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79、派上用场
    秦风想了想,说道:“缺医护人员可以从白山调人,或者向省里申请支援,从各地调集医护人员和医疗器械过来支援,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嘛。实在不行,可以从我们家的诊所调集人手,虽然大多是赤脚医生,可医术还是不错的。”
“废话,要能调集支援我还要你干吗,你早点回来帮忙,别在南华躲清闲,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尤天亮没好气地说道。他听出来秦风是在推脱,摆明了不想管这些事,心里有点恼火,这家伙也学会装腔作势了。
秦风说道:“好吧,我看看行程,能尽量赶回去就赶回去。”
尤天亮挂了电话,听出来秦风是在推脱,能赶回来才见鬼,无奈地叹了口气,抓起办公桌的座机,拨通了顾正国办公室的电话。电话接通后,尤天亮问道:“顾书记吗,我是尤天亮,你现在有没有时间,我想过来跟你聊聊。”
顾正国也是刚从外面回来,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了,有气无力地说道:“有时间,你过来吧,我也正想找你聊聊。”
挂了电话,尤天亮喝了一大口茶,点燃一根烟抽了半支,捋顺思路后掐灭烟头,起身往市委那边走了过去。
欺负跟大表哥霍启封下了三盘围棋,三局两胜,霍启封输了,丢掉棋子叹了口气,苦笑道:“哎,这棋局如人生啊,下棋这东西还真得拼智商。听说你当年高考是你们省的文科状元,这智商至少得有一百五以上吧。”
秦风笑着从烟盒里摸出一根钻石江南烟,点燃抽了一口说道:“没测过,智商再高有啥用,还不是说被停职就停职了。现在走到哪都得拼爹,我算是做不了官二代,也当不成富二代,只能给官二代当爹了。”
霍启封笑了,说道:“既然知道要拼爹,那你干吗不来南华。爷爷和我爸都挺看好你的,在南华不是一样为人民服务嘛。要我说,这次你干脆就别回去了,让江南省跟你们那边沟通,以交流干部的名义把你调到南华来,三十岁之前,至少给你弄个副厅级,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最近这几天,霍家人一直在怂恿他来南华,作为霍家的接班人培养。这个说,那个也说,搞得秦风都不敢随便跟他们说话了,苦笑着摇头说道:“这个不着急,要来也得等我把那边的事情捋顺了,很多工作都只做了一半,等到银城什么时候真的成为旅游文化名城,我可以考虑到南华来工作,半途而废不是我的风格。”
“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啊,你也看到了,爷爷的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了,等到银城变成旅游文化名城,爷爷还在不在都不知道,人走茶凉的道理你应该懂吧。霍家现在南华有这样的地位,主要是爷爷还活着,真要是百年之后,霍家是什么情景还真的不好说啊。”霍启封不无忧虑地说道。
说道这里,秦风忽然想起来那天晚上遇到的那个乔三,问道:“哎,大表哥,你认识不夜天的老板乔三吗?他的真实身世知道不。”
乔三?霍启封瞄了眼秦风,说道:“不知道乔三的人在南华很少,但知道他真实身世的还真不多。不过我听说他是江南现任省长乔金明的私生子,乔新明当年插队时在插队的村子里把一个姑娘的肚子搞大了,但回城后就抛弃了那个姑娘。姑娘虽然没嫁人,但还是坚持把孩子生下来了,就是现在的乔三。乔金明良心现了,觉得自己愧对那个姑娘,所以对这个乔三特别好,什么都让着他。
就说不夜天吧,当初只是一个比较小的夜总会,后来被乔三盘下来,通过乔金明从银行前后贷款上百个亿才有了今天的规模。应该说,这个乔三还是有点商业头脑的,不过穷人乍富得瑟得不行,你那天晚上见过他了吧,是不是做事特别狂妄?”
秦风点点头,这个乔三显然是穷人乍富的代表,总以为谁都应该给他点面子,物以类聚,他手下那个大背头算个什么玩意儿,在自己的厂子里也敢搞事,为非作歹,目空一切,这都什么年头了,还敢硬抢人,简直无法无天。
“乔三肯定要报复天启表哥和秀秀,这段时间要留点神,他们出入的时候小心点,最好暗中有人保护。乔三是个有仇必报锱铢必较的家伙,不得不防啊。”秦风提醒道。
霍启封苦笑道:“你说你们也真是,怎么出去玩老能碰到这种事。秀秀和天启这两个家伙简直就是唯恐天下不乱,走到哪都惹事,真是不让人省心。”
“年轻人嘛,都这样喜欢惹是生非,等上点年龄,结了婚就好了。”秦风解释道。
这时候大表嫂招呼着吃饭,两个人把棋盘收起来,上了餐桌吃饭。大表嫂是个知性美女,在一所大学里当副教授,戴一副眼镜,说话温文尔雅,跟大表哥十几年了,还是那么恩爱,实在让人羡慕得紧。
话说尤天亮到了顾正国的办公室,开门见山道:“顾书记,现在正是用人之际,那个空降兵刘钊简直就是个废物,光说不练假把式,整天坐在办公室里瞎指挥,连大门都不迈出去,外面都洪水滔天了,他还岿然不动的,上面怎么把这样的废物塞到我们银城来了。”
“你是市长,这话你应该当着他的面说,跟我说没用。”顾正国没好气地顶了一句,心里也来火,就没见过这么当领导的。
之前他对刘钊印象还不错,至少这个人说话还是很得体的,可真干起活来却是说得多干得少,这样的干部哪里都有,可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就不舒服,干不了活,理论还一套套的。中层干部是需要冲锋陷阵的,真正做决策的是上层,轮得到你来指手画脚的吗。
尤天亮见目的达到了,这才提到正题,说道:“这个刘钊干不了活,那就把能干活的叫回来。秦风已经被停职好几天了,这个处分是不是可以撤销了,好赖让他回来给我搭把手吧,现在传染病肆虐,他懂医术,肯定能派上大用场。你觉得呢?”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