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69、患得患失
    会议结束后,不少人上前来给秦风道喜祝贺,其中还有不少刚才还在放嘴炮,满嘴反对意见的人,脸上都挂着或虚假或真诚的微笑。对于自肺腑祝贺的,秦风也回以真诚的微笑,嘴上谦虚几句,对那些刚才还在放嘴炮,当任命不可更改一锤定音后马上改变态度的人,秦风心里极度的厌恶,脸上都掩饰不住自己的鄙夷。
人没有立场很可耻,墙头草摇摆不定,想要左右逢源,谁都不得罪,关键时刻背后捅刀子,小人反复无常,是最需要提防的。其实秦风反而不厌恶,甚至有几分尊重政见不合立场坚定的人,这些人至少有自己坚定的信念,不会轻易左右摇摆。有立场的人就有原则,有底线有操守,没立场的人你能见到他的操守才怪。
刚才反对过秦风的聂瑜和江珊也过来祝贺,脸上挂着笑,嘴上说道:“秦市长,我们刚才考虑不周,犯了经验主义和官僚主义的双重错误,希望您能见谅。大家都是为人民服务,为党工作,政见不合可以坐下来好好谈,希望秦副市长不要因为这件事对我们有成见。”
秦风心想,没成见才见鬼,妈的,你们嘴上痛快了,老子窝了一肚子火,新官上任三把火,你们都是老子分管的职能局下属,不拿你开刀拿谁开刀?
“以后大家互相还是需要多沟通多交流,明天你们到我办公室,大家先聊聊,交换一下看法。政见不合很正常,但如果是为了反对而反对,那就不是负责任,而是唱反调,以此显示自己的重要性。你们说呢?”秦风冷声说道。
江珊和聂瑜讪讪地笑着,连声称是。其实两人在放完炮就开始后怕,这个煞星岂是好惹的,多少比他级别还高的领导毁在他手里,简直就是个杀手,跟他做对的大多没有好下场。
从会议室出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秦风点燃一根烟,重新泡好一杯茶,想一个人安静一会。6续有人打着汇报工作的名义要见秦风,秦风心里烦躁,这时候谁都不想见,只想一个人静静,让钟文在外面直接挡了。
抽了几根烟,喝完一杯茶,情绪稳定了许多,这时候钟文又敲门,进来后说道:“秦市长,有个人想见你。”
“不是吩咐过你吗,我现在谁都不想见,怎么这么冒失,要我强调几遍。”秦风不悦地说道。
钟文尴尬地搓搓手,说道:“她说她是你七妹年舒颜,专程从江州赶来给你道歉的,我知道你现在心情很烦躁,但我觉得你还是应该见见她,毕竟人家大老远专程跑来的。”
年舒颜专程跑到银城来给自己道歉?秦风有点蒙,这他娘的是哪门子事,有什么好道歉的,还需要当面道歉,这也太小题大做了吧?女人的有些行为完全是受情绪支配,谁也摸不准她们的脉。
“她人呢?”秦风叹了口气问道。
钟文应道:“就在我办公室,我要不要带她进来?”
“带进来吧,哎,真是多事之秋啊。”秦风无奈地说道,感到一阵头大,今天的会本来就生了一肚子气,又来了一个刁钻古怪的结拜妹子,这一天是别想消停了。
钟文出去了,过了一会带着穿着一身职业套裙的年舒颜,职业套裙外面披了一件风衣,看来她来的仓促,连上班时的衣服都没换,披了一件外套就跑来了,脸上的表情也很复杂,眼神里充满了幽怨和委屈。
“老七,你怎么突然就跑过来了?什么事这么紧迫,非要当面说清楚。”秦风狐疑地问道。
年舒颜在沙上坐下来,低着头也不说话,一幅楚楚可怜的样子,等到钟文泡了一杯茶递给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眼睛忽然就红了,满腹委屈地说道:“都说了,专程来给你道歉的。今天中午给你打电话时我的态度不好,绝交的话是胡说的,你别往心里去。”
“我知道你说的是气话,所以压根没往心里去啊。就这么点事,还值得你专程从江州跑一趟,这……”秦风苦笑道。
年舒颜说道:“你觉得是小事,我却不这么认为,你对我来说很重要,明白吗?”
“好吧,我被你打败了。哎,吵架其实很正常,越吵感情才越深厚,你也别太小题大做了。”秦风笑笑,在年舒颜对面坐下来。
年舒颜低头吹了吹茶水上面的茶叶,轻声嗯了一声,小口喝了口茶,抬起头目光炯炯地看着秦风,咬了咬嘴皮,说道:“你真的不生我的气了?”
“我当时有点生气,现在过去了也没气了。哎,你还是个小姑娘,我怎么能跟你计较呢。”秦风柔声说道。
年舒颜眼泪忽然就流了下来,眼帘低垂道:“其实我知道是我不好,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最近总是患得患失的。你和余昔的事是你们之间的事,我没有权力干涉,我只是生气你没把我当回事,上次你就差点把我丢在南华自己一个人回来,让我感觉我特别没价值,我在你心里就一点位置都没有吗。”
秦风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了,女人一旦开始患得患失,证明她进入了自己的恋爱节奏,这是遇到真爱了吗?可是自己有时候都讨厌自己,像个人渣一样,整天在女人堆里打滚,她到底喜欢自己什么呢?
“你……怎么不说话了?”年舒颜问道。
“说……说什么?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也许你该找个男朋友了,有一个人牵肠挂肚也是好的。”秦风苦笑道。
年舒颜低下头,看着茶杯里的茶叶,默默无语半天,忽然抬起头说道:“今晚你陪我吃顿饭吧。”
秦风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点点头说道:“这是自然,你大老远跑过来,我当然应该请你吃顿好的。说吧,你想吃什么?”
“我想吃龙虾,可以吗?”年舒颜像个孩子一样天真地笑了,一笑起来满脸的乌云就散尽了,有一种雨后天晴的感觉。
秦风笑道:“当然可以,我这就叫秘书订房间。龙虾,管饱。”
年舒颜像个孩子一样笑了,说道:“太好了,今天中午饭我都没吃,这会都快饿死啦。”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