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48、孤男寡女
    最能证明男人武力的是什么?一个是射击水平,另外一个自然就是拳头,谁的拳头硬,谁说的话就最有力量。拳头很多时候其实并不解决问题,但是拳头却是资本。在崇尚武力的世界里,拳头意味这一切,包括权力、财富和美女,因此拥有一对铁拳,是每个男人的梦想。
秦风笑了笑,说道:“今晚我过来一个是跟大家熟悉一下,另外一个目的就是教习大家内家拳基本的呼吸吐纳之法。呼吸吐纳之法不是内功修炼的心法,但是对练气养身是很有帮助的,掌握了这个可以帮助大家找到学习内家拳的窍门。”
“那您就快教教我们吧。”雪豹迫不及待地说道。在军队里也有武林世家出身的教官,只是真正的宗师级大家并不多,而且教习的功夫需要经年累月的练习,在军队这种成班里并不吃香,也不是很实用,因此军队的搏击格斗都以简单实用为主,讲究一招毙命。可惜这些招式跟身体状况有很大关系,长时间不练习的话慢慢也就生疏了。
接下来,秦风让所有人打坐在床铺上,开始慢慢告诉他们口诀和要领,言传身教,将秦家拳入门的呼吸吐纳之法教给了众人。年舒颜其实已经掌握了要领,现如今她每天早起晚睡都要练习一会儿,感觉特别有用,身体变得轻盈灵活了许多,肺活量也加大,不仅有助于睡眠,而且能够提升内分泌排泄。坚持了一段时间候,大家都说她的皮肤和精气神变好了许多,受益匪浅。
教了大概一个钟头,每个人慢慢掌握要领后,运用这套呼吸吐纳之法果然大有裨益,感觉神清气爽了许多。
教习完,秦风站起身说道:“明天六点钟起床,我会过来跟大家一起参加晨跑,在晨跑过程中运用这套呼吸之法,对短时间内提升身体素质是很有帮助的。等大家掌握了要领,我再教你们内功心法和秦家拳基本的套路。好了,就这样吧,我得回去了。”
众人起身敬礼,秦风笑了笑,迈步走出宿舍,一回头现年舒颜这个跟屁虫也跟着出来,纳闷地问道:“你晚上不住这里吗?”
“这里都是大老爷们,我一个女孩家家的,难道要跟他们住一间宿舍?你脑袋怎么想的。”年舒颜愠怒地说道。
秦风说道:“那我送你去市委招待所吧,在那里开间房。都说了,军营里都是老爷们,你待在这里的确不合适,还是回江州,换个男护理过来就是了。”
“我不,我就要在银城,晚上就住你家里,看着你,免得你被别的妖艳贱货给拐跑了。”年舒颜执拗地说道。
秦风再次无奈了,他就知道,年舒颜这次来根本就是打着护理的幌子来找自己的,真要是朝夕相处,不出事才怪,余昔那边肯定也会知道,解释都没办法解释。这可真是个头疼的问题。
回到市政府自己的宿舍,秦风坐在车里,用车内安装的雷达扫描仪四处侦察一番,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躲在阴暗的角落,每天跟踪偷拍自己的照片,但是并没有找到窥视者,心里有点失望。
“你找什么呢?怎么神神秘秘的。”年舒颜看秦风打开雷达扫描仪,在视频中寻找着什么,小声嘀咕了一句。
秦风关了雷达扫描仪,说道:“有人一直偷偷跟踪偷拍我,我想把这个混蛋找出来,不过看样子今天没来。算了,我们上楼吧。”
“身正不怕影子斜,你还怕被人跟踪偷拍吗?”年舒颜又嘀咕了一声,下车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拎出自己的行李箱。
秦风回过头瞪了她一眼,不客气地说道:“你说得轻巧,谁没点隐私,每天活在显微镜下,你乐意吗?就拿现在你跟我回家这事说,我们确实没干什么事,可是别人看到你大晚上跟着我回家会怎么想?你说的清楚嘛。”
“别人爱怎么想怎么想,我才不在乎哩。”年舒颜反驳道,一脸的满不在乎。
看着她这幅样子,秦风真想把她扔到楼下不管了,你们是不在乎,因为谁也不能拿你们怎么样,可谁替我考虑过?一个个都这么任性,却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看到秦风脸色阴沉,年舒颜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小心翼翼说道:“好啦,别生气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你本来就错了,算了,不跟你计较。今晚还是老规矩,你睡卧室,我睡书房,咱们互不侵犯。”秦风低语道,扭头又四处观察一番,没有感觉到危险,心里稍安。
进了房间,打开灯,秦风进厨房烧了一壶水泡茶,年舒颜进了卫生间洗澡。她这次来可是精心准备过的,拎了一只小行李箱,里面放了几件换洗衣服,以及女人瓶瓶罐罐的化妆品,一幅打持久战的架势。
泡好两杯茶,秦风打开电视看了会新闻,等年舒颜从卫生间洗漱完出来,秦风看了眼一身清爽的年舒颜,说道:“今天早点休息吧,明天早晨五点起床,你能起得来吗?”
“嗯,起得来,只要跟你在一起,我没有什么事是做不到的。”年舒颜看着秦风嫣然一笑,走到沙旁,靠着秦风坐下来,身上香喷喷的沐浴液清香,以及沁人心肺的香水味扑入秦风的鼻腔里。
秦风递给年舒颜一杯茶,往外挪了挪屁股,眼睛仍然盯着电视,刻意与她保持了适当的距离。这大半夜的,孤男寡女独处一室,一不小心就是天雷勾地火,自己还是要把持住。
“你干吗坐那么远,难道我对你真的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吗?”年舒颜幽幽地说道,眼神就有几分幽怨。
秦风放下茶杯,站起身,扫了一眼粉嘟嘟的年舒颜,心脏跳动得越来越厉害,深吸一口气,迈步往卫生间走去,关上卫生间的门,长出一口气,刚才真是太危险了,差点把持不住自己。
脱掉衣服,打开热水,站在莲蓬头下冲澡,刚冲了几分钟,卫生间的门被人推开了,一条曼妙的身影闪了进来,从后面一把抱住了秦风的腰。柔软的身躯,带着芬芳的温度,让秦风脑子一片空白。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