了。”
“就不告诉你,难受死你。”余昔一脸得意地说道,昨天在年舒颜那里受的刺激终于找回来了。
过了一会易小青进来了,吩咐服务员打开天字一号房的镭射装备和追灯,进入到了唱歌跳舞的时间。
瞅准一个空子,易小青见缝插针一屁股在秦风身边坐下来,笑眯眯地看着他,低声道:“今晚我怎么感觉氛围怪怪的,你们几个人之间好像有什么事呀,你们关系好乱。”
“就你眼睛毒,看破不说破你不知道吗?”秦风瞪了易小青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易小青嘻嘻笑了一下,道:“究竟哪个是你女朋友?”
“你这是什么意思?”秦风狐疑地看了易小青一眼,他一直以为易小青是知道的,怎么突然冒出这个问题。
易小青道:“我感觉那个姓年的跟你特别合适,长得也有夫妻相。那个余什么的名义上是你女朋友,可我总觉得你们两个不合适,随时有可能散伙。那个叫俞飞鸿的对你也有点意思,不过呢她太花心了,估计不会长久在一个男人身上用情。”
虽然听着有些不舒服,但秦风猛然对易小青有点刮目相看了,她是如何一眼就看出了端倪,这有点太诡异了。
“你是怎么分析出来的?奇怪,你跟她们都没怎么接触过,凭什么做出这样的判断?”秦风惊疑地问道。
易小青勾了勾耳边的碎,得意地笑了一下,说道:“直觉,女人的直觉。你知道吗,这世上是真的有第六感的,有些东西根本不需要了解详情,只凭一个眼神就能看出问题。你是不是觉得我分析得有点道理?”
“算是靠点谱。我看你不用打什么工了,直接去摆摊算命得了,都有点女巫的意思了。”秦风调侃道。
易小青翻了个白眼,问道:“那我呢,你把我当什么人?我在你心目中就没有一点地位吗。”
“你不是女巫嘛,不是有第六感嘛,你在我心里什么位置你感觉不到吗?”秦风马上把这句话还给了易小青。
易小青气得肝疼,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道:“你们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处处留情,却处处无情,早晚你要遭报应的。”
“你快行了,别在这种场合说这种话,该干嘛去干吗。”秦风沉下脸,这里有你吃醋的份嘛。
易小青猛然意识到自己的确有点没事找事了,赶忙吐了下舌头,抓起一瓶酒给自己斟满酒,娇笑一声道:“来,秦市长,我敬你一杯,提前给你拜个年,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说完她一昂脖子将杯中酒喝完,亮着杯底看着秦风,眼角却有泪光闪现。这目光看得秦风心中一软,端起酒杯也是一饮而尽。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