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27、遥控炸弹
    秦风这回真的有些毛了,他意识到,这个自信满满的家伙绝对不是在开玩笑,一定是掌握了什么足以一击致命的法门,可是左思右想,自己能有什么弱点被他抓在手里呢。
猛然之间,秦风隐约闻到了一股汽油的味道,后背一阵凉,脑子里划过一道亮光,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立刻靠路边停下车,迅从驾驶室出来,打开副驾驶室的车门,一把抓住已经在沉睡中的霍天启,揪着他从车里拖出来,扛在肩膀上就往前面跑。
刚跑出去没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轰的一声火光四起,这辆九成新的北京现代就炸得粉碎,车身都飞上了天空,剧烈的冲击波狂涌而来,秦风猛然往路边的田野里扑了下去,肩膀上的霍天启在沉睡中被扔出去,身体摔进泥土里,呛了一嘴泥巴,而秦风在扑倒在地的同时,后背被火焰点燃了,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才把火扑灭,又惊又吓,几乎魂飞魄散。
“怎么回事?我靠,这他妈是干吗啊,犯得着用炮轰吗。”霍天启从地上爬起来,满脸惊愕地看着被炸得粉碎的轿车,以及狼狈不堪的秦风,眉毛头都烧焦了,两人等于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捡了条小命回来。
秦风惊魂未定,怔怔地看着火光滔天的车辆,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这么多年来,再激烈的斗争都没有像今天这样惨烈,这样惊心动魄,那个买单送断头饭的家伙在车底下安装了*,随时都可以要了自己的小命,斗争已经到了刺刀见红的激烈程度了。人为了利益,真的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啊。
“有人要……要杀我们,表……表哥,你赶紧回南华吧,银城太危险了,这地方不是你待的。”秦风战战兢兢地说道,人生第一次感觉到巨大的威胁和恐惧。
令人吃惊的是,霍天启眼神里闪烁出的不是畏惧,而是一种难以掩饰的兴奋,他握紧拳头怒吼道:“卧槽,他妈的来得好,这才刺激,这才有意思,好男儿就应该过这样的生活。表弟,我决定不走了,跟你并肩作战。”
秦风无奈地摇头,这时候捏在手里的手机居然还没挂断,里面还有人在说话:“喂喂,姓秦的,算你小子命大,居然这都让你逃过一劫,不过下次你就没这么幸运了。”
“*大爷,你他妈到底是什么人,有种出来跟老子单挑,用这种卑劣的手段,真是可耻!”秦风冲着话筒怒吼道。
阴测测的声音却笑了,说道:“这算是对你一次小小的警告,最好按照我说的话去做。记住,你只有三天,三天后签约仪式无法正式举行,你会收到一个很好的礼物,也许是你母亲的一只手,也许是你爷爷的一条腿,你自己掂量吧。”
说完这番话,对方就挂了电话,手机里传来一阵嘟嘟的忙音。在逐渐镇定之后,秦风暂时保存下这个手机号码,虽然明知道不会有什么结果,这个手机号码以后肯定不会再次使用,但这却是唯一的线索。
猛然想起临走前饭店老板的那句话,秦风脑海里一阵闪亮,没错,既然他去过柴家饭店,那老柴一定记得他的相貌,如果饭店内有摄像头还会拍下他的正脸,想到这里秦风又激动起来。这次老子不死,下回死的就是你了。
远处传来一阵警笛声,由远及近,秦风和霍天启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整理了一下被火焰撩过的头和眉毛,扯了扯被火烧得不成样子的衣服,看到一辆警车在燃烧的报废车前停下,李红和林天匆匆忙忙从车上跳下来,冲到车辆前,大声呼喊着秦风的名字。
当李红认出这正是秦风那辆车时,如同五雷轰顶,一阵头晕目眩,秦风就这么死了吗?这怎么可能,那么强大一个人,刚才还坐在一起喝酒吃肉,把酒言欢,可眨眼的功夫,秦风居然被炸死在车里,这让她根本无法接受,抱头蹲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而林天等其他几个人也是一阵黯然落泪,脑海里涌出一股强烈报仇的欲望。
“嚎什么,老子还没死呢。要我死,哪有那么容易。”狼狈不堪的秦风和霍天启从田野里走出来,看着失声痛哭的李红说道。脸上虽然没什么强烈的表情,但心里却很感动,如果自己真的死了,能看到有人在坟头上哭两嗓子,心里还是很安慰的。
李红仍然抱着头痛哭,根本就不相信秦风还没死,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难以自拔。而林天看到秦风好半天也是难以置信,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了看黑暗中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辨认出确实是死而复生的秦风,大叫了一声,扑上去抓着秦风上下打量一番,回过头对李红吼道:“队长,秦市长没死,他还活着呢,活蹦乱跳的。”
李红慢慢抬起头,瞪大眼睛看着站在那里眉毛头烧得焦黄的秦风,好半天才相信自己的眼睛,尖叫着冲上来一把抱住秦风嚎啕大哭:“你没死,没死太好了,活着就好,活着就好。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被炸死了,我都不想活了。”
秦风笑笑说道:“都说了我这人命硬,是打不死的小强,哪有那么容易被人干掉。”
霍天启撇撇嘴,不服气地说道:“哎,你们这些人也太不讲义气了,我也是死里逃生,刚才还一块称兄道弟的,咋没人抱着我哭一鼻子,好赖也庆贺下我劫后余生不是。”
林天哈哈大笑着上前抱了抱霍天启,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好小子,够爷们,从鬼门关走了一趟还能说这种话,一听就是条好汉,你这兄弟不错,我林天认下了。”
秦风看着李红问道:“你们怎么来的这么快?是接到报案还是……”
李红擦了擦眼睛,吸吸鼻子说道:“我接到柴老板的电话,他告诉我突然想起来了,结账那个人说他的名字不是段天涯,而是断头饭,感觉这个名字不吉利,像是咒人死。我预感不妙,你可能有危险,所以带人来支援你,没想到真的出了这么大的事,你的车底下是不是被安装了*?”
秦风点点头,正想说马上回去找柴老板,问清楚那个人的相貌,再看看店内有没有安装摄像头,可忽然一种极度不好的感觉在心头浮现,惊叫道:“不好,柴老板有危险,我们马上回柴家饭店,快,快走。”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