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18、临阵换将
    秦风这是要罢工了,顾正国和尤天亮也很无奈,相视苦笑一声,谁也不知道怎么安慰这小子。被人窃取胜利果实这种事,搁在谁身上肯定都是不爽的,有情绪是正常的,没情绪反而不正常。如果秦风很平静地接受,顾正国倒有点担心了,这小子肯定憋着什么大招,搞不好是要出事的。
晚上七点半,银城市政府与天行健投资联盟的签约仪式如期举行,仪式来了很多记者,尤天亮和刘钊穿正装出席仪式,投资联盟的六个人都来了,派出的签字代表是唐亮和岳鹏。
这次签约仪式银城市委市政府无比的重视,白山市市长蔡国柱和常务副市长魏金良都来了,银城市委书记顾正国亲自陪同,规模空前,给人一种高大上的印象。
如此高规格的签约仪式,先是因为投资联盟的这些人都是*,得罪不起,其次这次签约意味着二十多亿的投资,这在银城历史上是最大的一笔商业投资了,旅游业如今成了最火爆的经济增长模式,一旦开通旅游专项,各行各业都因此受益,外地游客涌入,意味着无限的商机,土地和房价都会随之暴涨。
面对镜头,唐亮环视了台上和台下一眼,忽然蹩紧了眉头,冲着尤天亮直接问道:“尤市长,今天与我们签约的除了你还有谁?”
尤天亮很尴尬,这么大一块肥肉让一个空降兵不付出任何代价就抢走了,心里也暗自为秦风叫屈,无奈地说道:“这次是分管旅游的副市长刘钊同志,他以前在省委宣传部,想必你们之前都认识吧。”
唐亮冷眼看了一眼刘钊,眼神里流露出鄙夷和愤怒,直接问道:“刘副市长,你确定签字代表是你本人吗?”
刘钊站起身,很客气地说道:“没错,唐董,作为分管旅游的副市长,我初来乍到,以后我们需要长期打交道,还请唐董和各位朋友多多关照。”
“那秦风呢,为什么他没有来?”唐亮继续咄咄逼人问道。
刘钊暗叫不好,看这架势唐亮似乎对临阵换将十分不满,别的人还好说,但这小子是中组部长的儿子,惹不起啊,讪讪地笑道:“秦副市长分管的是教科文卫,所以今天没有出席,还请唐董多多见谅。”
“你要脸吗?”岳鹏直接就飙了,银城市委市政府临阵换将,根本就没有知会过他们,真当他们的钱非得投在这破地方吗?如果不是看上秦风这个人,相信他是一心为了事业,天行健才决定在银城投资,换了别的人,谁知道会是个什么作风,这么多钱扔进来,交给一个不放心的人管理,任谁心里都打鼓。
岳鹏飙道:“你算个什么玩意儿,我们认识你吗?你以为我们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来投资的,你堂弟刘钧本来跟我们是一块玩的,知道为什么要把他踢出局吗?就因为这小子的人品实在太次了,狗屎一样的人,为了一己之私差点把我们都害死,你还好意思来摘桃子。我警告你,有多远你们刘家人给我滚多远,惹恼了老子,信不信我大嘴巴子抽你。”
刘钊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当着这么多媒体记者,还有这么多领导,对方居然这么不给自己面子,这也太下不来台了吧?可是岳鹏也不是好惹的主,在衙内圈子里有一定的威望,更别提唐亮了,更是个无人敢惹的人物。
“唐总,刘总,请息怒。”顾正国出来打圆场,但更像是火上浇油,说道:“我知道一直都是秦风跟进这个项目,可这是白山市委的决定,作为下级机关,我们只能服从。”
白山市市长蔡国柱脸色也不好看,本来皆大欢喜的事儿,怎么会闹出这么一出?难不成天行健这群人只认秦风?跟谁签约不是签约,不过是个换个代表,至于搞得这么僵吗?
蔡国柱张了张嘴巴,想说点什么,唐亮扭头瞥了一眼蔡国柱,黑着脸问道:“蔡市长,这真是白山市委的决定?”
蔡国柱点点头说道:“是的,刘钊同志是省委派下来的,是一名很有才干的年轻干部,由他来分管城县建设、国土资源、旅游和环保,我们相信刘钊同志一定能在工作岗位上挥所长。”
唐亮也点点头,说道:“我们尊重江北省委和白山市委的决定,但我们也有我们的原则和底线,既然你们选择朝令夕改,临阵换将,那我们也可以选择不与合作。开翠霞山旅游资源的决议我们决定作废,集体退场。”
说完唐亮冷冷瞥了一眼刘钊,嘴角浮现出一丝轻蔑的冷笑,率先走下了主席台,岳鹏紧跟着也走了下来。投资联盟的人集体起立退场,任凭任何人磨破了嘴皮子阻拦都无济于事。
媒体的记者们哗然,随后兴奋得像鲨鱼闻到了血腥味,激动得冲上去采访唐亮等人,其他人又跑去采访刘钊,希望他就天行健临阵毁约的事表意见。刘钊能有什么意见呢,愤怒得恨不得杀人灭口,太丢脸了,这群王八蛋,也太不给自己面子了。好吧,算你们狠,等我找到机会玩不死你们。
原本热热闹闹的签约仪式居然以闹剧收场,这让兴冲冲来参加仪式的领导们恼羞成怒,感觉被人耍了。这个秦风,一个小小的副市长,在市政府的排名在最后,居然有这样的能量,能够影响到这么大一笔投资,而且还是一群*组成的投资联盟,这些人在座的没有一个人能惹得起,想作都不敢作。
等到唐亮等人一走,蔡国柱气得把手边的茶杯愤怒地摔碎在地,然后带着人拂袖离去。临走之前,蔡国柱恼怒地瞪了顾正国和尤天亮一眼,那眼神都能杀人。反倒是尤天亮和魏金良似乎早有心理准备,表情始终很平静,心里却在暗自腹诽:你真当桃子是那么好摘的?别人种的果,你伸手就想扒拉到自己碗里,这世上有那么便宜的事儿吗?
从市委招待所一出来,唐亮就对年舒颜吩咐道:“给小六打电话,让他出来,哥几个找个地方喝酒去。这群王八犊子,以为爷好欺负,不给他们点厉害,真当我六弟背后没人吗。靠!”
年舒颜很激动,摸出手机一脸兴奋地就拨通了秦风的手机。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