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00、人情冷暖
    “什么叫诓来了,你小子不会说话就少放屁,她们是自己要来的,年轻人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很正常。”秦风没好气地骂道。
秦二牛嘿嘿地傻笑两声,摸了摸脑袋走到伊美身边,上下左右打量一番,笑道:“这个妹子归我了,带回秦家庄好好调教。铁蛋,那个归你,白捡个这么漂亮的媳妇儿。”
看到秦二牛和秦铁蛋不怀好意的淫笑,伊洋和伊美再单纯也懂是什么心思,纷纷躲在了秦风身后,有点怯生生地用力摇着头,搞得所有人都哭笑不得。
“好了,别闹了,这里说话不方便,大家去房间吧。”秦风说道,让铁蛋前面带路,大家上楼到了秦二牛等人住的大套房里。
进了房间后,秦风连比带画的给伊洋和伊美说了半天,终于做通了她们的思想工作,同意先跟秦二牛等人去秦家庄,先学语言,然后学文字,接触各类简单的通讯工具,学习在文明社会生活的简单技能。
安顿完伊美和伊洋后,秦风自掏腰包奖励了跟自己执行任务的秦家庄子弟每人五千块钱,然后让秦二牛等人带着伊美和伊洋先回秦家庄,另外打电话派秘书钟文去白山处理完这些琐事,虽然秦风嘴上不说,但所有人都明白,秦风跟国安的确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只是不能公开承认。秦二牛和铁蛋等人开着两辆车,载着伊洋和伊美回秦家庄了,就剩下秦风和余昔、李红三人。李红一直跟着,没怎么说话,却也不走,就等着跟秦风和余昔好好谈谈。
“好了,现在就剩下我们三个人了,是不是可以开诚布公地谈谈了?”三人在市委招待所餐厅找了个包房坐下来,李红坐在秦风和余昔对面,一脸公事公办地说道。
秦风摸出烟盒来抽了一根,瞥了一眼余昔,点燃火说道:“其实上次当着萧局长的面,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不是我们不合适,而是我们不适合结婚,两家人之间的观念分歧太大。我们改变不了你,你也改变不了我们,这种无谓的争执会耗尽人所有的精力,得不偿失。”
“那你和余昔的家庭观念就没有分歧吗?如果论门当户对,他们家是副省部级干部家庭,你们虽然也是世家,但毕竟是过去的事了,此一时彼一时。”李红反问道。
这也是秦风的痛点,和余家的地位相差悬殊,估计他父母那一关也是过不去的,可是在没有尝试之前就放弃,显然对不起余昔的厚爱。
“我们家的事不用你操心,我父母的工作我会去做。至于你说的门当户对,我并不赞同,秦风自己很努力,很上进,他的前途不可限量,我父母都是很开明的人,他们自然看得到这一点。家境再好,自己不上进,是个窝囊废也没用,我看重的是他的品质和才华,他父母我也非常喜欢,都是通情达理的人。”余昔一本正经地说道。
李红冷笑一声,不屑地反驳道:“但愿你说的都是真的,但说实话,我也不太好看你们两个的未来。人都是世俗的动物,谁都别侥幸认为自己能够免俗。现在你的感情可能是真的,但当你面对更大的利益诱惑时,你还敢说你丝毫不动心吗?”
“你说的只是一种可能性,人不应该因为怕失败就不去尝试,这就要看你是追求结果,还是追求过程。我努力过,尝试过,就算是失败了,我也不会因为没有努力过而感到遗憾。”余昔道。
李红道:“既然你可以尝试,可以为了自己的目标去努力,我为什么不可以?我和他并肩作战过多次,我们之间有默契,我珍惜这份生死之交,难道我就有错吗?就算我以前犯过错,但我也有试错的权力,错了改正就是了。”
“你只是不甘心而已,最不能勉强的就是感情这种事,最起码要你情我愿。如果秦风愿意跟你尝试,我也没办法,可现在是他不愿意,你只是剃头挑子一头热,这有意思吗?”余昔淡淡地说道,言语间有一种胜利者的姿态,让李红心里一阵抓狂。
“我就是不甘心,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输过,感情上我也不想输,这口气我咽不下!”李红怒声道。
秦风摇头叹气,这种不甘心最可怕,正是因为没得到才觉得好,可一旦到手了马上会现不过如此,继而失落难过,然后是迁怒,这一类人总是跟自己过不去,不肯原谅自己,人就活得太累。
“李红,如果我是你,就不会跟自己较劲,这没有意义。”余昔轻描淡写道。
李红感觉再谈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猛的站起身来,秦风不表态就是表态,立场完全在轻敌那边,自己一厢情愿的感觉好无趣,可还是不甘心,咬着牙说道:“我是不会放弃的,秦风,我会一直等着你,直到你回心转意。”
撂下这番话,李红怒气冲冲往外走去,拉开门正好碰到正准备进门的欧云飞,两个人差点撞在一起。欧云飞看到满脸怒气的李红,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问道:“这是怎么了,谈崩了?”
李红冷哼一声,没有接这个话,用欧云飞旁边挤过去,大步离去,背影看起来异常的悲壮。
“老爷子,你忙完啦,快坐吧,今晚我们陪你好好喝两杯。”余昔走过去搀扶住欧云飞的胳膊,笑意盈盈地说道,心里别提多美气了。在感情上,女人都是很小气的,能战胜情敌就是一种荣耀。
欧云飞坐下来,接过余昔递过来的酒杯,摇头苦笑道:“一扇门,却是两个世界,进则净土,退则凡尘。天下之道论到极致,百姓的柴米油盐;人情冷暖论到了极致,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一个情字。我这一把年纪了,今天也跟着你们年轻人胡闹了一回,罪过罪过。”
欧云飞忽然冒出这么一个感慨来,让秦风和余昔都有些吃惊,两人对视一眼,相视一笑。秦风猛然想起来,欧云飞和爷爷的恩怨,起因也不过是小师妹,也许当年他们年轻的时候,都喜欢过小师妹,最终因为小师妹而结下嫌隙。
人啊,能免俗的还真是没几个。
“欧前辈,你这番话说得很有几分哲理,算是看透了人世百态。冲您这番话,我们敬你一杯。来,干了!”余昔站起身,端起酒杯与欧云飞碰了一下杯子,然后一饮而尽。欧云飞和秦风也碰了一下,昂头一口喝干。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