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36、红眼病
    吃了什么药能吃死人?这事听起来多少有些荒唐,而且邻村的人居然兴师动众,召集一群村民跑到诊所来闹事,总感觉这里面有不可告人的阴谋。
于公于私这事自己都得管,秦风紧了紧衣服,跟着往诊所方向跑去的村民身后,亦步亦趋来到诊所门口,果然看到有近百的李家沟村民将诊所和村委会都围了起来,领头的几个人激动地大声呼喊着:“秦明月,秦志戬,你们给老子出来说话。”
此时的雪下得越来越大,天地间白茫茫一片,这么大的雪天不在家里围炉喝酒,却跑到诊所来搞事情,也不知道这些人哪里来这么大的心劲。
秦家庄的村民也6续聚集到诊所门口,一个个握着拳头怒视着李家沟的这些村民,作为一个宗族聚集的村落,村民历来遇到外辱都是十分团结的,根本就不问缘由,只要是针对秦家庄的都是敌人,更何况这次李家沟的人还是直接冲着族长来的,这还得了。
双方先是互相对骂,很快开始互相推搡起来,大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架势。秦风躲在人群后面观察,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他不太方便露面。虽然他现在是副市长,可在四邻八乡的村民眼里也只当他是一个后辈,没有什么威信可言,真正说话算数的还是要看辈分。
正当双方摩拳擦掌,群殴就要生的时候,穿着白大褂的秦明月和秦志戬从诊所里出来了,两人站在大门口,扫了一眼吵闹不休的人群,身上散出一股浓烈的不怒自威的威严,骚动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
“吵什么?李家沟派一个代表出来,有事说事,没事早点回去吃饭,大雪天的闹腾什么。”秦明月背负着双手喝道,那股威严让人不敢直视。李家沟被煽动起来的村民原本一个个群情激愤,自认为自己有理,可以到秦家庄来闹一闹,泄下自身淤积的各种不满和妒火,可真的当秦明月父子出现在他们面前,才意识到传言不虚,秦家父子绝对不是软柿子,任由别人拿捏。
李家沟的人面面相觊一会,几个领头的聚在一起商议片刻,推出了他们的代表——一个年龄大概在五十岁左右的汉子。这家伙穿着一身蓝色的大棉袄,头上戴着棉帽,一个酒糟鼻子十分醒目。
蓝棉袄的汉子上前一步说道:“秦老爷子,我们李家沟的人在这里瞧病,打完吊瓶,你们的大夫给开了几幅处方药带回去,结果回去吃了药当天晚上人就不行了,上吐下泻,这会连床都下不来,原本活蹦乱跳的大活人,吃了你们开的药就成了废人,眼看就要不行了,这事你们总得给个说法吧。”
“处方药吃死人的事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你说的那个人呢,现在哪里?抬到诊所来我瞧瞧,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秦明月沉着脸说道,心里有一种很不好的直觉,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这背后说不定是什么人得了红眼病,想伺机生事,砸了济世堂这块招牌。
蓝棉袄的汉子说道:“人现在他家里,连床都下不来,这么冷的天抬到这里来,恐怕半路上就不行了。秦老爷子,你是秦家庄的族长,十里八乡的名人,这事你得给我们个说法,一旦人没了,你们济世堂这块招牌我们就得给砸了。”
“想砸济世堂的招牌,我看哪个敢动一根手指头,还反了你们了。”一向好脾气的秦志戬也怒了,这摆明了是来踢馆的,什么处方药吃死人,全是扯淡。
秦家父子不是不知道,自从济世堂诊所开办以后,秦家庄的招牌也打出去了,成了一个游客趋之若鹜的所在,村民的日子一天天红火起来,十里八乡得了红眼病的人不在少数,都认为秦家庄抢了他们的饭碗。农村人就是这样,尤其是穷人,见不得别人好,原本大家都穷的时候关系还不错,邻里都挺和睦的,可一旦有一家富裕起来,羡慕嫉妒恨的人就层出不穷。
“就是,我们倒要看看,谁敢砸济世堂的牌子。王八蛋,你们是不是得了红眼病,看到我们秦家庄一天一个大变样,心理不舒服了,有本事自己去致富啊,眼红别人有什么用。”秦家庄的人跟着嚷嚷起来。
秦明月眼睛盯着蓝棉袄的汉子,冷声问道:“说,到底是谁煽动你们来闹事的?背后是谁指使你们的。”
“秦老先生,你可不能信口雌黄,胡乱猜测,谁也没煽动我们,我们就是为乡亲抱打不平罢了。人的确是吃了你们开的药快不行了,不信你可以跟我们去看看,只要是误诊,你们诊所得负全责,该赔钱赔钱,该赔礼赔礼,秦家庄也不能仗势欺人不是。”蓝棉袄的汉子说道。
秦明月冷笑一声,抬头看了眼漫天的雪花,叹了口气说道:“好,我跟你们去李家沟走一趟。”
“不行啊族长,你可不能冒这个险,这么冷的天,还下这么大的雪,你绝对不能去。李家沟的人从来蛮不讲理,他们这是要设计陷害你,你这一脚踏进去,万一他们把你扣下来可如何是好。”秦家庄的村民们纷纷劝阻,他们才不相信李家沟人说的鬼话。
秦明月淡淡笑道:“无妨,别看我一大把年纪,身子骨还硬朗,别说区区一个李家沟,就是狼群虎穴我也来去自如。”
秦志戬赶忙阻拦道:“父亲,还是我去吧,你留在诊所。”
这时秦风不得不出面了,分开人群上前,走到秦明月和秦志戬身边说道:“爷爷,爸,诊所这么多病人,你们都走不开,让我去就是了。李家沟也不算远,开车半个小时就到了。”
秦明月看了眼秦风,点点头道:“也好,这事你该管,那你就去吧,叫上长生和铁蛋。去了李家沟,有理讲理,最好能够和平解决问题。如果真是我们误诊了,该赔礼赔礼,该道歉道歉,不要让人说我们仗势欺人,明白吗?”
“知道了爷爷,我去回。”秦风说道,转过身看了眼李家沟的人,说道:“各位乡亲,我跟你们走一趟。不过丑话我说在前头,真要是误诊,该我们承担的责任绝对不推脱,但要是有人被人利用想到秦家庄闹事,那我一定会追查到底。”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